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說

第七章 星之大海 · 1

滄月2018年08月10日Ctrl+D 收藏本站

關燈 直達底部

命輪開始越來越快地轉動。當來云荒上的那些人風流云散、各自奔赴前程時,在遙遠的西海上,深水港邊眾人簇擁著一位黑袍老人,靜靜地看著面前湛藍色的大海。

那里,有一道銀色的光劈開海波,在水底來回穿梭,靈活地掉轉和折回,快得不可思議,一轉眼就仿佛織成了一道網,滿眼都是銀色的波光。然而,雖然來回穿梭,海面上卻沒有激起哪怕一絲波紋,亦無聲響,就像是一條巨大的深海魚類在悄無聲息地游弋。

岸上的人們在高臺上看著,都不自覺地點頭贊嘆。

這樣龐大的機械,卻如此靈活自如,可以與游魚媲美,完全超越了螺舟,甚至超過了這整個時代的機械水平。那是接近神的創造……就如同千古之前那個智者大人一樣!

最后,那一道銀光重新靠岸,靜靜地停在了港口十丈深的水下。在岸上眾人的注視中,有一物從其中分裂而出,緩緩浮出水面。那是一個銀白色的球,直徑一丈。在浮出海面后,“啪”的一聲打開,里面居然是一個小小的艙室,坐著一個冰族的軍人。

那個人站起身,對著臺上為首的老者深深行了一禮:“閭笛參見諸位長老。”

巫咸傾身向前:“情況怎樣?”

“一切都如大人預期的那樣,冰錐運行良好。”那個叫閭笛的軍人戰甲上有雙頭金翅鳥的標記,銀色徽章,顯然是滄流軍團里少將以上的軍官,“機械磨合得出乎意料地順利,操縱靈便,驅動力充足,隨時可以啟程。”

“哦……那就好。”巫咸松了一口氣,露出了釋然的表情,低聲喃喃,“那么說來,現在只差那些孩子了。織鶯呢?”

身后立刻有人回答:“巫真已經去了繭室,很快就會帶神之手過來了。”

巫咸點了點頭,沒有說話,只是再度垂下眼睛,注視著自己掌心的那一個水晶球——晶瑩剔透的球里折射著光華,一縷縷細小的煙霧在其中盤旋,細細注視能令人目眩神迷,仿佛有無數幻象凝聚在內。

然而只看了一眼,沉穩如首座,也忽然變了臉色。

“慕容雋!慕容雋怎么了?”巫咸驀然回首,厲聲喝問,“我不是剛剛傳令給牧原少將,讓他暫時放過慕容雋嗎?為何他的血會忽然消失了?”

“屬下不知。”旁邊的人噤若寒蟬。只有身后的巫姑發出陰陽怪氣的桀桀笑聲,道:“依我看只有兩個可能:要么就是那家伙死了,要么就是這個咒術被破了。”

“不可能!這世上沒有人能解開這個禁咒。”巫咸咬著牙,忽然間將水晶球用力砸碎在地上——在那一塊水晶碎裂的瞬間,里面忽然散射出了無數奇怪的東西,一縷一縷,灰白色里帶著淡淡的紅,在日光下發出一聲聲詭異的嘶叫,轉瞬扭曲著化為飛灰。

一切快得不可思議。然而,巫咸卻用肉眼看到了一切,一個一個細數著里面消失的魂魄。

不……不,的確少了一個!

“被禁錮在結界里的血為何會忽然消失?”旁邊的巫朗沒有巫姑那樣幸災樂禍的脾氣,也覺察出了不對勁,蹙眉,“要知道首座大人的禁咒天下還從未有人能解開,就算是空桑白塔女祭司也不能!”

“說不定是慕容雋知道辦砸了大事,畏罪自殺了。”巫姑桀桀怪笑,“他可能想不到首座大人還會對他網開一面吧?所以不等赦令到,就嚇死了?”

“不可能!”巫咸斷然搖頭,“慕容雋不是這種人,絕不會自尋死路。”

+落-霞+小-說 w ww· l uox i a· C om ·

“那就奇怪了……”巫朗喃喃道,“到底是怎么了?”

“不過,如果慕容雋沒死,難道首座真的就準備這樣放過他嗎?”旁邊負責軍事的巫彭開口道,面容冷肅,“那小子在我們面前夸下海口,卻完全搞砸了,不但沒有如計劃中那樣一箭雙雕殺掉空桑一帝一帥,反而讓白墨宸順勢登上了權力的頂峰!如今西海的戰局……”

然而,首座長老抬起手來搖了搖,阻止了他的話。

“取他性命是易如反掌的事,但是已經于事無補。”巫咸淡淡道,“慕容雋是個人才,如果我們只為懲罰泄憤而真的取走他的性命,實在有些暴殄天物。讓慕容雋活著比讓他死更好一些,這些利弊,你們將來會明白。”

聽到巫咸如此說,周圍幾位長老拈著蓍草,相互看了一眼,沒有說話。

在這個元老院里,巫咸無疑是元老中的元老,資歷最深,法術造詣也最高,多年來執掌滄流帝國的政局,一直沒有人敢反對。然而,或許是隨著年齡的增加,如今的他也越來越剛愎自用了,在一些重大事務上獨斷專行,幾乎不過問其他長老一句。

特別是他最近的一系列決定,引起了其他九巫暗地里的不滿。

兩百石黃金不是一個小數目,在如今西海戰局吃緊的時候顯得更加重要。然而,巫咸卻力排眾議接受了慕容雋開出的這個條件,將一半的國庫費用撥給了那個野心勃勃的中州人。這個賭注下得不可謂不大,只可惜到最后還是功敗垂成。

在這樣的時候,巫咸不但沒有引咎自責,居然還替對方開脫?

元老院眾人心中都有些不平,然而相互看了看,誰也不肯當出頭鳥,第一個質疑巫咸的決定。要知道巫咸執掌元老院多年,靈力高絕,積威之下誰敢攖其鋒芒?

“那么,如今首座打算怎么安排后面的事情?”最后,負責軍事的巫彭終于開口,“云荒那邊既然解決不了白墨宸,那么,估計很快西海戰局又要惡化。要知道如今空桑人暫時不發起進攻是因為主帥離開了陣前,若是等到他一回來……”

“當然不能等到白墨宸回來!”巫咸蹙起了雪白的長眉,冷冷道,“明天日出之前,我們就要發起全面的進攻!”

“什么?進攻?”巫彭和旁邊的長老都吃了一驚,“我們現在只剩下不到五架風隼了,兵力也只有對方的一半。這種情況下,首座還要我們首先發起進攻?”

“是的。日出之前必須主動進攻空桑人的防線。”巫咸的語氣不容置疑,“要撥出最精銳的部隊,讓羲錚率領征天軍團所有力量天一黑就立刻主動出擊;同時,你率領鎮野、靖海軍團的主力切斷空桑人的防線,直取白墨宸的旗艦!”

“這……”巫彭和其他十巫都面面相覷。

“不要太吃驚,我并沒有瘋。”仿佛知道同僚們內心的疑慮,巫咸總算是破例多解釋了一句,“這次出擊,其實不是為了求勝,而是為了——”他抬起手,指了指靜靜停棲在深海里的冰錐,“讓巫真能帶著神之手們穿過空桑軍隊的封鎖,順利去往云荒!”

“冰錐?”十巫一震,恍然。

“是的。我曾經對你們說過,神之手計劃雖然龐大,卻需要更大的犧牲來配合。你們忘了嗎?”巫咸看著遠處密密麻麻的空桑戰艦,眼神冷肅,“冰錐那么大的機械,要穿過空桑人長達三百里的海上半包圍防線,不可能不被發覺。除了發動一場突襲來掩蓋,還能有什么更好的辦法?”

眾人面面相覷,最后不得不暗自點了點頭。

原來,出動千軍萬馬,也不過是為了給冰錐保駕護航?

雖然知道神之手計劃的重要性,然而巫彭還是有些猶豫:“保證冰錐順利突破空桑人防線前往云荒固然重要,可是我方現在兵力薄弱,全因空桑軍隊眼下保持守勢才能維持這個均勢的局面,如果一旦主動出擊的話,很可能會……”

“很可能會一戰而潰,反而被空桑識破了我們的底氣不足,是嗎?”巫咸替他說完了底下的話,花白的長眉挑了一下,“放心,如今白墨宸已經離開前線返回了云荒,鎮守中軍的是副帥玄珉。這個家伙是天生的保守派,沉穩有余、冒險不足,他一定會固守白墨宸臨行前的命令,全面防守,擊退我們的攻擊便不會冒險再追擊。”

“可如果他萬一追擊……”巫彭低聲,“我們會一夕覆滅!”

“是,的確沒錯。但我們必須賭這一次!”頓了頓,巫咸望著深海里的冰錐,喃喃道,“而我們需要的,也只不過是半個時辰的混戰而已——只要半個時辰,冰錐便能帶著神之手穿過布滿了空桑人軍隊的海域!”

巫彭沉默著,然而神色還是有些不安。首座長老說的自然是有些道理的,但是,卻是要拿成千上萬戰士的性命來冒這個險!

仿佛看出了對方的猶豫,巫咸盯了主帥一眼,轉過頭看了看所有長老,提高了聲音:“各位,神之手計劃我們已經進行了六十多年,整整三代人!除了派出神之手摧毀命輪、捏碎空桑人的心臟之外,我們無力回天。你們難道還想留在這里坐以待斃,等著空桑軍隊攻破津渡海峽,登陸本島嗎?!”

片刻,元老院長老們沉默著,沒有人反駁。

是的……必須主動出擊,摧毀命輪!這九百年來,他們冰族始終沒有停止過對重返家園的渴望,一次一次試圖返回云荒。好幾次,當云荒內政出現動蕩的時候,他們幾乎就成功了。然而冥冥中似乎有一股力量在保護著那片大地,每一次他們試圖喚醒破軍、登陸云荒的時候,就會橫遭阻撓。而他們所期待的救世主——破軍,也一直被封印在狷之原上,無法蘇醒。

這一切,都源自一個叫作命輪的神秘組織。

九百年來,那個神秘的命輪一直在秘密守護著云荒大地,守護著空桑人的秩序,一次次在大廈將傾之前扶住了搖搖欲墜的天下,讓冰族人無機可乘。這樣的較量一直過了八百年,直到上一任元老院首座長老下了一個最終的決定:

不惜一切代價,拔除命輪組織!

只有滅掉了那個藏身在云荒歷史背后的神秘守護者,空桑秩序才會崩潰,破軍才能蘇醒,他們才有機會重返故園!

在那么漫長的時間里,他們一代又一代的元老帶領著子民一絲不茍地執行著這個“神之手”計劃,用藥物在族人里大規模地遴選出具有靈力的孩子,用殘忍的方式秘密培養,用術法控制,整整三代人,付出了巨大的人力和物力——如今冰錐已經落成,繭室的孩子也已經個個破繭而出,這最后的一擊,也該到來了吧?

這個時候如果還猶豫不決,滄流帝國的末日也就指日可待了!

“謹遵首座大人教誨!”終于,元老院的所有長老都低下了頭,將手按在胸口深深行禮,達成了一致的意見,沒有一個人再反對。

“多謝大家。”巫咸也對著同僚們回了一禮,道,“不過,慕容雋的事情不可掉以輕心。巫朗,立刻派人聯系牧原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慕容雋這個人不是池中之物,一旦有什么不妥,寧可殺了,也不要讓他站到空桑人那邊去!”

“是。”

 

發表評論

山东快乐扑克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