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說

第十五章 毀滅之瞳 · 2

滄月2018年08月10日Ctrl+D 收藏本站

關燈 直達底部

隱族人對于他們的到來似乎有所預料,然而依舊不是神之手的對手。當那些孩童眼睛上的純金帶子被解下來的時候,整個城市開始瞬間土崩瓦解。在猝不及防的驚人力量面前,隱族的戰士一個接著一個地被扯斷了雙翼、撕碎、死去,甚至連尸體都不曾留下。只有四位護法守衛著神廟,頑強地抵抗到了天明,然而還是被連同神廟一起夷為平地。

唯有這個老人,居然以一人之力對抗著整個軍團,殺掉了接近半數的神之手!她到底在守護著什么?是否和這次行動的最終目的相關?

閭笛少將深深吸了一口氣,看著面前的垂死老人,揮了揮手。頓時,無數支箭向著池塘上空呼嘯而來,綿密如雨地射了過去。

而那個老人不閃不避,盤膝坐在那里,看著外面密密麻麻圍著的異族人,一手飛快地結印,另一只手卻緊緊捂著胸口,不停地咳嗽,每咳一聲,嘴角都沁出大量的血。她咳嗽著,用手指蘸著那些鮮血,在虛空里急速地書寫著符咒!

老人的手在虛空中迅速畫著,一道道亮光隨著她的書寫而浮現、擴展,在她面前結成一道防線——所有的箭都在那一道光網前停住了,然后“咔嚓”一聲斷為兩截,掉落下去。冰族闖入者在不停地發箭,呼嘯如風,她面前的箭鏃堆積得越來越高,幾乎埋住了瘦小的老人。

然而隨著力量的持續消耗,她在虛空中書寫符咒的手移動得越來越慢。周圍呼嘯的勁弩依舊密集如雨,一撥一撥的戰士輪流上陣,持續發箭。而那些神之手的視線更是無處不在,無孔不入。

一道又一道的力量洶涌撲來,令她疲于應付。

過了大約一個時辰,只聽“咔嚓”一聲,她身體前方的那道光幕忽然碎裂了!那一瞬,老人的身體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猛地扯起,惡狠狠地甩向了空中——那是神之手的力量,終于突破了屏障!

“姑姑!”忽然間,一個聲音帶著哭音喊了起來。

那一刻,所有人才發現在老人的身后居然還有一點幽然的光——那是一塊六棱形的晶體,浮在水池的中心、云夢城的心臟上,在雨里折射出透明而璀璨的光。那塊玉,正是廣漠王千里迢迢帶回來的流光玉,具有極大的力量。

而在那個奇特的冰晶中,居然封印著一個少女!

那個十六七歲的少女滿身披瓔珞,脖子上戴著一個雙翼形狀的古玉,然而她的身體卻和這塊奇特的晶玉融合在了一起,宛如躺在一座晶瑩剔透的水晶棺中。

老人在半空里奮力掙脫了無形的控制,重重跌落。“咔嚓”一聲,她左邊的翅膀也應聲折斷,白骨外露,已經再也無法飛翔。只是一個停頓,另外一種力量又纏繞了上來,將老人連著折斷的羽翼一起卷起——有兩股力量從空中交錯著急速推來,將她左右兩肩咔嚓一聲壓得粉碎!

少女眼睜睜地看著老人被神之手的力量拋向半空,撕扯,再也忍不住用手拍擊著封印的冰晶,哭喊:“姑姑……姑姑!”

然而,被封住的她,已經連淚水都無法流出。

最后的防線破碎了。這些異族人蜂擁而入,滅亡了她的故園,甚至找到了這個被重重封印隱藏起來的最后的圣地。族長一次次地被擊倒,卻一次次地站起,用盡全力守護著被封在晶玉里的少女,不讓那些入侵者靠近。

時間忽然變得無比漫長,每一次擊倒、每一次爬起都似乎變慢了,一分分地折磨著被封印在冰晶中的少女。

她用力地拍擊著封著自己的那塊冰晶,試圖出去。她感覺到胸口的刺痛和灼熱,知道那是極度的憤怒在體內燃燒,催促著她的血脈加速奔涌。她的眼眸變成了純紫色,熠熠生輝。身后的羽翼開始迅速擴展,一片一片潔白的羽毛在冰封下伸出,錚然如刀出鞘,切割著冰晶!

“不!別動!”耳邊卻傳來微弱的聲音,族長厲聲喝止,“你已經受了傷,必須積蓄力量……否則,等黯月來臨的時候,你就無法飛上天宇了!”

“我才不要飛上天宇!”被封在冰晶里的少女大喊,“我……我要殺了這些魔鬼!”

“說什么孩子話?別忘了自己的身份和責任!”族長咳嗽著,用盡全力加固周圍千瘡百孔的結界,厲聲呵斥,“就算所有人都死了,琉璃,你也要活下去!如果你也死了,我們……我們這一族就從此灰飛煙滅了……你要活著!”

“……”琉璃沉默下去,眼里有淚水盈眶。

已經到了這種時候,族長還不肯放棄那個夢想嗎?從小,養尊處優的她就被告知了自己的命運:在黯月到來的那一夜,她需要展翅飛上九天,完成族人千百年來的愿望。漫長的歲月里,她被困在神廟中,等待著那一天的到來,似乎回到云浮城就是她存在的全部意義。

可是,如今都已經快要滅族了,回到云浮城還有什么意義!

她用顫抖的手指死死摳著面前透明的冰晶,咬住牙,不讓自己哭出聲來。然而忍了片刻,忽然開口喊:“姑姑,小心!”

話音未落,一支箭從背后激射而來,刺破了隱族族長的結界,“刷”的一聲洞穿了老人的胸口,將老人釘在了身后的冰晶上!

“姑姑……姑姑!”琉璃終于忍不住哭喊,拼命拍著冰晶,“姑姑!”

“不要哭,琉璃,”垂死的老人伸出手,隔著透明的冰晶撫摸著她的臉,十指上沾滿了血,低喃,“淚水會帶走勇氣和生命。琉璃,你一定要活下去,等到黯月來臨的那一刻——再……再忍一會兒。會……會有人來幫助我們的……”

“還有誰會來幫助我們?”琉璃絕望地喊,“不可能!”

話音未落,勉力維持的、薄如蟬翼的結界最終轟然破裂!無數支箭呼嘯而來,射入了周圍的空間,有幾支甚至射到了涂滿血跡的冰晶上——結界崩潰了。那些穿著白衣的孩童眼里露出了殘忍的狂喜,紛紛起身,涉水沖了過來!

池水被攪動,水面上那些細碎的白色花朵瘋狂地旋轉著,在接觸到異族人的瞬間化為烏有。眼前的一切已經讓少女瀕臨崩潰,她隔著冰晶看著老人垂死的臉,絕望地低喃:“誰還會來?我們所有的族人都已經……”

那一刻,神之手們已經蜂擁而入。

?? 落·霞^小·說w w w…l u ox i a…c o m …

“住手!”忽然間,一個聲音低叱。

所有人都吃了一驚,不由自主地回過頭去——廢墟上,細雨還在蒙蒙地下,沖洗著血跡和焦痕。在細雨和無邊的落花里,遠遠地掠來一個如風般的人影。

那個人御風而來,穿著黑色的長衣,藍色的長發在風里飄飛,氣質飄逸柔和,眼神卻猶如利刃。他一出現就震懾了所有神之手。那些孩子紛紛看向他,眼神里露出了各種驚詫、意外、茫然的表情。

這個人……是個鮫人?一個鮫人怎么會出現在南迦密林深處!雖然事先有周密的計劃,但冰族的入侵者沒有料到會出現這種變故,不由得吃了一驚。

那一刻,琉璃的眼睛卻忽然亮了起來,失聲:“天啊……是你?!”

那個鮫人落在了池邊,將手里提著的一個孩子扔在地上,一抬頭看到了冰晶里的少女,眼神一變,立刻朝著池的中央掠了過去,語氣里也帶著無法掩飾的狂喜:“是你嗎,琉璃?你……你果然還活著!”

“攔住他!”旁邊的閭笛少將率眾試圖阻攔,然而所有射出去的勁弩在接近他身側一丈的地方仿佛遇到了一道屏障,刷地反射回來!

岸邊起了一陣騷動,戰士們抵擋著自己射出的武器,而神之手們紛紛簇擁上前,查看同伴的情況——那個被扔在地上的孩子一動不動,雙眼緊緊閉合,眼角流下兩道殷紅的血,顯然已經被人傷了雙目。

“玖風!”織鶯搶身過去將那個孩子抱起,吃驚道,“出什么事了?陸火和柒火呢?”

“都……都死了……我們……我們打不過他。”懷里的孩子微弱地低喃,吃力地抬起頭,然而雙眼已經是黑洞洞的兩個窟窿,“姐姐,他……他好厲害……你……你要小心。”孩子一邊說著,用血肉模糊的小手抓著織鶯的手,在劇痛里抽搐著,斷斷續續道,“我好餓……”

然而,失去視覺的孩子沒有看到自己已經再也沒有了胃——他的胸口一片血肉模糊,出現了一個穿透身體的大洞,似乎是被烈焰燃燒。那是“火”部神之手的杰作。那個鮫人,居然把陸火和柒火釋放的力量,瞬間盡數轉到了他身上!

聽到垂死的孩子喊餓,織鶯心里一痛,連忙從懷里拿出一整盒朱丹和赤丸塞到了他的手里,柔聲道:“來,吃吧。想吃多少就吃多少!”

“真的?太……太好了……”玖風充滿驚喜地笑了起來,摸索著從織鶯手里抓起了滿滿一把藥丸,向著嘴邊遞過去。然而孩子的手到了半途便頹然無力地垂落,那些藥散了一地。

“玖風!”所有孩子都叫了起來。

織鶯霍地抬起頭,看著那個人,眼神肅殺。

搜索關注 印象周刊 公眾號,微信看書更方便!

 

發表評論

山东快乐扑克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