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說

第七章 涸轍之鮒 · 6

滄月2018年08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

關燈 直達底部

當楓夫人靜悄悄地退出去后,梅軒里爛醉的人忽然間動了一動,抬起了頭。黑夜里,年輕城主的雙眼亮如星辰,閃著令人畏懼的寒光,毫無醉意。

“啪,啪,啪。”他抬起了手,輕輕擊掌三下。三下之后,梅軒窗外出現了一個人影,對著他深深一鞠躬:“公子,冰族的使者已經到了。”

“請。”慕容雋一抬手。

只聽微微一陣風聲,身側忽然多了一個人——那是一個戎裝的軍人,右頰有一道刀疤,有著冷冷的灰藍色眼睛,是冰族軍隊里常見的那種冷硬如刀的表情。那個人鞠了一躬:“在下是滄流少將牧原。巫朗大人讓在下親手把這封密函交給公子,并轉告公子,您所提出的所有要求,在密函中均已得到回復。”

那一封信是用特殊的紙張制成,封口上加蓋著元老院的火漆,上面是象征著冰族最高權力破軍星的徽章,在暗夜里熠熠生輝。

他撕開了封口,從里面拿出薄薄一張紙,用袖口上的夜明珠光芒照了一照。

那是一張金邊鑲嵌的絲絹地圖,上面用朱筆畫了一個圈和一條線。圈里,是未來劃給中州人的土地,而那一條線,是專辟的供中州人移民和商貿用的航道和商道。朱筆將這一切一一標出,并加蓋了元老院的朱印。

滄流帝國元老院呈鎮國公臺鑒:

經諸元老聯席商議,滄流慎重承諾:從復國之日起,帝國將對中州人一視同仁。即刻廢除十二律,開放慕士塔格至天闕一線的驛站,通商道航道,建自由港與自治領。封爾為王,世襲罔替。免卿九死,子孫三死——立此為證,若有違者,破軍辟之。

滄流帝國·元老院,首座巫咸攜十巫謹立。

滄流歷九百六十二年十月十六日

誓約的下面,是十個用鮮血畫成的符咒。他認得那是血咒里的誓咒,對立約人具有絕對的約束力,違背所立的誓言必然會遭到反噬。

那一瞬,慕容雋閉了一下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氣。血開始在軀體里燃燒著,煎熬著他的神志和理性。慕容雋竭力控制自己的情緒,然而手還是有一絲微微的顫抖。當握住這一份沉重的承諾時,一個聲音在他內心的最深處響起來——

“堇然,總有一天,我要讓中州人挺直腰板,在云荒的青空之下自由自在地生活!”

清澈響亮的少年的聲音,縈繞在耳畔——那是多少年前的自己,指著伽藍白塔,對身側少女許下的諾言?十年?還是更久?在他有生之年,這個誓約能實現嗎?

如果他能扳倒白墨宸,那么,就能從權貴手里奪回她。

如果他能實現昔年的諾言,那么,她的心,也會回到他身邊吧?

如果是這樣,那么,賭上性命,甚至賭上天下,又有什么可以畏懼的!

一個扭轉了云荒局面的重大決定,在一瞬間作出。

“轉告巫朗,說我答應他!”他霍然轉過頭,一字一句地許諾,“我將助你們除去白墨宸,滅亡空桑,奪回這個天下!”

“多謝公子。”那個軍人深深一鞠躬,“只是口說無憑,在下需要一個回執。”

“回執?”慕容雋有些愕然。

“是的,”牧原的表情冷酷而平靜,“我們帶來了兩百石黃金和朱印誓約,而公子給我們滄流的卻只是一句話,是否有些不公平呢?”

慕容雋有些不悅,拂袖站起:“那你們想要什么樣的回執?”

“只要公子一滴血。”牧原深深一鞠躬,從懷里拿出了一個東西,雙手遞了上來——那是一個奇異的水晶球,里面旋舞著一種奇特的光,似乎是一道道有生命的物體,在里面聚了又散開,然而仔細看去,卻不過是一種奇怪的淡淡灰塵般的東西。

“這是什么?”慕容雋下意識地覺得某種不祥,倒退了一步。

“這是言靈之珠。”牧原靜靜道。

“言靈?”

“是的。這是巫咸大人給予的指示,也是元老院開出的對價條件。”滄流的少將道,“當我們付出了公子要求的一切后,也需要公子對我們作出一個有約束力的承諾——在下斗膽要求公子將一滴血注入這個言靈之珠,并對著它許下諾言。”

“一滴血?”慕容雋默不作聲地吸了一口氣,看著那顆詭異的水晶球,沉默了許久,才笑了一笑:“這是一個咒術嗎?如果我將來沒有守住誓約,后果會如何?”

牧原抬起頭,冰藍色的眼里沒有表情,淡淡回答:“如果一年后公子沒有實現諾言,那么,言靈的咒術會立刻反噬,您的魂魄將會被吸入其中,永遠不得解脫。”

“……”慕容雋長久地沉默,手指慢慢握緊。

水晶球里游走著一道道光,痛苦地掙扎,是否都是昔年未曾完成誓約的靈魂?

“販賣天下,本來就是博命的買賣,”牧原淡淡地笑,將那顆水晶球收了起來,“沒想到公子雄才大略,到了這一步反而膽怯了。”

“啪!”在他轉身之前,一只手忽地伸過來,按住了那顆言靈之珠。

慕容雋的眼神深而冷,左手按住了那顆水晶球,右手緩緩舉起,在齒間咬破。他將手懸在言靈上,一滴鮮血從指尖沁出,凝聚成形,在暗夜里閃著幽幽的光。

“我,葉城城主,鎮國公慕容雋在此立誓:將助滄流除去白墨宸,滅亡空桑!一年后,當與十巫會師于伽藍帝都白塔之上!若有違反,甘心受言靈反噬,魂飛魄散!”

 

暗夜里發生的一切,宛如晨露般消失無痕,無人知曉。

第二天清晨,當裕興錢莊的大掌柜親自上門追討欠款時,鎮國公府的大總管楓夫人推托不掉,迫不得已地帶著對方來到后院,憂心忡忡地用鑰匙打開空蕩蕩的府庫。那一瞬,她怔在了原地,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一夜之間,整個府庫居然就被從天而降的黃金填滿了!

那些沒有任何印記的金磚,每一塊長一尺,寬三寸,高一寸,重量是二十斤,一塊塊壘得整整齊齊,從地上直堆到了大梁下面。在早晨第一縷朝陽射入的時候,折射出燦爛的金光,映照得整個府庫仿佛幻境。

楓夫人握著賬本,虛脫般地坐在了府庫門檻上,望著這夢幻般的景象——不可思議!公子居然真的有這樣的本事,在一夜之間就聚集了如此驚人的財富?!

她強撐起身子,叫來了賬房里的人,在府庫里揮汗如雨地對賬和點數。經過一天的工作,終于將府庫里的黃金點清——居然整整有一百石之多,不但足夠還清慕容氏在外欠下的債務,甚至還有留下來過年的余錢!

“楓姨,早就和你說過了吧?”當她感慨萬分時,身后忽然傳來熟悉的聲音,“別發愁……當你一覺醒來,什么問題都解決了!”

慕容雋負手而來,微笑著看著黃金屋,宛如神祇。

“公子,你……你是怎么做到的?”楓夫人不敢相信地看著他。城主從小就是個智慧過人的孩子,執掌家業后也帶著鎮國公府闖過了很多次難關,然而這一次的事情卻實在是太玄妙了一些,反而令她有些憂心忡忡。

這世間,除了做夢外,哪里會出現這樣的好事?

“噓,這可是個大秘密,想知道嗎?”慕容雋豎起了一根手指頭,壓低聲音對她道,“楓姨,我只告訴你一個人……過來。”

然而,當她忐忑不安地把頭湊過去時,卻聽到他在耳邊低低說——

“因為,我會點石成金的法術呀!”

“什么?”她愕然抬頭,卻聽到公子哈哈大笑起來,轉身揚長而去。楓夫人一怔,剛要追上去問,卻看到府里幾位得力干將圍了上來,低聲向城主稟告著什么。她知道那是婦道人家所不應該知道的秘密,于是便自覺地立住了腳。

一行人一邊低語一邊加快了腳步,旋即就離開了府庫。

朝陽是溫暖的,黃金也是溫暖的,然而不知道為何,在這樣金碧輝煌的光芒里,那個離去的背影卻是如此孤獨,仿佛離她越來越遙遠。

公子的心里,到底藏著怎樣一個世界呢?

“楓……楓姨……”她正忙得團團轉,忽然間一只手伸到了她面前,帶著撲鼻的酒氣。

“大公子?”她吃驚地回過身,看到了多日未見的人。

鎮國公府的長公子慕容逸不知道從哪個地方鬼混回來,衣衫上濕漉漉的東一塊西一塊酒漬,手里還扯著一塊女人的紅抹胸,腳下打著飄,醉醺醺地來到堂前,伸手過來:“沒……沒錢了!再給……給一些吧……”

楓夫人皺起了眉頭,看著眼前的這個人。

其實,前任鎮國公的長子慕容逸長得比弟弟更加俊秀,長身玉立,劍眉星目,本來是云荒出名的美男子,如今不過二十九歲,但長年放蕩的酒色生活卻過早地摧毀了他的健康,不僅臉帶病色,連說話都含糊不清了,十足一個酒鬼和色鬼。

 

發表評論

山东快乐扑克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