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說

第十章 烽煙四起 · 1

滄月2018年08月10日Ctrl+D 收藏本站

關燈 直達底部

“傳說破軍從未死去,只是暫時蟄伏地下。今年是魔物每三百年一度的蘇醒之日,空寂大營夜有異象,有報冰夷已趁機染指云荒。本王將親率人馬前往查驗——請帝都重視西荒防御,盡早撤回西海上重兵,回防云荒。切切。”

赤王聽著帳下心腹重臣草擬的奏折,點了點頭,“好,就這樣吧!”

“悅意女帝會準奏嗎?”屬下不無擔憂地問。

“九成不會。”赤王苦笑,“外面召集了多少人?”

 

“一時之間,只湊齊了一萬余人。”屬下道,“王的命令下得太急。”

·落·霞…小·說 ?? w w w_l u o x ia_c o m

“一萬就一萬。我明日親自去一趟狷之原,”沉思了片刻,赤王回答,“看看迷墻那邊究竟有何事發生。若真有異動,再立刻稟告帝都。”

當夜,赤王便帶了一萬人的軍隊,直奔狷之原而去。

一路上均無任何異常。遠遠望見迷墻時,那道由光華皇帝建造、在云荒最西端矗立了九百年的墻也依舊矗立著,將狷之原和大陸隔開——墻后黃沙飛舞,似是有東西在走動。

“難道又是沙魔猛狷之類的東西?”赤王嘀咕著,甚至在遙遙看了一眼后有掉轉馬頭立刻往回走的心思,“迷墻明明好好的……難道老師也會出錯?”

然而,就在他剛轉過頭的瞬間,眼角忽然瞥見了一道金光——那是金屬在月光下折射出的光,雖然透過了獵獵沙風,依舊清晰刺眼。

“這是……”那一刻,赤王停住了,轉身走向了迷墻。

“王!王!”忽然間,他聽到遙遙的呼聲,一騎從東北方大漠疾馳而來,打著赤色的旗幟——那是他前日派出去前往空寂大營打探消息的探子。

“不好了!空寂大營……空寂大營整個空了!”探子來不及滾下馬,便在風沙中竭力大喊,“沒有一個人……已經沒有一個人了!”

“怎么可能?!”赤王大驚失色,“袁梓將軍呢?”

“根本看不到將軍……整個大營全空了!似乎是有條不紊地撤走的,沒有看到打斗廝殺的痕跡,地上也沒有一具尸體。”探子回報,氣喘吁吁,“但是,輜重都還在,戰馬也全在馬廄里,幾天沒人喂食,已經奄奄一息。”

赤王握著韁繩的手微微顫抖,深吸了一口冷氣——這是多么詭異的現象。駐扎在云荒最西邊的空桑精銳鐵騎,十萬大軍,居然在一夜之間消失!

“翻過迷墻!”他回過頭,終于對隊伍下了命令。

然而,就在剛到達迷墻腳下的一瞬,風沙忽然暴起,一時遮天蔽日——風里有什么在低鳴,仿佛一群巨大的鳥類在墻后聚集著,準備暴風雨一樣沖出來。而腳下的大漠也開始顫抖,仿佛怒潮一樣涌動。

在軍隊的驚呼聲里,綿延上千里的迷墻忽然坍塌!

墻后有旋風呼嘯而出,如同千萬條黃色的巨龍,直撲來到的那一行人——在迷墻倒塌的那一刻,空桑人看到了狷之原上可怖的景象:原本空無一人只有猛獸出沒的荒漠上,林立著巨大的戰車,而前面橫七豎八倒著的,居然是他們派出去的兩千先頭部隊!

黃沙漫天,影影綽綽站在沙漠上的每個人都有著同樣的金色頭發、黑色盔甲、冰藍色眼眸,仿佛一群重新撲回陸地上的狼。

所有人都驚呆了:一夕之間,整個狷之原的海岸線上都密密麻麻布滿了冰族軍隊!

“不可能……不可能!”赤王喃喃,幾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滄流帝國的軍隊居然忽然出現在了這里?前段時間西海上不是還持續傳來好消息,說空桑軍隊已經攻占了滄流本島、冰夷,已經窮途末路了嗎?為什么這些冰族人繞過空桑防線,忽然出現在了這里?這么說來,整個空寂大營的覆滅也是因為他們?

他怔怔地僵在馬上,看著那些冰族人潮水般地沖破迷墻,沖向云荒。當先戰車上的主帥在荒漠上跪了下來,親吻腳下的土地,高呼:“破軍保佑,回歸故土!”

吼聲里,迷墻倒塌后,那些戰士如脫離牢籠的猛獸一樣呼嘯而出,撲向了空桑人——在他們背后,巨大的戰車碾過黃沙,跟隨而來;螺舟一架一架地從深海浮出水面,不停地吐出數以千計的戰士,源源不斷。

赤王目瞪口呆地看著這一切:這簡直是做夢都看不到的景象——時隔九百年,滄流帝國的鎮野軍團重新踏上了這片土地,而空桑人卻毫無防備!

“快!快派人馳馬去蘇薩哈魯求援!”赤王聲音發抖,“霍圖部離這里最近!”

“是!”斥候迅速離開。然而,左右侍從看著越過迷墻滾滾而來的冰族人,不由得有些遲疑,低聲道:“王,對方人實在太多了,我們……我們要不要……”

“誰都不許退!”那一瞬,赤王咆哮起來,須發皆張,“這是第一戰,不戰而潰,還有臉當赤之一族的勇士嗎?如果讓冰夷沖過這里,那西荒就完了!守住迷墻!等待救援!——誰敢退一步,立刻斬首!”

那一瞬,仿佛是身體里流著的血蘇醒了,常年沉溺于聲色犬馬的王者身上忽然煥發出無畏的斗志,竟然絲毫不退縮,第一個策馬迎上去,一刀砍翻了一個沖殺在最前面的冰族戰士!

“王,小心!”看到一族之王親自上陣,空桑赤族的戰士們不再后退,大喊著撲了過去,和那群從迷墻后涌出的黑甲戰士混戰在了一處。

血戰開始了。迷墻后不停地涌出冰族戰士,空桑人便不停地砍殺——彼此的距離非常近,幾乎是面對面搏殺。

那是名副其實的白刃戰,慘烈異常。滄流的戰士勇猛如狼,不顧一切地想突破這最后一重障礙,回歸云荒。而赤王帶領的空桑戰士死死守著迷墻,保護著身后一望無際的土地,不讓異族人越過這最后的屏障。

然而就在這令人喘不過氣的貼身肉搏里,忽然間一聲炸雷,一道白光落在混戰的人群里,雙方戰士頓時死傷過百,一片血肉橫飛。

“守住!”赤王的戰馬受了驚,幾乎把他從馬背上甩下來,他厲聲大喊,“冰夷用火炮攻擊了!大家小心!”

然而,他身邊的戰士卻忽然叫了起來,抬手指天,“鳥!冰夷的怪鳥!”

所有人一瞬間一起抬頭,看到了巨大的飛鳥從頭頂掠過,在百尺高空之外輕輕松松地越過了迷墻——那是由木和金屬制成的機械,竟然可以在空氣里像真的鳥一樣飛行。而操控著它們的,居然是不足十五歲的孩童,個個眼里被黃金封印,雙手凌空舞動,全憑意念力操縱著這些極其難控制的巨大機械,竟然比鮫人傀儡還靈活百倍!

“風隼……這、這是傳說中的風隼!”赤王失聲。

話音未落,又一道光從天而降,準確地落在他身側不到一丈之處,轟然炸開!赤王的聲音中斷了,連人帶馬被炸得飛起。

“中了!”操縱風隼的孩子眼睛上蒙著純金的帶子,卻仿佛能看到一切,在奪去空桑王者性命的瞬間露出了一絲微笑,低聲喃喃,“這個王是我的了……下一個!”

風隼在頭頂一個回旋,一道道銀色的光撕裂了黑夜,如同雨一樣沿著那道隔開云荒和西海的墻,連續落下。

只聽一聲巨響,綿延數千里的迷墻轟然倒下!

缺口一擴大,冰族戰士們齊聲發出了狂喜的喊聲,如同潮水一樣從狷之原上沖了過來,沖向了他們日夜向往的云荒大地。而空桑戰士還聚集在原先的缺口處,忙著躲避從天而降的電光和倒塌崩裂的迷墻,失去了統帥的指揮,陷入了一片混亂。

“保持隊形!一字展開,不要亂沖!”巫彭在戰車上看著這一切,有條不紊地指揮,一道道命令如同閃電一樣傳過戰士們的隊伍,“越過迷墻后,兩翼迅速合攏,將這些空桑人包抄,然后,就地消滅!”

“是!”戰士們狂喊著,握刀沖過了迷墻。頭頂上風隼回旋,身后跟隨的是巨大的戰車。鐵甲的軍隊在月夜悄然登陸,西海的戰場轉瞬間就轉移到了空桑人所在的云荒。

那之后的戰爭,變成了一場屠殺。

天剛亮的時候,戰斗已經結束。當太陽從遙遠的慕士塔格雪山背后升起時,赤王和他所帶領的一萬人軍隊消失在了這片狷之原上,如同清晨的露水,被黃沙無聲無息地吸收。

“下一個目標,艾彌亞盆地,蘇薩哈魯!”

 

春寒尚自料峭,云荒心臟上那輪權力爭奪戰剛剛結束不久。

悅意女帝即位后的第二個月,不顧大內總管黎縝的勸阻,迫不及待地下詔和鎮國公府的繼承者慕容逸完婚。不出所料,這一決定遭到了白之一族長老們的強烈反對。然而鐵了心的女帝絲毫不肯作出退讓,甚至不惜和族里長者公然反目,竟在沒有一個族人到場的情況下,在紫宸殿自行舉行了婚禮!

可笑的是,空桑六部雖然九百年來一直鉤心斗角,但卻一樣不愿讓一個中州血統的男人成為空桑女帝的丈夫,不約而同地以罷朝來表示抗議——紫宸殿上,居然接連十幾日看不到上朝的大臣。

一時間,云荒的心臟一片混亂。

然而,或許是想著自己的任期不過只有兩年而已,剛剛完婚的悅意女帝并不以為意。群臣罷朝,諸王反對,她反而樂得清閑,干脆日日待在后宮,不再臨朝聽政,沉浸在多年心愿一朝得償,和戀人比翼雙飛的快樂里。

深宮的夜晚寂靜無比,焚毀的亭臺樓閣還沒來得及重新建造,讓云荒的心臟顯得有些陰森慘烈。

三更時分,一個影子匆匆走過那片廢墟,直接來到了女帝的寢宮門外。

搜索關注 印象周刊 公眾號,微信看書更方便!

 

發表評論

山东快乐扑克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