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說

第八章 夜 鶯 · 4

滄月2018年08月10日Ctrl+D 收藏本站

關燈 直達底部

如今玄冰龍蓮已經凋謝,龍神已經死去,七海為之失色。可是,肩負著見證歷史、守護龍神轉生責任的皇太子您,此刻又在天地間的哪個地方?

她來不及繼續想下去,只聽輕微的“咔嚓”一聲,似乎什么破裂了。一股洶涌的暗流席卷而來,將她身不由己地卷了過去!

暗鱈右手下意識地護住懷里的玉壺,踉蹌了幾步,左手的法杖迅速畫出了符咒,勉力想要定住身形。然而那股力量大得令她根本無法抗拒,符咒還沒畫完,身體已經迅速被拉走,朝著龍神那一張巨大的嘴里奔了過去!

糟了!這是怎么回事?

暗鱈在身體被吞噬的一瞬感到了從未有過的恐懼,感覺似是死亡猛然降臨,然而念頭還沒結束,身體忽然一輕,眼前又重見光明。

不,應該說,是眼前的光芒令她根本無法看清楚任何東西。

仿佛太陽墜落在了這深海的海底,千萬道光在眼前綻放,燦爛得刺目。暗鱈下意識地閉上了眼睛,然而,身體卻被一股奇特的力量吸引著,在海里一寸寸地漂了過去。即便是閉著眼睛,她也能夠感覺到自己在一步步地靠近那個詭異的光源。

這……這是……什么?暗鱈忽然感覺雙手觸到了一個奇特的東西,令她終于忍不住睜開了眼睛。

捧在她雙手里的,居然是一顆小小的太陽!

手指的觸感光滑、堅硬、細膩,卻由內而外地發出光芒!那光芒之強烈,幾乎令她有自己將被融化在內的錯覺。不過很快她就發現這種光是毫無害處的,反而令靠近的人如沐春風。她小心翼翼地睜開眼睛,發現自己已經不知不覺間站在了龍脊上!

方才她被暗流從龍口吸入,穿過了龍的心臟和背部,而后居然破體而出。

?? 落`霞-小`說

暗鱈手捧著那顆小小的“太陽”,在高高的龍脊背上四顧。歷代龍神的遺骸遍布海底,宛如巨大的叢林,四周海水靜謐,藍得發黑。這種反常的靜謐,讓身為紅衣女祭的她也有一些不安。那一刻,她忽然看到深海里有什么同樣在發光。

那是神龕上的如意珠,也在流轉出一道道光芒,而光芒的強弱和轉向,居然和她手里的這顆“太陽”遙相呼應!

這是怎么回事?

她有些不安地遙望著,忽然感覺到手里捧著的那個東西居然在動:細微的、勻稱的,一起一伏,仿佛里面藏了一顆小小的心臟,和如意珠遙遙相應。

那一刻,她忽然明白了。

是的……這是龍之卵!自己手里的這顆東西,竟然是龍神在上一世解體之后所凝聚的卵,也是這一世尚未出生的新龍神!

她在那一瞬深深吸了一口氣,手指微微發抖。

在長達萬年的漫長壽命中,從死亡到卵中尚未出世的這一段時間,大約有一百年,也是龍神最脆弱的時刻。只有等孵化徹底完成、破殼而出的幼龍吞下如意珠,才會繼承歷代龍神的全部力量和記憶,成為七海的神祇。

陪伴龍神度過這段關鍵歲月,向來是海國皇太子的職責。然而,在如今這樣關鍵的時刻,原本承擔這個重要責任的皇太子溯光卻不知道去了何處!那么,就不得不由她,一個女祭司來越俎代庖履行他的義務了。

暗鱈手捧著那顆龍卵,纖細的手腕忽然開始劇烈地發抖,一個念頭掠過了心底。對,溯光不在!龍神也已經死去,卵還在自己的手上。如果……如果是這樣的話,豈不是可以……

是的,她可以有足夠的機會,只手翻覆海國的命運,也改變自己的命運!

仿佛想到了什么,暗鱈騰出一只手摸了摸懷里的玉壺,全身微微戰栗起來。片刻,海國的紅衣女祭咬了咬牙,眼里忽然掠過了一絲決然,似乎是做出了什么重大的決定。她抱起了那顆龍卵,從深海里浮出,向著遙遠的南方碧落海頭也不回地奔去。

是的……還來得及,還來得及!

 

一道銀色的光悄無聲息地劃破北方蒼茫海的海底,破冰向前。

這是七海里最寒冷的海域,海面是凝固的,水下冰層厚達數十丈。然而,巨大的冰錐卻從堅冰中悄然劃過,宛如一道光順利地鑿穿了堅冰,毫無阻礙。

在到達最北端的時候,冰錐開始掉頭,放緩了速度。

如果按照這個角度再往前,大約過一日的距離,便能到達傳說中蒼茫海北方盡頭的從極冰淵。那里是天下極寒的所在,從未有陸上的人類到達過,冰層之厚,只怕連冰錐都無法穿透。

負責控制機械的閭笛少將在艙室內下令左側滿舵,冰錐劃過一道漂亮的弧線,微微偏過了方向,從北方轉頭,朝著南方航行。

閭笛少將看了看手里的海圖——再過一千三百多里,便能從蒼茫海穿入星宿海。那里是云荒的正北方,海天交界處矗立著九嶷山脈,繞過九嶷,便能抵達燭陰郡。

他的手指停在了云荒地圖上,微微用了一點力。

是的,燭陰郡。按照計劃,他們將在第十一日抵達燭陰郡的牧云嶼,這將是冰錐第一階段行程的終點。冰錐將在此離開水界,開始穿入云荒大陸深處。

“奇怪,這里的海水好像有點不一樣?出什么事了?”忽然間,聽到艙里有戰士在低聲議論,“看這個顏色……怎么從地下透出一種光來?”

“是啊,有點奇怪——你看,海底在發光!”

閭笛少將心里也微微一驚,連忙快步走過去,來到了艙室的最前端,隔著那一塊水晶雕琢成的窗子往外看去。

現在,冰錐所在的深度是三千九百尺。天光早已無法射到這么深的海底,從艙室里看出去,外面是深藍色的大海,顏色深到發黑,在銀砂的照耀下偶爾露出一角寒冷嶙峋的冰壁,那是海里懸浮的巨大冰山的基底,而冰錐就在這些高大的冰山下穿行。

如戰士們所說,在黑色的海底深處果然透出一種奇特的光來。泛著淡淡的青色,一直在正北方的前端,映照得那些海面下的巨大冰山都或明或滅,有一種詭異的氣息。

閭笛少將默不作聲地吸了一口氣。這一次的行動極其機密和重要,出發前,他們就已經非常慎重地設定過航線,詳細地核對過航線附近的一切。然而,從未有任何資料說明,在此處三千九百尺深的海底,居然會出現這種奇特不可解釋的情況。

“北方是什么?”他在心底對自己提問,手指緩緩上移。

蒼茫海的最北端——從極冰淵——龍冢。他的手指停頓在那兩個字上,長久地凝視。龍冢是傳說中海國鮫人們所信奉的龍神的墓地,然而,離這里還有足足一千多里的距離。聽說這一世的龍神已經到了彌留之際,應該早已不能動彈。

那么,這一點遙遠的光,是從那個墓地里照耀過來的嗎?

就在閭笛少將沉吟的剎那間,海底忽然涌來了一陣洶涌的暗流,巨大的冰層咔嚓裂開,仿佛一只巨掌憑空拍來,在海底擠壓著一切。無數的冰山紛紛碎裂,一座接著一座,仿佛摧枯拉朽一樣坍塌,震得海面巨浪起伏。

連在海底穿行的冰錐也未能幸免。在那一股可怖的力量下,冰錐的外殼發出了可怖的脆響,開始往里凹陷,發生了扭曲!

“穩住舵!避開前面的冰山!”艙里的所有銀砂一起熄滅,劇烈搖晃著,所有駕駛者都發出了驚呼,在閭笛少將的厲喝下竭盡全力地控制著冰錐。

“怎么了?”織鶯打開艙門,對著控制室內的人失聲喊道。

“遇到暗流……不,應該說是海嘯!”閭笛少將只說了一句,仿佛從窗口看到了什么,臉色忽然蒼白,失聲道,“天啊……天啊!”

他再也來不及和她多解釋,撲到了舵上,親自上陣,指揮著冰錐進行大幅度的回旋,不停地厲喝:“左滿舵!快!快讓開!”

海嘯?怎么可能?織鶯不由得愕然。

然而當她看向前方的時候,一瞬間不由得呆在當地——是的,在劇烈搖晃的深海海底,果然出現了好幾道裂縫,正在縱橫而來!那些海底的裂縫里涌出赤紅色的巖漿,朝著這邊洶涌而來,聲勢駭人,仿佛紅色的暗涌鋪天蓋地。

太不可思議了……在冰封萬古的蒼茫海海底,居然還會遇到這樣的事!

作為凝聚了冰族幾代人心血的空前秘密武器,冰錐在建造的時候設計精良,不但配備了最強的武器,也設計了破除堅冰、在海面下潛行的設施,只為能穿過北海繞道云荒北部——冰錐表面采用的是可以抵抗極寒、破除堅冰的高強度合金,唯獨沒有預先設計的,就是遇到這種高溫熔巖環境的隔熱材料。

因為即便天才如望舒,也不曾預料到在冰海里還會遇到這種極端罕見的情況。

赤潮撲面而來,冰錐的最前端已經因為灼熱而微微變形。操作者在閭笛少將的叱喝下用盡全力拉起了左側的舵,龐大的銀色機械開始傾斜、旋轉,試圖避開那些蔓延過來的裂縫和巖漿。然而,無論如何也已經來不及了。

就在那一刻,冰錐猛烈一震,似乎碰撞到了什么東西,所有的控制器具一起失靈,瞬間冰錐艙體傾斜,向側面滑了出去。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閭笛大驚,怒吼著。

可就在他以為洶涌而來的熔巖就要吞沒冰錐時,深海里掠過一道光芒,迎著地底裂縫,逆向擴展,剎那間一股巨大的力量被釋放,以不可以思議的速度往外擴散,瞬間冰封了熾熱的巖漿!

那一瞬的奇特景象,讓所有人都驚呆在地。怔了片刻,織鶯第一個反應過來,敏銳地發覺了力量的來源,立刻轉身飛奔而去。

“是你們嗎?”她推開門,氣息不穩地問。

沒有人回答。繭室內,光線幽暗,氣氛寧靜,那些孩子還是靜靜地坐在水晶罩里,仿佛睡著了,一動也不動。然而,織鶯注意到那些孩子的手已經抬了起來,平舉,抵住了水晶罩壁。他們眼睛上封印的純金帶子也已經半融解。

那一雙雙半開的瞳子,居然是暗紅色的!

她立刻觸電般地避開了視線,然而眼膜依然有略微的灼傷感。

是的!果然是這些孩子!在方才危急的瞬間,正是這些神之手做出了本能的反應,自動銷毀封印、釋放力量,保護了冰錐,也保護了她!這些孩子的力量,初試鋒芒,便已經驚人到了如此地步!

織鶯心里又驚又喜,忍不住俯下身抬起手,隔著水晶壁和那些孩子的小手輕輕相抵,眼神充滿了期許——孩子們,你們誕生到這個世上,就是為了那一日。被神選中的孩子們啊……讓我們一起,粉碎命運之輪,迎接破軍的誕生吧!

到那個時候,冰族百年來流浪的悲慘宿命,終于可以結束。

今天是十二月十五日,預計十天后,冰錐便能抵達燭陰郡的牧云嶼,從那里秘密登上云荒大陸后,他們將開始另一段截然不同的行程。

巨大的挑戰和冒險,即將在眼前展開。

孩子們,你們會和我一起承接這不可承受的命運嗎?

 

發表評論

山东快乐扑克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