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說

第二章 展 翼 · 3

滄月2018年08月09日Ctrl+D 收藏本站

關燈 直達底部

然而琉璃沒有對白墨宸不利,只是趁著那一瞬俯下身抓起了慕容逸,閃電般地升高,飛向了夜空,嘴里輕笑:“哼!那我就把這個你唯一可以殺的帶走……”

話音未落,一支箭呼嘯而來,又快又狠地穿過她的羽翼末梢,幾乎將她射落下來。琉璃沒料到對方在顛簸的馬上還能如此迅疾地發箭,半空中嚇得一頓,一下子下墜了幾丈,差點又重新跌到火堆里。慕容逸發出了一聲痛苦的慘呼,原來是垂落的雙腳已經被火舌舔到。

“哎呀,對不起對不起!”琉璃連忙伸手將他用力提起,然而臂力不夠,沒有辦法平舉,只能咬了咬牙,把他攔腰抱起——一個少女懷抱著一個大男人,懸空停在火堆的上空,這樣子非常古怪,然而在這樣的氣氛里誰也沒有心思笑一笑。

白墨宸已經從馬背上躍下地來,手上奪了士兵的一張勁弩,抬頭冷冷地看著她:“放他下來!”

琉璃知道他箭術厲害,連忙抓緊慕容逸,急速回旋著上升。然而地上傳來刷刷一片上弦聲,低頭看去,已經有上百張弓對準了半空中的他們。她不由得變了臉色,急忙想從肩后抽出隨身攜帶的夜狩來。然而她雙手抓著一個大男人,哪里還能騰出手來?

慕容逸被身不由己地拎到半空,居然也不見得如何驚惶,只是看著她苦笑:“九公主,還是放我下地吧——跟著你似乎更加危險些。”

琉璃訕訕地安慰他:“別怕,我很厲害的!”

她輕輕搖了搖脖子,吐了一口氣,似是定了定心神。肩后的翅膀忽然一扇,一股風憑空卷來,呼嘯著圍住了那一堆火。那股風似乎有著一種奇特的力量,就像透明的墻一樣圍過來,只是一瞬,熊熊燃燒的火堆便猛然熄滅!

“啊?”地下的人脫口發出驚呼。

完成展翅需要消耗極大的靈力,琉璃提著慕容逸才不過片刻,就覺得手臂有點酸疼,不由得翅膀一斂,降落在熄滅的火堆上。

那巨大的、雪一樣的羽翼收攏起來,居然一分分變薄,到最后只合攏成了一片,“咔”的一聲消失在了她的肩胛骨里,就如一把精巧的折扇。

“給我把他們兩個拿下。”白墨宸卻毫無懼色,冷冷道。

白帥治軍嚴謹,此刻軍令如山,驍騎軍們雖然有些忐忑,卻依舊硬著頭皮沖上了火堆,試圖將他們拉下來。然而火雖然熄滅了,虛空里似乎還保留著無形的屏障,所有人到了離他們一丈的地方就再也無法上前,無論是沖撞敲打,還是刀劈劍砍,居然寸步不能入。

身經百戰的戰士們有些驚惶地收了手,相顧失色——這……是法術嗎?這個有雙翅的少女,難道真的是天上下來的神?

“哈,跟你說過我很厲害吧?”琉璃得意洋洋。

“……”慕容逸一時有些無語,多打量了這個女孩幾眼。他雖然多年沉湎酒色,但也聽說這個廣漠王的九公主本來是二弟心屬的未來妻子人選,偏偏眼高于頂、架子極大,鎮國公府派人幾次求婚均被拒絕,真是被丟盡了面子——然而此刻,當他們慕容家有大難的時候,她怎么反而會出現在這里?

這個丫頭,難道和二弟之間有什么曖昧的深交嗎?

然而,不等他們有機會再說下去,庭院里被囚禁的人們又發出了一陣恐懼的哀號。兩人一驚看過去,發現是驍騎軍已經上前將刀架在了慕容氏族人的脖子上,寒光凜然。站在最前面的幾個,赫然是他同父異母的妹妹,以及同族叔伯,還有……他的妻子。

慕容家的大少奶奶廖碧云廖夫人。

“你、你可算來了!畜生啊!”她崩潰似的對著他哭喊,刀子架在咽喉上,令這個平日雍容華貴的大家閨秀幾乎瘋狂,“都是因為你!慕容逸,你害了我一輩子啊……都是因為你!”

“別動!”身側士兵幾乎拉不住她,連聲厲喝。

然而廖夫人仿佛瘋了一樣掙扎,任憑刀鋒在咽喉上割出一道道血口子,雙手死死伸出,似乎想把這個前世冤家一把扯下來撕碎似的:“都是因為你!”

慕容逸站在熄滅的火堆上,看著自己崩潰的妻子,不由得嘆了口氣——成親也有十年了,可是這個所謂夫人一直被他冷落,獨自守著空房,不但沒有子女,到今日還平白地被牽連在內。說起來,自己的確虧欠她頗多。

可是,誰讓她秉承中州人從一而終的信念,即便如此的婚姻也不肯放手呢?如果她早早提出要離開,他一定一紙休書成全了她,也不會落到今日的局面。

他站在那里,看著她披頭散發地在那里掙扎,心里苦澀萬分。

白墨宸鞭梢一指,厲聲道:“你以為靠著區區幻術,就能誆騙所有人嗎?都給我下來,否則我先殺你妻子,再殺光這里的人!”

“喂,你太過分了!你明明答應我只要我肯被你燒一下就——”琉璃不由得有些憤怒了,然而不等她把話說完,慕容逸卻嘆了口氣,自顧自地走下了火堆,“我還是回去自行投案好了——畢竟我是慕容氏的嫡長子,在這個時候怎么能扔下族人不管?”

慕容逸走出了結界,回頭看著她笑了笑:“九公主,多謝你的好意,真可惜我二弟沒福分,沒能讓你做我的弟媳。”

琉璃怔怔地看著他,滿身酒氣的臉上甚至還帶著幾分醉意,然而眼神卻是清醒而無所畏懼的。他就這樣一直走到了士兵面前,對著廖夫人笑了一笑,忽然道:“大難臨頭各自飛,不如,今日我們就在這里了斷了夫妻緣分吧?這樣就算下了黃泉也落個輕松,再不會連累你什么了。如何?”

廖夫人本來狀如崩潰地哭喊著,聽到這句話,卻忽地安靜了。停頓了許久,才“哇”的一聲哭了出來,癱軟在地,哭得說不出話來。

“好!各位叔伯長輩,請為晚輩在這里見證,”慕容逸吐著酒氣,揚聲大叫,居然沒有絲毫恐懼,“我,慕容逸,與發妻廖碧云在此決絕,從此再無關系。若此次廖氏僥幸不死,諸位長輩須放她歸守娘家,不得阻攔她再嫁。”

他連續叫了兩遍,向著所有長輩親族宣告。然而此刻生死關頭,那些族人誰還有心思管這種閑事?個個噤若寒蟬地低著頭,大氣不出。

白墨宸有些不耐煩地看著,對戰士揚了揚頭。士兵們知道主帥的意思,立刻上前押住了這個醉醺醺的人。慕容逸也不反抗,配合地伸出了雙手,無所謂地笑了笑:“好了,別為難我前妻和族人了,來抓我吧!”

那一刻,滿院子的慕容氏族人都看著他,屏聲斂息,眼神復雜。

這個慕容家的大少爺一直聲名狼藉,被族人視為百無一用的廢物,沒想到在大難當前的時候作為家主的慕容雋逃得看不見人影,倒是他居然肯挺身而出。

“看不出,你倒是比你弟弟有種。”白墨宸淡淡道,眼神卻沒有一絲軟化的跡象,“既然是慕容家的嫡長子,就從你開始吧——也不用火刑了,直接斬首示眾。”

“是!”戰士們得了將令,立刻上來拿人。沉重的鐐銬甩上了慕容逸的手臂,多年來被酒色掏空了的身子踉蹌了一下,他面朝下跌倒在地,嘴唇被磕破了,鮮血直流,狼狽不堪。

“逸!”廖夫人看他這般情狀,猛地又哭出聲來。身邊的一個族里長輩連忙死死捂住了她的嘴,生怕她會惹怒白帥。而廖夫人畢竟是個怯懦的女人家,也不敢動彈,只能流著眼淚看著自己的丈夫被拖走。

 

就在那一刻,又有一個聲音從外面傳來,厲喝:“給我住手!”

所有人倒抽了一口冷氣——是誰?居然敢在白帥面前駁斥他的命令!

夜已經降臨了,鎮國公門外影影綽綽來了大批的人。十二對龍鳳宮燈在前,莊嚴輝煌,聲勢煊赫,仿佛一條火龍從遠處蜿蜒而來,照亮了整個府邸——看車馬儀仗,居然比平日鎮國公出巡還要顯赫!

純金的馬車上雕刻著空桑皇家的徽章,同時也飾有白族王室的白薔薇花紋。馬車疾馳而來,停在了門口,八匹雪白的駿馬一動不動,顯然是訓練有素。有宮妝的侍女上前,打開了車門,門內一道鮫人淚串成的簾幕微微搖晃,珠寶的光輝在暮色里四射。

所有人在那一刻都深深倒吸了一口氣。

簾幕后端坐著一個女子,纖細美麗,頭上居然戴著帝王的冠冕!

“帝君駕到!”一個身材肥胖的內侍從最后面策馬追來,氣息平復,大聲宣告——眾人一見,不由得齊齊一驚:那,竟是伽藍帝都的大內總管黎縝!

“女帝駕到!”黎縝跳下馬來,對著軍隊大喝,“還不接駕?”

女帝?周圍的人一時回過神來,下意識地紛紛跟著下跪——這些人多半剛耳聞早上悅意公主登基繼位的事,心里雖有些忐忑不安,但一想起這個新繼位的女帝也是白帥的夫人,自然也是一件好事了,便順勢跪了下去。

在滿地跪著的人中,只有兩個人不曾屈膝。

白墨宸坐在馬上,冷冷地看著馬車里那個影影綽綽的女子身影,手指慢慢握緊,卻面無表情。而他身側的驍騎軍統領駿音看到他沒有屈膝,也便沒有開口,更沒有上前跪拜,只是緊握刀柄,為這忽然生變的局面擔心。

悅意女帝今早剛剛在帝都登基,為什么現在卻忽然來到了葉城?

搜索關注 印象周刊 公眾號,微信看書更方便!

 

發表評論

山东快乐扑克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