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說

第八章 別后相思空一水 · 4

滄月2018年08月09日Ctrl+D 收藏本站

關燈 直達底部

多年來,她一直對自己說,之所以留在白墨宸身邊,只是因為最初的契約,只是因為他買斷了她的人生,控制了她的家人——在這樣的一個不可抗拒的借口之下,她從未試圖從他身邊離開過。可是這一刻,當所有的借口都已經逝去的時候,如果她還要不顧一切地返回牢籠,返回他的身邊,那么,她將不得不第一次摘下面具,面對真正的自己。

是的,她是愛他的。

她所恐懼的,其實也就是這一點。

“下雨了,仙子請回艙里休息吧!”北戰聽到安心的驚呼,連忙從前面過來勸導。然而殷夜來沒有回答,眼神空洞地看著那一張信紙消失在波浪里,擦了擦嘴角的血跡,然后將匣子里的那些東西一件一件地收入懷里。

她的手指,最后握住了那銀色的纖細圓筒。

在手指握緊的那一瞬,她眼里掠過一絲凜然的冷芒,竟讓北戰這種身經百戰的軍人都退了一步——這個弱不勝衣的女人,眼里竟然能爆發出這樣可怕的氣息來!

她轉過頭來對他深深行了一禮,低聲道:“夜來想拜托足下一件事。”

北戰肅然回禮:“仙子請盡管吩咐。”

“請將軍好好照顧我的家人,平安地將他們帶到云隱山莊。”殷夜來的聲音平靜,一字一句地吩咐,“保護他們,不要讓他們再受到外來的任何傷害。”

北戰有些驚愕:“這也是白帥的命令,我們必然舍命維護。”

“是嗎?那就好……我再無牽掛。”殷夜來笑了笑,抬起手摘下了掛在船艙上方的鳥籠,將那只白鸚鵡放了出來,低聲道:“雪衣,去吧!”

那只鳥兒懵懂地跳出了籠子,在主人的手腕上站了片刻,不明白自己接下來該怎么辦。直到殷夜來將手臂往上一送,那只鸚鵡才知道主人的意圖,撲啦啦地借力飛起,展開雙翅,轉瞬消失在遼闊的青水上。

“天高海闊,能飛多高就飛多高吧!”

她低聲笑了起來。此刻,她的心境一片澄明。不再猶豫,不再畏懼,也不再退縮。無論是不是被安排或者計算了,她還是要回到他的身邊去,再次充當十年前的那個角色。哪怕前方是龍潭虎穴、刀山火海,也再不回頭。

因為這一次,是她自己心甘情愿的選擇。

落 luo霞xia小 xiao說 shuo

“心兒,康兒,你們要好好地聽娘的話。”她走回艙里,輕輕撫摸了一下那兩個孩子的頭頂,柔聲道,“姐姐要出去一趟,過幾天就回來。”

兩個孩子有些愕然,拉住她不放:“你要去哪里?”

“一個必須去的地方。”她微微笑了一笑,不再說什么,左手一按船舷,整個人便從船頭輕飄飄地掠起,如同流云般掠過蒼茫的青水,轉瞬消失在茫茫的蘆葦叢中。只留下北戰震驚萬分地站在船頭,看著那個如天外飛仙一般消失在江湖間的女子。

方才那一瞬,她顯露出的身手足以卓絕天下!

穆先生曾私下叮囑他,如果這個女人看了信之后無動于衷,那么,十二鐵衛就必須按照白帥原來的安排繼續送她北上。然而,如果她選擇了離開,那十二鐵衛也絕不能阻攔。這一切如有違逆白帥命令之處,所有責任由他承擔。

穆先生作為白帥的心腹智囊,心計深沉,所做的一切無不有原因。

可這個女子,到底是誰?

 

青水無聲流逝,穿越了整個東澤,從天闕山向西注入鏡湖。水面上那一張紙載沉載浮,墨汁和血淚一點點地洇開,終究漸漸沉沒。

 

夜來,當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我們已經永別。

此刻我準備孤身趕赴帝都,說服帝君放棄撤軍西海轉而發動內戰的意圖,卻不知道最終會得到什么樣的結局——他或許會殺我,或許不會。而我也必不會束手待斃。這一切只是一場賭博。

權謀的事情就不多說了,畢竟這些都和你無關。原諒我在最初和最后都欺騙了你,甚至連最后的告別都不曾和你當面說過,就這樣把你送上了離開的旅途。

如今你正在一邊的榻上因為藥力而沉睡,而我在燈下寫這封信——事實上,作為一個軍人,我或許是勇敢的,但一直以來,作為一個普通的男人,我知道自己是怯懦的。十年了,我始終無法向你清楚地說出自己的想法。

或者說,我并不知道你是否在乎我的想法。

而這樣看著你沉睡的面容,在寂靜的夜里寫信,卻能讓我更好地面對自己,更加簡單而直接地說出真正的想法,而不摻雜任何情緒因素。同時,也更徹底地作出決定。

夜來,我是愛你的。

或許你會為此感到驚訝,因為我們之間的關系很不尋常,不曾有好的開始,更難有可期待的結局。或許,你一直在猜疑為什么我昔年在計劃完成后沒有殺了你吧?

如果我說是因為我真的愛你,所以無法殺你,你一定不信。

可是,事實就是這樣。

我并不是一個寬厚仁慈的人,在這個世上活著的三十多年里,我從來只為自己而戰。直到我遇到你。從此你成了我的一切:伴侶、情人、妻子和妹妹——是的,妹妹。每一次我吻你額頭的時候,就會想起你之于我的另一種身份。

請你原諒我多年來一直對你隱瞞了實情。那個女人,你喚作‘母親’的女人,事實上不僅是你的繼母,安家弟妹倆的母親,同時也是我的母親——是那個數十年前因為家貧被人販子買走,從此下落不明的親生母親!

我曾經暗自查訪過她的下落,卻因為她被轉賣數次,終究無法查到。直到那一天,我跟隨你回家,看到你把那一袋買你性命的金銖放在她的床邊。那一瞬,我認出了那個蒼老的女人,也洞察了冥冥中一切的因果。

你不能想象那一瞬間我的震驚,我是用了極大的意志力,才克制住了自己,沒有當場和你們相認。因為那時候,我自己正處于一個極其危險的陰謀里,絕不能暴露任何事。

但從那個時候起,夜來,你對于我的意義便已經截然不同。

對于一個拼了命在保護自己母親的陌生少女,誰又能下得了殺手?你是為了救我的母親和弟妹才出賣了自己的整個人生。而這些,本來是應該作為長子的我來做的!可這些年來我都做了一些什么呢?

夜來……夜來,我無法再寫下去了。時間已經不多了。

這些年我小心翼翼地守護著你和家人,希望能夠平安地相守到死去。然而這只是奢望——我知道我們之間終須有一別,而這一刻就是現在。事實上,我應該更早就放你走,如果不是因為我的貪心和恐懼,你本來不該在這種齷齪的煙花地待那么久。

十二鐵衛是我最信任的屬下,他們會帶你去往最安全的地方,我已經作好了一切安排。能令你們一家人天涯團聚,從此平安——這是我最大的心愿。

請善待你我的母親和弟妹,但不要告訴他們我的存在。但愿他們只是一群普通人,過著我曾經擁有,如今卻再也回不去的平庸安然的生活。

夜來,好好地生活,好好地找一個人嫁了,遠離那些野心勃勃的名利追逐者和鉤心斗角的圈子。我和慕容雋這樣的人其實都并不合適你,而你,也不應該和我們中的任何一人在一起,你應該擁有和你相配的人生。

如果某一天你還能見到清歡,請向他轉達我的歉意:他曾經慎重地把你托付給我,可如今的我自身難保,已不能實現那個承諾。他留給你的財富,足夠你們一家人畢生之用,而我,卻更希望你能重新握起這把光劍,回到十年前那個斷點上,把本來該屬于你的人生延續下去——

你本來就不應成為殷夜來,而該成為空桑的女劍圣安堇然。

再見了。

 

當女子握劍從船頭一躍而下,掠過蒼茫水面向著葉城方向疾奔時,遠處的蘆葦蕩里有人發出了一聲如釋重負的嘆息。穆先生隱身在長長的枯草里,望著殷夜來頭也不回地奔向南方,眼里露出了雪亮的光芒。

果然,一切都如自己的計劃。

她畢竟還是不能無動于衷——只是一封薄薄的信,就讓重獲自由的女人心甘情愿地離開闊別多年的家人,不惜一切反身回到龍潭虎穴,為那個男人赴湯蹈火。這些女人,無論有著怎樣的美貌和身手,畢竟都是太容易為感情沖昏頭啊……

穆先生揮了揮手,伏在青水兩岸的人迅速撤退,追隨殷夜來的方向而去。

在雙方對壘,局面勢均力敵、錯綜復雜時,他們這一方需要走一步險棋。而殷夜來至今秘而不宣的身份和猝不及防的出現,或許會傾覆整個微妙搖晃的天平。深宮險惡,諸方博弈,忽然出現在棋盤上的她,將會成為一顆誰都料想不到的“變子”。

既然白帥不愿攜劍入宮,那么,自己必須設法給他遞上一把利劍!

這種手段當然見不得光,或許還會冒著擅自做主被斬首的危險。然而這個世界上,有光就有影,成就霸業,哪里能只靠一些光明正大的手段呢?而且,為了讓白帥君臨天下,成為云荒之主,這些小小的犧牲全都是微不足道的。

穆先生看著殷夜來遠去的背影,忍不住又嘆了一口氣。

“怎么,先生似乎有些難過?”旁邊有人說了一句,蘆葦簌簌分開,一只快艇撐了出來,舟上是一個年輕人,“您不是一向不喜歡這個女人嗎?”

“不,你錯了,“穆先生搖了搖頭,眼里掠過冷光,淡淡道,“不能說我對她懷有任何私人的憎惡。不過我希望白帥能成為一個無懈可擊、沒有弱點的霸主。而只有把她除去,白帥才能成為真正的強者!”

“說到底,先生還是覺得這個女人是個禍害。不過駿音統領也不喜歡她。”那個在蘆葦蕩中駕舟接應的年輕人笑了一聲,“我們都覺得這個女人太麻煩了,身處青樓卻不知道謹慎行事,如果換了是統領,早就把這樣愛惹是生非的女人給踹了。”

統領十萬驍騎軍的駿音將軍是青族人,出身高貴,性格倜儻風流,灑脫不羈,是和沉默寡言的白帥完全相反的一類人。昔年在西海上兩人曾并肩和冰夷作戰,結成了刎頸之交。后來駿音調回大陸執掌驍騎軍,白墨宸則繼續留在了西海前線。兩人雖然從此分道揚鑣,但駿音依舊對白帥推崇備至。

搜索關注 印象周刊 公眾號,微信看書更方便!

 

發表評論

山东快乐扑克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