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說

第十二章 密林仙蹤 · 4

滄月2018年08月10日Ctrl+D 收藏本站

關燈 直達底部

她展開翅膀,在荒村上空飛了一圈,指著幾處:“這里,這里,還有這里……這幾個人都是后來闖入森林的。他們目的明確,一到村子就到處尋找肉芝。結果在樹林里找到了被我們封印的那些村民,狂喜之下根本沒有發現危險的逼近,就動手挖掘。”

她轉過頭,冷冷一笑:“結果可想而知。”

“……”溯光想起自己看見的路上第一個尸體,的確是保持著一種趴在樹根下挖掘、滿臉狂喜的姿態,心里不由得微微一悶。

“原來是這樣,”琉璃聽到這里,也忍不住喃喃,“真是罪有應得。”

“不,并不都是這樣的。”溯光開口打斷了她,嘆了一口氣,“至少有一個人并不是為了黃金而冒險闖入這里的——而她的丈夫也不是。”

琉璃愣了一下,隨著他轉過身,一起看著那個被一劍劈開的墳冢。

墳墓里那兩個人還緊緊擁抱著,女子的臉非常蒼白,唇邊吐出了一朵肉色的靈芝,玲瓏剔透,異香撲鼻。而她身邊的祁連鉞側過頭去,將臉輕輕靠在她的頰旁,滿臉都是欣喜的表情,伸出手固定著一個姿態擁抱著這個女子,閉著眼睛,似乎沉睡在一個長久的美夢里,沒有對外界的一切做出任何反應。

這種凝固的姿態令琉璃發了一會兒呆,眼里露出一種淡淡的哀傷。

生不得同衾,死則同穴。在云荒數年,她也曾經聽聞過流傳在人類世界里的這個說法,此刻才算是真正見到了例子,不由得心里微微一痛——和他們這一族比,這些生命短暫、力量微薄的人類似乎擁有更多的“永恒”。

“你說的是這個女人?”微雨看到墳墓里的這一幕,也有些意外,“她在這里已經快十年了……我沒有親眼見到她是如何闖進來的,又是如何進入這座墳墓,中了毒,但是她無疑也是為了肉芝來的,并無例外。”

說到這里,她指了指那一具棺木:“那里應該本來有一具尸體。這個墓里是最早一批下葬的‘容器’,足足有一百多年的歷史,尸體上長有一顆巨大的肉芝。但是這個女人將肉芝從尸體上摘走了,于是尸體也就化為了塵土。”

溯光反問:“如果是這樣,那么原本棺木里的那枚肉芝去了哪里?”

“肉芝?”這回輪到了微雨一怔。

是的,那個女人身上的肉芝還存在著,但是棺木里已經空空如也——如果這個女人在這片墓地里感染而沒能離開,那么,她采下的那枚棺木里的肉芝又去了哪里?

那一刻,三花狂叫起來,再也忍不住地跳下了墓穴,在兩個主人面前嗅來嗅去。然而,這一對夫妻都還有著微弱的鼻息,似乎只是睡去了,卻怎么也叫不醒。

溯光看著這只垂垂老矣的獵犬,嘆了口氣:“這種孢子只寄生在人體內,對牲畜并沒有任何作用,不是嗎?”

?? 落。霞。小。說。w ww…l u ox i a…co m

“是。”微雨不明白他為什么這么問。

“你知道嗎?她是為了讓殘廢的丈夫重新站起來才不惜冒死進入森林的——因為只有肉芝才能治他的傷病。”溯光看著那個躺在墓穴里的蒼白女人,眼里閃過了一絲哀傷,“一個沒有讀過書也沒有見過世面的鄉下女人,心里得有多少愛,才能有勇氣做出這種事啊。”

“……”微雨沉默下去,面具后的眼睛閃過一絲波動。

“只可惜,在這一片墓園里找到肉芝的時候,空氣中的孢子就已經令她全身僵硬石化。知道自己再也無法返回,她便讓唯一伴隨她的忠犬銜著自己拼了命采到的肉芝返回村子里,救了丈夫的命。”溯光低聲說,若有所思,“難怪我那時候就覺得這肉芝不祥,原來這靈芝并非天地精華,而是人的血肉。”

“而那個殘廢的丈夫原本是個脾氣暴躁的人,對妻子并不好,年輕時曾拋棄她遠走高飛,直到身受重傷才垂死返家。但是她那種舍身的舉動終于震醒了他,令他追悔莫及——在妻子消失在密林里的幾年來,他無時無刻不在想著找回她。”他說著,輕輕嘆了口氣,“你們說,這是不是可笑呢?她拼了命才讓他重新站起來,可他站起來后,一心想著的卻是為她去送命?”

他的敘述到此為止,森林里沉默了下去,沒有一個人說話。

琉璃癡癡地凝望著墓穴里的兩個人,良久才嘆了口氣,低聲對一邊的微雨道:“微雨,你設法救救這兩個人吧!”

“神主,不是我不肯出手救人,只是肉芝之毒并無法可解。”微雨嘆了一口氣,再細細看了一眼沉睡的男人和女人,喃喃道,“或許你不相信,其實這個村子里的所有人都還活著,只是已經無法表達自己——他們都已經被寄生了。”

“還活著?”琉璃有些吃驚。

“是啊!”微雨嘆了口氣,道,“肉芝寄生在人體上后,人并不會死去,而只會呈麻痹狀地一動不動,宛如休眠。一直到最后肉芝枯萎,人才會一起歸于腐朽。據我所知,最長壽的一枚肉芝在七百多年后才枯萎。你看——”

一邊說著,她一邊拿起箭鏃頂開了祁連鉞的牙關。果然,在昏睡男人的舌尖上,赫然出現了一點淡淡的黃斑!

“這就是肉芝的孢子。”微雨道,“在他找到妻子、不顧一切地跳入這個墓穴的時候,便已經寄生其上。”說到這里,她的目光在溯光臉上一轉,“你倒是與眾不同……在村子里轉了大半天,居然一點事都沒有?”

“或許是因為我身上帶著龍血吧,”溯光搖了搖頭,看著墓室里相擁而眠的兩個人,“那么說來,他們就要永遠留在這里不死不活地存在下去了?有什么方法能解肉芝的毒嗎?龍血?或者瑤草?”

“都不能。而且,確切地說,這并非一種毒。”微雨搖頭,解釋,“這種肉芝的孢子細小如微塵,一旦被吸入,立刻便會在顱腦里播種生根,以血肉為容器,生長速度驚人。在沒有吸入之前,我倒是有方法阻止被感染,可一旦軀體被寄生,即便是神仙也沒有辦法了。”

“……”溯光沒有再說什么,只是低頭看著墓穴中相擁而眠的一對伉儷。

那么說來,他們將會永遠擁抱著彼此,感知到對方微弱的呼吸和心跳,一直幾百年?在那之前,他撇下她遠走天涯,一去數年,不曾好好地陪伴在妻子的左右;而到了如今,他們居然可以有如此漫長的時間來彼此陪伴,直到雙雙化為塵土。

這樣的結局,不正是祁連鉞心里所想的嗎?

溯光長久地沉默,輕撫著劍柄上的那顆明珠,就如眼前的男人輕撫著妻子的臉一樣,喃喃道:“看啊,紫煙……無論如何,他們終于還是相見了。而且,再也不會分離。”

辟天劍在他掌心微微一震,明珠流轉出一道光芒,宛如淚痕。

在一旁的琉璃聽到了他這一句低語,也不由得微微顫了一下,咬住牙不說話。

這邊三花在墓坑里嗅來嗅去,發現無論如何也無法喚醒兩位主人,發出了一聲悲慘地低鳴,趴在了地上,將下巴擱在祁連鉞的肩膀上,一動不動。

“三花!”溯光躍下墓坑,試圖將那只老狗帶出來,三花狂吠起來,拼命掙扎著想逃脫他的手。然而,就在他即將拎著這只狗躍出的那一刻,眼角余光瞥過,他忽然愣了一愣——祁連鉞居然動了一下!

是的,墓坑里沉睡的人真的動了!他的左手原本是擁在妻子肩上的,居然不知何時伸了出來,握住了自己的腳踝!

看到主人動了,三花立刻激動起來,拼命地叫,然而祁連鉞卻再無動靜。溯光回望著微雨,問:“你不是說被孢子寄生后的人是無法動彈的嗎?”

“肉芝孢子的毒性非常大,一旦被寄生,一刻鐘內便全身麻痹,的確無法再移動。”微雨搖了搖頭,看著墓里的男子,喃喃道,“看起來,他的意志力非常強,應該是在竭盡全力表達自己的意思吧。”

溯光的視線落在虛握著他腳踝的那只手上,低聲問:“祁連鉞,你是想對我說什么嗎?還有什么事情放不下?”

沉睡的人手指微微顫動了一下,卻沒有睜開眼睛。

“那就只好冒犯了。”溯光想了一想,俯下身輕輕將手指覆蓋在了對方的額頭上,似乎在透過顱骨直接讀取對方的意識——只是短短一瞬,他臉上閃過愕然的神色,直起身體。

“怎么?”琉璃忍不住問。

“三花,過來。”溯光沒有理她,低喚那只老狗上前,輕輕抬手捏住了祁連鉞妻子的下巴,令她的口唇張開。

“你要做什么?!”琉璃吃了一驚。

溯光從地上撿起了一支箭鏃,一手扶住素馨的下頜,一手迅捷地一剜,將她舌上寄生的那枚碩大肉芝摘了下來!

肉芝一離開寄主,折斷的莖稈里沁出淡紅色的汁液,異香撲鼻。溯光只覺得反胃,然而一直懨懨的三花聞到了這種香味陡然興奮起來,一躍而起,對著溯光狂吠不止。

“拿去吧,”他將那枚肉芝遞給三花,“你的主人要你帶著它回家。”

原本已經老朽蹣跚的狗居然一個飛身,撲過來準確地叼住了那枚肉芝,對著溯光拼命地搖尾巴,然后又湊過去對著祁連鉞拼命地嗚嗚叫。

“去吧。這是他最后的愿望——”溯光嘆了口氣,輕拍它的腦袋,“帶著這枚肉芝回家給嘉木治病。”

聽到他的話,就在那一瞬,那只握著溯光腳踝的手松開了,頹然垂落在地上。琉璃順著溯光的視線看去,果然發現墓穴里男人的臉色起了微妙的變化,似乎是完全恢復了平靜,有一種心滿意足的安詳。

“如今,他再無牽念,”溯光輕撫著劍柄,低聲說,“就讓他在這里陪著妻子吧!一百年,兩百年,終有一天,他們會一起化為塵土。”

他屈膝蹲下去,輕輕抬起祁連鉞那只垂落的手,重新擱在了女人的肩膀上,讓他們兩個人呈現相擁的姿態,親密溫暖地依靠在一起。雖然在他們身后,墓地陰森詭異,瘴氣四散彌漫,厲鬼叫聲響徹林中。

三花叼著肉芝,繞著主人嗚嗚了幾聲后跳出了墓坑,繞了幾圈,戀戀不舍。

“去吧!”溯光低聲說,揮了揮手,示意它離開,“回到長山村去,就像是十年前做過的一樣——那里還有人等著你拿肉芝回去。”

三花搖著尾巴,對著溯光點了一下頭,終于轉過身箭一般地奔跑,消失在密林里。

許久,微雨輕聲嘆了口氣,看著相擁躺在地下的兩個人,低聲道:“如此說來,我對人類總算還保留了一絲敬意。”

“人類很好的,真的!”琉璃忍不住在旁邊插嘴,“你要是出去一趟就知道了!”

“可是,人類畢竟和我們不是一類……神主,請跟隨我們回云夢城吧!”微雨轉過身,再度躬身請求,“族長大人說過了,如果一見到您歸來,就立刻請您回城里去見她!”

“恭請神主即刻回城!”所有人齊刷刷地屈膝下跪,對著琉璃道。一邊比翼鳥上的廣漠王拍了拍鳥背,道:“走吧,阿九。”

在所有人的催促下,琉璃無可奈何地回過頭看了一眼溯光。然而他只是彎下腰,用術法催動土石將那個破碎的墓重新封好,讓那兩個人在地下能夠安眠,似乎沒有聽到這邊的談話,甚至沒有向這邊看上一眼。

她微不可聞地嘆了一口氣,點了點頭:“好。”

 

發表評論

山东快乐扑克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