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說

第十七章 黯月之翼 · 2

滄月2018年08月10日Ctrl+D 收藏本站

關燈 直達底部

“因為她受到了哥哥尚昊的詛咒,靈魂必須生生世世地輪回,無法解脫。即便是云荒三女神,也只來得及各自出手在那一瞬間收回她的三魂而已,而七魄,已然消失在輪回中。”隱族族長喃喃道,“為了那消散于輪回的七魄,女神和我們訂立了誓約——也就是那一天,我們建立了命輪。”

“建立了命輪?”說到這里,琉璃漸漸明白過來了,失聲道,“難道命輪誕生的使命就是阻止七魄順利轉生?”

“是的,聰明的孩子,”隱族族長點頭,苦笑起來,“命輪的建立,最主要的便是阻斷七魄的轉生,但同時,也承擔了維護云荒平安的責任——我們通過白塔女祭司,以神諭的方式介入了空桑的帝位傳承,讓六部不至于陷入內戰。”

“你是說,空桑白塔上的女祭司,其實也是命輪里的人?”琉璃喃喃。

“是啊……她就是鳳凰。我們派去安定這個云荒的人,如今她也死了。”隱族族長嘆息著,“人世的每一個輪回是六十年,至今已經過去了十五個——九百年了,我們這一族一直忠實地履行著承諾,從未有出過錯。”

“可是……這究竟是為什么?”琉璃茫然不解,看著穹頂上那個美麗的幻影,“慕湮劍圣不是云浮城的少城主嗎?三女神為什么會阻攔同族的轉生?”

“呵呵……”隱族族長忽地問道,“你知道這個命輪的創立者是誰嗎?”

琉璃愕然:“難道不是云荒三女神嗎?”

“當然不是,”老人搖了搖頭,一字一句,“三女神只是執行了那個人的命令而已……真正創立命輪的人,是慕湮劍圣自己!”

“啊?”這一刻,琉璃吃驚得說不出話來。

“其實是慕湮劍圣不想讓自己進入輪回啊……因為在這個世上,有一個人在等待著她,那就是破軍。”隱族族長眼里露出了苦澀的笑意,“當她轉世的那一刻,魔就會蘇醒——所以,她寧可將自己自閉于永生永世的輪回里。”

少女怔怔地聽著:“那就是說……她留下了遺命,要人追殺自己?”

“想不到嗎?可是慕湮劍圣就是這樣的人……”隱族族長點頭,“所以,為了約束散落于陽世的七魄,三女神便攜帶著三魂來到了我們這里——在那個時候她們都已經接近萬古壽命的極限,預知自己即將死亡,于是便向這個天地間最接近的血脈尋求幫助。”

“多么榮幸啊……作為被遺棄在大地上的混血后裔,居然還會被九天上的三女神囑托!”說到這里,垂死的老人笑了一聲,喃喃道,“其實對我們而言,云荒如何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們帶來了你。”

隱族族長抬起手,輕輕撫摩著少女的臉,溫柔卻嚴厲:“琉璃,你是云浮城里最后的血裔,那時候已經在那顆蛋里沉睡了一百多年。”

“最后的血裔?”琉璃吃了一驚,喃喃道,“云浮城難道也被屠殺了嗎?”

“當然不是!”老人笑起來了,“這天地之間,沒有任何力量可以對抗翼族——你們是位于光之階梯最高處的生靈,甚至超越了星辰,無可比擬。”

“那又是為什么?”琉璃不解,“我的族人都是怎么死的?”

“他們沒有死,只是與天地同在。”隱族族長凝望著穹隆頂上飛翔的翼族幻影,眼里露出了憧憬的神色,“知道嗎?力量如果到了極限,反而會令人產生虛無和幻滅,云浮城里的翼族到最后都放棄了自己的實形,化為虛無,而且再不肯進入輪回。千萬年來,那座九天上的城市漸漸變成了死寂的空城。當三女神也去世后,你就是唯一的后裔了——你就是云浮城的城主啊,琉璃!”

“城主?”少女茫然地喃喃。

此刻,光幕上的景象停住了,清晰地顯示出了一個少女的輪廓,她從大地上飛起,飛向九天之上。那里,有一座寂靜空無的宮殿在等待著她,塵封的王座上放著閃耀的權杖,等待著新主人將它握起。

琉璃看著這個景象,心里一陣恍惚。

“琉璃,九百年前我答應了神,要全心全意地撫育你,直到你有足夠的力量,可以展翅飛回云浮城為止。”隱族族長看著她,輕聲嘆息,“而作為回報,三女神許諾,當你可以重新成為云浮城主人的時候,便可以將我們這一族帶回九天!”

“帶回九天?”琉璃低語。

“是啊!帶回九天!”老人垂死的眼睛里閃出了光亮,“你如果成了城主,一定會允許我們這些大地上的流亡者返回故園,是不是?你是唯一有這個力量的人!”

“那當然,”琉璃臉色蒼白,“可是我……”

“我知道,你不愿意回去,對嗎?”仿佛洞察了她的心思,隱族族長苦笑起來,“可是這是你的命運啊……孩子!你必須回去,成為那座空城里的王——這是你的命運,也是我撫育你的代價。不要讓所有人失望。”

看到對方猶豫的神色,垂死的老人手上用力,握得她的手生疼:“聽著,琉璃!今夜是云浮城一千年一度最接近地面的時候。方才你在黯月之夜的祈禱已經得到了回應,不是嗎?這證明你已經有了足夠的力量!”

隱族族長伸出手,一把握住了她脖子上的那枚水晶,開口道:“這里面封印的圣水是三女神留給你的、屬于翼族的神物——她們說過,當你可以展翅飛翔的那一刻,它將成為你飛越九天的力量來源!”

琉璃怔怔地看著項圈里那枚水晶里封印的綠色液體,宛如夢幻。

原來,這是來自于云浮城的神物?是三女神留給尚在襁褓中的自己的?怪不得她只用了一滴,便解開了慕容身上那么厲害的禁咒!

“展翅飛上去吧!把……把我們的靈魂也帶上去……我們這些棄民,就算不能活著等到回歸的那一日,咳咳,至少,也可以在故鄉安眠。”說到這里,隱族族長的氣息已經極其衰弱,但是手依舊死死地抓著琉璃不肯放松分毫,一瞬不瞬地看著身邊的少女——被這樣的眼神看著,仿佛烈火在灼燒著,琉璃終于啜泣著點了點頭。

“好……”仿佛屈服了,少女哭泣著,“我一定帶你們回去!”

“那……那我死也瞑目了……”隱族族長喃喃道,唇角露出一絲微笑,枯槁的手指輕輕擦去了少女臉頰上的淚水,“好孩子。那么,現在,我把慕湮劍圣的三魂交給你!”

“三魂?”琉璃吃了一驚。

“那是最重要的東西,所以,我自然把它放在了最安全的地方。”隱族族長死灰色的眼睛里忽然閃過一絲戲謔,道,“你猜猜,把它放在哪里才能不被冰族人找到呢?”

忽然間,老人抬起了手,一把撕開了自己的胸口!

“姑姑!”琉璃失聲驚呼,飛撲過去,“你……你做什么?!”

隱族族長卻臉色不變,手指從胸口探入,穿透了自己的心臟。那一瞬,有光從她身體里亮起,一縷一縷,如同絲線一樣被抽離,“我……咳咳,我把三魂放在了自己的心里,這樣,那些入侵者就不會感覺到異動從而找到它了。”

“咳咳……他們幾乎把整個城市翻了個底朝天,殺了所有人,便以為完成了任務。誰知道真正的秘密在這里!”老人喃喃地說著,將手心里那三道相互纏繞的白光捧起——那三道光芒微弱而潔白,美麗無比,看上去甚至有著依稀的暖意。

“看啊……這就是慕湮劍圣的三魂,一直被我們這一族世代守護。”隱族族長咳嗽著,將那一捧光芒放到了她的眼前,“拿去吧,琉璃!把它帶上九天,不要讓它落到冰族人手里,不要讓它染上塵埃。”

琉璃怔怔地看著,下意識地伸出了手。那一團光芒仿佛被風吹起,飄忽無定,一下子掠到了她的掌心里,然后就此凝住不動。

那一團光有著溫柔的力量,只一接觸,便令她心生寧靜。那一刻,她甚至聽到有人在耳邊低語,柔和而親切——那是慕湮劍圣的聲音嗎?

“真好,三魂和你之間有呼應呢……當你成了云浮的新城主,你就能解除尚昊加在她身上的詛咒,令她的靈魂安寧。”老人欣慰地看著這一切,喃喃道,“你們,咳咳,你們本來就都不屬于這個世界……回去吧!”

經歷了幾次大戰,透支了全部的力量,如今琉璃許諾,仿佛是精神一松懈,隱族族長身形一晃,終于頹然倒地——肩后的雙翼垂下,羽毛一片片迅速變成死灰色,開始脫落!

當老人死去的瞬間,結界轟然破裂,一切幻象都覆滅了。

“姑姑?姑姑!”琉璃驚懼地叫了起來,撲上去拼命搖晃著老人,然而越搖晃就有越多的羽毛落下,宛如飛雪一般漫天飛舞,而沉睡在其中的人卻再也不能張開眼睛了。少女跪倒在地,瘋了一樣地搖晃著、哭喊著。

“琉璃?怎么了?”溯光聽到了聲音,驀地回頭。正在戰斗的織鶯也停住了手,下意識地往這邊看過來。兩人不由得齊齊一驚——命輪的星主,居然在此刻死了?!

溯光再也顧不上什么,飛速掠回。辟天劍緊跟著他離開。

那一瞬,織鶯不由得松了一口氣,然而一邊僅剩的兩個神之手卻忽然害怕了起來,仿佛嗅到了空氣中什么不一樣的氣息。

“怎么了?”溯光掠到了琉璃身側,俯身查看。

“姑姑……姑姑死了!”就在這時,她的哭泣聲忽然停止了。琉璃猛地抬起頭,定定看著這幾位剩下的闖入者,眼神變得十分可怕。

 

發表評論

山东快乐扑克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