落霞小說

第十七章 千年之戀 · 3

滄月2018年08月10日Ctrl+D 收藏本站

關燈 直達底部

迦樓羅金翅鳥里,重新陷入了一片寂靜,唯有外面日月更替。

“龍……龍!孔雀!”當清歡從昏迷中醒來時,不知道已經過了多久,只覺得全身劇痛,肋骨像是被全部折斷一樣,略微一動就痛得撕心裂肺。他只能勉強側身,不敢爬起,對著艙室大呼同伴的名字。

然而居然沒有一個人回答他。外面還是一片漆黑,不知道是已經過去了一晝夜,還是同一個黑夜。但抬起頭一瞥,只見金座已經空了,上面一個人也沒有——無論是破軍,還是那個鮫人,都已經不見了蹤影!

這……這是怎么回事?

“龍!孔雀!”清歡再也顧不得疼痛,掙扎起身大呼。

起身時,腳邊踢到了什么,低頭看去,居然是自己掉落的光劍。破軍呢?那個一招之間就把自己打飛的家伙如今去了哪兒?清歡握劍在手,一邊喊著同伴的名字,一邊扶著墻往前走,心中暗自警惕。

轉過金座,果然看到了角落暗影里坐著一個人,垂著頭,盤膝趺坐。

“孔雀!”清歡失聲驚呼,上前一步看清楚后,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雙眼。

那……那還是孔雀嗎?只不過短短片刻,那個豐神俊秀、有著龍象之姿的僧侶,居然變成了一個枯瘦干癟的小老頭兒!就像是有什么東西在瞬間吸干了他的元氣,只剩下一個空空的皮囊,垂著頭,一言不發地盤膝坐在那里,雙手合十,脖子上纏繞著念珠。

那些念珠一顆一顆發出光,勒住他的脖子,而脖子以下的身體已經漆黑,皮膚枯槁開裂,隱隱透出暗金色,似有火焰涌動不熄。當清歡凝視時,他的身體還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繼續萎縮,向內坍塌,漸漸越縮越小。

“孔雀?你這是……”清歡愕然,想伸出手推一下,“怎么了?”

“別碰他!”忽然間,頭頂有人厲喝。

清歡怔住,抬頭,失聲喊道:“龍?”

金座上方的機艙破了,出現了一個空洞,空洞外面有一個金色的繭,奇特的細密的金絲縱橫交錯。那里面困住的人,赫然就是龍!

“你怎么在里面?”清歡連忙用僅剩的力量催動了光劍,“我放你出來!”

“別動!不能碰!”然而溯光再度厲喝,制止了他,“這些金線牽扯著迦樓羅的核心樞紐,如果一動,這個機械就會自毀——那個叫作瀟的鮫人,為了保住破軍不惜一切。”

“那可怎么辦?”清歡抬頭看著他,又低頭看了看孔雀,忽然覺得腦子不夠使了,不由得頓足,“那……那這個和尚,他又是怎么了?”

“孔雀用身體困住了魔,然后,用禁咒封印了自己的軀體。”溯光低下頭,看著地下趺坐的同伴,眼神也漸漸變得哀傷,“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聽說佛曾經為了終止以殺止殺的循環而犧牲自己,割肉喂鷹——沒想到,他還真的身體力行了。”

“他死了?”清歡看著那個瞬間枯萎的僧侶,吸了一口冷氣。

“不,他還活著,”溯光低聲道,“現在成了行尸走肉,一個容器。”

“是嗎?”清歡握著光劍,怔怔地問,“我們要把他怎樣?要怎么才能救他?”

“不用救,他是求仁得仁。”溯光聲音低沉,“孔雀修煉自身多年,內外俱臻化境,就是為了讓這具肉身可以困住天下最厲害的魔物——或許,這是最好的結局。”

在他的話語里,孔雀的身體縮得越來越小,仿佛有暗火由內而外吞噬著,焚燒著,而另一種力量在死死地約束著,讓那種暗火不至于燒穿軀殼,只能在血肉之軀內燃燒。只聽輕微的咔嚓一聲,趺坐的身軀仿佛坍塌了,瞬間爆發出一種奇特的光芒!

清歡下意識地閉上了眼睛,等睜開眼時,地上的孔雀已經消失了。

“他……他死了!”清歡失聲驚呼,卻看到了地上出現了一物——那是一粒晶瑩潔白的舍利子,出現在迦樓羅冷灰色的地面上,如同明珠閃出柔和的光。那種光是從內散發的,隱隱透出黑暗的金色。

清歡伸出手撿起,而這一回溯光并沒有喝止。

“這是什么?”空桑劍圣只覺得那粒東西幾乎輕若無物,愕然。

“這就是孔雀最后留下的東西。”溯光在頂上看著,低聲嘆息,“他在最后一刻不惜坐地涅槃,奉獻所有一切,將血肉之軀化為舍利子,成為困魔之界。”

“……”清歡看著掌心的舍利子,說不出話。

片刻前還活生生的同伴忽然消失,變成了這樣一個冰冷的東西?

“你知道嗎?這就是他數百年來的愿望。”溯光看著那枚舍利子,苦笑,“以前我們也曾經聯手攻入破軍金座前,但是魔的力量太強了,孔雀用盡方法也無法將其壓制,只能挫敗而歸——而這一次,他終于如愿以償。”

他閉上眼睛,回憶著那么多年來自己和那個酒肉和尚的往事,嘆息。

——是的,舍身降魔,這個來自藍毗尼娑羅雙樹下的僧侶,終于實現了自己畢生的愿望,以肉身供奉了佛道。孔雀,孔雀……你是否心滿意足?

?? 落^霞^小^說 w w w*l u o xi a*c o m *

 

就在艙室寂靜如死的瞬間,迦樓羅忽然猛烈震動了一下,發出一聲巨響。

“怎么了?”猝不及防,清歡被彈起來一尺高,幾乎跌倒,在落地的瞬間緊緊抓住了艙壁,失聲道,“怎么了?”

然而第二下震動隨之而來,發出更加劇烈的聲響,如同重錘擊打,幾乎將清歡甩開。

轉眼整個迦樓羅都在震動,從地面到四壁都在發出巨響,起伏不定,就像是有一只巨大的手從外面一把攫住了迦樓羅金翅鳥,狠狠地揉·捏!

“不好!迦樓羅……迦樓羅在崩潰!”溯光失聲喊道。他被困在瀟臨死前設下的結界里,然而那個金色的繭也在劇烈地搖晃,眼前天旋地轉,完全沒有任何可以抓住的東西。

“在崩潰?那……那怎么辦?”清歡在迦樓羅艙室里踉蹌著,四處碰壁,完全無法站穩,簡直像是一個在盅內被搖動的骰子,“該死!這東西……這東西要壞掉了?”

“跳出去!離開迦樓羅!”溯光厲聲道,“立刻離開!”

“開……開什么玩笑!”清歡被又一陣的震動晃到了窗邊,只看了一下外面的九重天就叫了起來,“那么高,跳下去肯定死!”

“不跳死得更快!”溯光大喝,“迦樓羅馬上要分崩離析了!”

奇怪的是,在他的聲音里,迦樓羅忽然安靜了下來——那些震動和碎裂忽然停止了,那一瞬間,艙室里寂靜得嚇人。

“這……”清歡松了一口氣,“你看,停住了!幸虧我沒跳吧?”

“不,這已經是‘靜點’——”溯光皺起了眉頭,“那個鮫人鎖死了迦樓羅,讓它一路飛到了最高處,用盡了所有力量后解體——很快,它就要往下墜落了!”

話音未落,迦樓羅一震,忽然重新發出了可怖的響聲!

“啊?”清歡眼睜睜看著地面上出現了一道裂痕,如同活了一樣迅速延展過來,連忙跳到一邊避開——那道裂痕迅速蔓延,撕裂鋼鐵的地面,輕易得如同撕裂一張薄紙。瞬間,更多裂痕出現在四壁,瘋了一樣蔓延,發出刺耳的聲音。

“快跳!”溯光在頂上厲喝,“抓住帷幔,跳下去!”

清歡下意識地伸出手,抓住了一面垂下來的帷幔——是的,他看過那些孩童放風箏,如果自己從萬丈高空抓著帷幔躍下去,或許還有活下去的機會!

然而,他沒有揮劍割下帷幕,反而一用力,抓著帷幕躍上了艙室頂部。

“跳個頭!”他粗魯地大聲叫道,一邊用盡力氣凝聚起了劍芒,對著溯光揮劍,“我跳了,你怎么辦!——奶奶的,你還像一條死魚困在網里呢!”

唰的一聲,光劍削在了金絲上,只削斷了一根金絲,整個網仍紋絲不動。

“別管我了!”溯光厲聲道,在分崩離析的聲音里對著同伴大喊,“我試過,這東西非常柔韌,短時間內是弄不開的!——別管我了,快跳!我們命輪總要有個活下來的人!”

“跳,跳!跳下去也是個死,不跳也是個死,干嗎要做縮頭烏龜?”空桑的劍圣咬著牙,一劍一劍削下來,任憑周圍的一切飛速崩潰,“那個和尚的舍利子我已經收好了!要死,咱們三個人也得一起死!——劍圣門下,有酒鬼,沒逃兵!”

迦樓羅在崩潰,從艙室四分五裂,四壁一片片飛走。沒有了動力繼續向上飛起,這個機械在九天開始失重,飛速下墜。然而清歡眼里似乎只有那困住同伴的羅網,咬著牙,一劍一劍砍著,表情猙獰。

咔嚓一聲,溯光的一只手終于可以從網里伸出,開始掙脫。然而那一刻,迦樓羅已經徹底崩潰,只聽一聲巨響,懸掛著金色的繭的艙頂也碎裂了。

“龍,小心!”那一瞬,清歡大喝一聲,用盡全力抓住溯光,一把將他從羅網中拉出,腳下卻忽然空了。迦樓羅碎裂,兩人一起從萬丈高空墜落!

失重的那一瞬間,時間顯得出奇地漫長。

他們從艙室內掉落而出,下意識地伸手,周圍只是一片虛空,什么也抓不住,只能飛速地下墜,如同細小的種子從果殼里掉下。

迦樓羅金翅鳥在極高的天空里墜毀,四分五裂,如同巨大的煙火在冷月下綻放。當主艙室碎裂后,內膽開始崩潰。只見漆黑的天幕上一道一道的光華不停迸裂、射出,在夜空里交織出大大小小各色各樣的花紋。

“真美啊……”那一刻,仰面跌落的兩個人同時在心里默默贊嘆,完全忘了自己已經飛速接近死亡的深淵。

 

發表評論

山东快乐扑克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