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說

第十章 青木塬 · 1

滄月2018年08月10日Ctrl+D 收藏本站

關燈 直達底部

一輪滿月靜靜映照著碧螺江。

南部的碧螺江是青水最大的支流,發源自天闕山脈,水流潔凈寧靜,穿過了富饒的澤之國十二郡,從神木郡流入望海郡境內,最后在葉城注入鏡湖。

冬季的夜晚如此寒冷,朔風獵獵割面。不到子夜,江面上已經沒有一個人影,連漁舟都已經回船塢歇息,只有一輪冷月倒映在水面上。

只聽一聲水響,水面上那一輪月亮瞬間破裂了,居然有一個人從月下悄然浮出水面。潛游了上千里的人在寂無人聲的夜里浮出,月下的容顏蒼白絕美,藍色的長發在水面逶迤,仿佛一個幽靈。

到了嗎?那個人擦了擦臉上的水珠,凝望著前方岸上。

這一路從葉城逆流而上,沿著碧螺江穿過神木郡抵達這里,然而到了這個地方,這條水路也已經到底了。接下來,估計還是要從陸路走。

他看了看掌心的命輪,那個烙印在肌膚里的轉輪還在晝夜不停地發出光芒,似乎在不停地催促著他前行——發光的那一支定定地指向東方,灼熱。

星主……是在傳達指令,讓自己去那里嗎?

可是,那個方位,不就是傳說中的青木塬?他微微蹙眉,想著這個問題,“嘩啦”一聲從水中浮起,向著岸邊游去。他出水后身上滴水不沾,在冷月下熠熠生輝。那是龍鱗制成的黃金甲,猶如貼身的水靠。

“啊?怪……怪物!”忽然間,岸上有人叫了一聲,引得他一驚。

抬頭看去,蘆葦叢里有一個小小的人影往后便跑,快得如同兔子一樣。旅人微微蹙眉,轉眼看到岸邊被丟棄的一個魚簍和一張網,魚簍里還有幾條兩指寬一尺長的小魚,心下明白這不過是一個在寒夜里釣魚的孩子,搖了搖頭,便熄了追上去的心。

云荒大陸承平數百年,東部的澤之國更是民間富庶,卻居然還有孩子在這樣冷的夜里守在江上釣魚,想來這個山腳的村莊并不富裕。

旅人涉水走上岸來,想了想,俯身將手指在空空的漁網里一放。

仿佛聽到了某種不容抗拒的召喚,平靜的水面忽然起了一陣波動。隱隱約約地,水下有無數東西涌來,朝著旅人的手指所在聚集。那是一群肥美的淡水鯽,呼啦啦一聲躍出水面,自動躍入了網中!

轉眼網里已經有了數十尾鯽魚,旅人微微一笑,將手指從水里抽起,低聲說了一句:“去吧。”水面隨即平靜,其他云集而來的魚轉瞬散開,重新沉入了水底。旅人輕輕撫摸了一下腰畔的劍柄,低聲道:“這樣就好了,紫煙,是嗎?”

漆黑的劍柄上,那一粒紫色的明珠在月下悄然流轉出一道淡淡的光華。

旅人涉水上岸,從行囊里抖出了一件黑色的葛布長衣,披上,翻過風帽兜住一頭深藍色的長發,在月下踏上了一條寂靜的鄉間小道——那是一條通往森林方向的小路,寂無人聲,在月下閃出淡淡的白光。

不遠處的村莊寂靜安詳,坐落在森林的邊緣。

在村子的背后,便是郁郁蔥蔥看不到底的廣袤森林,在月光下籠罩著一層奇特的青色霧氣。青木塬是南迦密林的一部分,位于神木郡和博雅郡的交界處,本來應該是一片美麗而富饒的森林。然而,在最近一百多年的傳說里,那卻是一片噩夢之地,有著種種奇特詭異的傳說,毫不遜色于前朝九嶷附近的那片夢魘森林。

旅人再度看了一眼掌心旋轉的命輪,確認了方向。

看來,真的是要前往青木塬了……旅人抬起頭,順著那個方向看了看,黑暗里,山巒起伏,密林遍布,蒼莽不見盡頭。穿過眼前這個村寨,將會進入青木塬區域。而在遠山的背后,極遠的天際線上浮出隱約的巨大輪廓,那是東方盡頭的慕士塔格雪山,隔斷了云荒大地和中州。

這一次的行程,目的地不會就在那里吧?

那個神秘星主的居所,難道會在雪山之父那里嗎?

“紫煙,這幾天日夜兼程,你也累了吧?”他嘆了口氣,對著空氣中某個不存在的人低語,溫柔無限,“我們到前面村子里休息一晚,明天再趕路,好嗎?從明天開始,我們就要進入青木塬了。”

沒有人回答他,指間只有明珠流過一縷溫柔的光芒。

寒夜的風在獵獵地吹著,一輪冷月映照著路上孤獨的旅人,流霜在空氣中飛舞,村舍還在遙遠的前方,連狗吠的聲音都聽不到,顯得荒涼而寂靜。

沒有人發現,此刻,皎月的旁邊悄然出現了一個奇特的暗影,就如人眼睛里的翳,悄悄地蒙上了明亮的瞳孔。

 

青水邊上的這個村莊叫長山村,一共不過五六十戶人家,以農耕漁獵為生,都是淳樸百姓。如今是寒冬臘月,各自早早閉門熄燈,村里早無人聲。

遠遠的,只聽到村頭有狗吠了一聲,然后后院里的狗也跟著叫。

一個雙鬢花白的男人在窗前顫抖著手拿起最后一杯黃酒,仰頭喝了,怔怔地抬頭看著半空的冷月,眼角那一道刀疤分外明顯。片刻,他拿起了一個殘破的塤,趁著酒意開始斷斷續續地吹奏,然而氣息不繼,只吹了幾句就停了。

一封信擺在他的案頭。雪白的信箋上,凌厲的筆鋒充滿殺意。

那是下午才收到的一封神秘來信,沒有落款,當這個從姑射郡首府月照來的信使翻山渡江出現在門口的時候,他分外詫異——自己已經快有十年不曾和村外的世界有任何聯系了,又是誰會在這個時候忽然給自己來信?

“不用了,不用了!”當他拿過信,掏出幾個銅子想要酬謝信使的時候,對方笑著拒絕了,“寄信的那位爺很大方,足足給了我兩個銀毫呢!”

“是嗎?”他拿到信一看,卻變了臉色,一把拉住信使,“誰?寄信的是誰?”

情急之下他用力稍大,信使發出了殺豬一樣的痛呼,說不出一句話來。左鄰右舍都跑出來圍觀,孩子也從后院喊著父親跑過來。他立刻知道自己失控了,連忙放松了手臂,好言好語地問:“是哪位給我寄的信?”

“鬼知道!”信使卻是憤憤地捂著胳膊,發現上面留下深深的兩個瘀青手指印,抽搐著憤然回答,“那個人是晚上把信放在驛站里的!我看在兩個銀毫的分兒上給你送了過來,你這家伙卻……”

“對不住,對不住!”他連忙賠笑臉,拿出一個銀毫塞給信使,“麻煩你再仔細想想?”

信使看到了錢,哭臉便收斂了,捏著銀毫想了半日,只道:“他是趕著馬車路過的,都沒下車,根本看不到臉。那個人說話聲音很冷很飄,皮膚特別白,別的也沒什么特別的……對了,他的馬車上好像有一口棺材!”

“棺材?”他愕然,手不由自主地一抖。

“是啊!”信使拍了一下大腿,“半夜打眼看到,嚇了我一大跳。”

信使走后,他一個下午都沒有說過一句話。鄰居里有好事的過來打聽,被他擋了回去,緊緊將信捏在手里不給人看到絲毫。直到兒子也被他打發出去后,他才小心翼翼地關上門,將那封信拿出來重新細細看了一遍。

信上只有幾個字:風,安否?

沒有抬頭,沒有落款,但是上面的字跡便是天地間獨一無二的證明。一筆一畫,鋒芒畢露,仿佛一道道長戈利劍,似要刺破紙面直跳出來,令他血流加速無法呼吸。

十年了……被卷入那次殘酷的宮廷內亂之后,昔年震動天下的北越組織早已殘破零落,蕩然無存。蝸居在這個窮鄉僻壤那么久,就當他幾乎以為自己將要平靜地老死在這個村莊時,一張輕飄飄的紙,將他的余生從此打破。

他知道那個人是誰。是的,那個昔年叱咤天下的北越雪主,居然還活著!

怎么可能?當初,明明一個人都不曾活下來啊!男人撫摸著自己傷痕累累的骨骼,只覺心跳得非常快。十年前最后那一場搏殺歷歷在目。

他們立下了汗馬功勞,幫助二皇子白燁登上皇位,卻在慶功宴上被下了毒。所有同伴幾乎死傷殆盡,血流成河,尸骨成山。當白帥手下十二鐵衣衛的那一刀斬下來時,他往后習慣性地一閃,然而后腰上卻受了重重一擊。

“躺下!”一個聲音低喝。

那是白墨宸的聲音。他驀地醒悟,立刻往后一躺,倒在了血泊之中。是的……他怎么能反抗呢?此刻,他應該第一個躺下才是——因為那注入同伴酒杯的毒酒,是他親手倒的。

他倒在了地上,看著尸體一具具堆疊起來。一個接著一個同伴倒下,被亂刀分尸。北越雪譜上的人,原本個個都是獨擋一方的高手,此刻卻被毒藥侵蝕,身手也變得滯重緩慢,被白墨宸的手下一個個誅殺。

好多的血啊……就像是永遠也流不盡似的。

他沉默地看著這一切,只覺得后腰疼痛無比。然而,直到組織里和他最熟悉的克清也倒下,在他身邊呻·吟的時候,想起昔日曾經并肩出生入死的兄弟就在身邊死去,他一時間再也忍不住心頭洶涌的熱血,便想要站起身來。

然而就在那一瞬,一把刀揮了下來,克清的人頭飛到了他的懷里!

“你若敢站起來,便是與我為敵!”握刀的男人一腳踩在了他的胸口,眼神冷酷威嚴,“你什么也不用做,只要給我躺下裝死!否則便別怪我沒有遵守承諾。”

承諾……他猛然一顫,仿佛忽然間身體里沒了力氣,頹然倒下。

身邊的殺戮還在繼續,慘叫聲、呻·吟聲,骨肉分離的聲音聲聲入耳。他緊閉眼睛,不讓自己去看、去想。然而這種可怕的聲音卻在耳畔持續了很久,仿佛永遠沒有盡頭。直到現在,他每夜一閉上眼睛,便仿佛回到了那個屠殺的現場。

那一夜過后,曾經名動天下的北越就徹底消失了。

搜索關注 印象周刊 公眾號,微信看書更方便!

 

發表評論

山东快乐扑克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