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說

第三章 虹上舞 · 4

滄月2018年08月03日Ctrl+D 收藏本站

關燈 直達底部

在對方一劍破空而來時,她足尖一點檀香板,便從浪尖一躍而起,手里匹練般地流瀉出兩道白光,一剛一柔,舒卷而來,分擊左右。哧的一聲輕響,水袖卷上了劍鋒,卻沒有斷裂。劍氣和劍氣之間激發出凌厲的哧哧聲,轟然而來的海浪在他們眼前被切開!

這是他們第一次正面的交鋒,那一瞬,鮫人眼里露出了震驚。

幾百年來,還是第一次遇到如此厲害的獵物!

眼前的女子宛如飛燕般在浪上回翔,衣袂翻飛,水袖獵獵舞動。電光火石之間,她一口氣接下了他三劍,水袖舒卷之間,用的全是最精妙的劍法,縱橫凌厲,全無破綻!

瞬間便是十招過去,兩人居然不分上下。

鮫人嘆了口氣,眼里露出一絲惋惜。大潮在身邊回旋,隱約可以聽到岸上人群的驚呼和周圍船艦靠近的聲音,他知道時間已經不多。

那一瞬,他眼里忽然掠過冷芒,忽地低喝一聲,手里長劍脫手飛出,直刺殷夜來的心口!他手指隨之點出,結了一個咒術,手指點到之處,周圍的海水忽然間都起了呼應,卷起了巨大的水龍,仿佛巨大的海獸直撲而來!

驚濤駭浪里,黑色的辟天劍穿梭如電,勢不可當。

那是兼具劍術和幻術的一擊。

殷夜來微微變了臉色,兩道水袖瞬間掠回,左右卷向了黑劍。水袖灌注了真氣,抖得筆直,在如此大的風浪里居然剛硬如鐵線白描,只聽哧哧兩聲輕響,水袖從兩側卷住了黑劍,將那把劍在刺近身側一丈時生生勒住,一壓,甩入了大海。

然而就在同一時刻,只見那個鮫人站在波濤之上,手指平平一劃,剎那間,回旋在兩人身周的巨大海浪忽地向中心迅速合攏!仿佛是巨大水墻從四面合圍,以殷夜來為中心急速收縮,握成一拳。水墻迫近,波濤呼嘯,隱約發出妖異的聲音。

這是銅墻鐵壁一樣的水陣,一旦合攏,她的臟腑便會被生生震裂!

眼看海水即將在頭頂合攏,殷夜來點足掠起,身在半空,手心扣著水袖端頭掉落的數枚金鈴,指尖連彈,連續擊向了追來的鮫人。她的動作是如此迅捷,以致十二枚金鈴居然只發出了一聲連綿的長響。

打完十二枚金鈴只不過用了短短一個彈指的時間,那個鮫人被阻了一阻,沒有來得及逼近她身側。然而,就在她幾乎要從水墻里突圍而出時,出乎意料地,右肋忽然一痛!

不可能……這一劍,是從哪里來的?

眼前只有一個敵人,怎么會有第三方對自己發動突襲!

殷夜來不可思議地低下頭,看到了刺入身體的那一把黑色長劍——那把片刻前已經被她打入海底的辟天,竟仿佛活了一樣自行飛了起來,突如其來地刺穿了她的身體!這把劍,竟然會自動飛來,協助主人!

這……是幻術,還是妖邪?

就在震驚的一瞬間,四面的海水轟然合圍,仿佛鋼鐵的墻壁壓了下來!轟鳴的水墻帶著千鈞之力合擊而來,拍擊上她單薄的身體。殷夜來發出了一聲低低的喊聲,一口鮮血吐出,再也無法支持,整個人輕飄飄地從浪尖上落下。

眼見得手,那個鮫人踏浪而前,想要把她從水里撈起。

然而就在那一瞬間,一道白光宛如細細的閃電割裂了水汽!那把刺穿殷夜來的劍仿佛有靈性一樣地自動躍起,凌空一個轉身,想要截住那一擊,然而,這一次卻是來不及。只聽一聲低呼,鮫人身體一震,抬手捂住了左胸。

那一刀從他左側胸口刺入,迅速洞穿了他的身體!

那是她平日用來修指甲的銀刀。傷口很小,血流得也不多,然而,鮫人臉色轉瞬慘白。這一刀蘊涵著極其凌厲的劍氣,居然洞穿了他貼身穿的黃金甲,而且在穿過他身體的那一瞬,將氣勁全數釋放在血肉之軀內,瞬間撕裂他的五臟六腑。

那個鮫人身體一顫,猛然吐出了一大口血,那把黑色的辟天劍靈活地一個轉彎,迅速飛回到了手里,他拄劍而立,堪堪站穩。

“哈……”仿佛全身的力量都在那最后一擊里消失,殷夜來的身體重新從水面沉下,眼睛里帶著冷冷的笑意。

那個鮫人捂著傷口,不等她完全沉沒,便遙遙地伸出了手,一托一握——剎那風起浪涌,仿佛有無形的手托著,昏迷的殷夜來從海水里緩緩升起,向著他的掌心移去。那個鮫人一手攫取了殷夜來的軀體,另一只手便扯裂了她背后的舞衣。

哧的一聲,舞衣上釘著的流光玉紛紛落在海濤里,華美衣袍下,露出了蒼白的身體。然而,在她的背后,接近第三節脊椎的地方,赫然有著一顆殷紅的痣!

關注一下 印象周刊 公眾號 和我們保持聯系!·

那個鮫人輕輕將手指按在她背后的肌膚上,那一瞬,奇跡出現了:那顆血痣,竟然如同活了一樣地往上移動了一寸,逃避著手指的觸摸!

他低低嘆了口氣,“第六個。”

他垂下眼,默默祈禱了一句,重新張開了右手,手心金光大盛,右手五指聚起,尖銳如錐,竟然直接刺向了對方的后背,似要活生生將心臟挖出!

“砰!”就在這一刻,一聲巨響,水壁破裂。有什么呼嘯而來,劍氣大盛,竟然直逼眉睫!那是力量驚人的一劍,已經身受重傷的他不得不先放開了殷夜來,全力抵擋。

砰的一聲,雙劍交擊,光芒大盛。

“給我住手!”那個闖入者發出了一聲大喊:“他娘的!龍,給我住手!”

鮫人霍地抬頭,脫口而出:“麒麟?”方才即便是生死相搏,他臉上的神色也一直沉靜如水,然而此刻卻有掩飾不住的震驚。

大浪散去,蒙蒙的水汽里露出一個肥胖的人影。

那個人如秤砣一樣沉沉地壓在薄薄的木板上,居然沒有沉下去。那個胖子一手橫抱著垂死的女子,另一只手平平抬起,掌心里浮凸出一個一模一樣的金色轉輪——那個奇異的金輪,居然活了一樣在那肥厚的手心里緩緩旋轉!

“果然是你。” 被稱為“龍”的鮫人挫敗地吐出了一口氣。是的,來的人正是當今空桑的劍圣清歡——他此刻最不愿意看到的人。

這個不速之客從他手里奪走了殷夜來,正和自己冷冷對視,目光里有恍然也有震驚,更多的是凌厲的敵意和殺氣!那一瞬,那個肥胖的人眼神如劍,將平日的市儈氣和銅臭味一掃而光,竟如同一只狠厲非常的猛虎。

“原來你力勸我離開葉城,卻是為了這個?”清歡冷笑了一聲,滿臉的肉都緊繃了,牙關緊咬,兩腮上的肌肉一條條鼓出來,“龍,我把你當自己人,要錢給錢,要東西給東西!你這該死的家伙,卻要殺我妹子?”

在組織里代號為“龍”的溯光沉默了一下,沒有否認。

“可恨啊可恨!”空桑劍圣咆哮如雷,“怎么說我們也是同一個組織里的人吧?居然要背著我做出這種事來!如果不是我湊巧趕回來,你就要在這里把她掏心挖肺了是不是?”

溯光只是抬起手,指向了女子赤·裸的后背:“你自己看。”

清歡怔了一下,下意識地低下頭看了一眼,然后仿佛燙傷一樣跳了起來——在殷夜來潔白的背上,那顆殷紅如血的痣赫然在目。不過,和片刻前的位置已經不同,這顆痣,居然已經自己移動到了第二節脊椎的位置上!

“魔之血,分身的印記。”溯光低聲嘆息,“你應該認得出。”

“怎……怎么可能?”清歡不敢相信地看著那一顆痣。他才抬起手,試探地觸碰了一下,那一瞬,那顆紅痣又重新動了起來,往上游走了一分!

那一瞬,仿佛看到了某種無法辯駁的證據,清歡的臉色灰敗。

“麒麟,聽著,你的同門師妹,正是這一輪出現的七位分身之一!”溯光的聲音低沉,“當得知你們之間以兄妹相稱后,我便和鳳凰商議,決定盡快調開你——命輪組織里只有六位成員,大家各自肩負重任,絕不能因為內訌而有所損失。”

清歡的喉結動了一下,想說什么卻沒有說。

“所以,我催促你離開葉城去狷之原,”溯光說到這里,苦笑了一聲,捂住了胸口那個貫穿身體的傷,“可惜,我沒有料到她的劍術如此驚人,甚至還在你之上。為了制伏她,我費了很大的力氣。”

清歡的眼睛忽然亮了一下,脫口道:“你受傷了?”

然而,不等同伴反應過來這問話是出于關心還是什么,清歡往水里啐了一口,指節捏得咔嚓響,大聲道:“好極好極!他娘的,我妹子不愧是劍圣一門百年一見的天才——既然她先把你傷了,這樣一來,我就不愁干不過你了!”

“麒麟!”溯光大吃一驚,“你難道真的要為了她背叛組織,和我動手?”

“廢話!”清歡往后退了一步,陷在肥胖臉上的一對細小眼睛里射出鋒利的冷光,“換了是你,如果這天殺的狗屎運落到自己頭上,難道會把自己妹子老婆爹娘拱手相讓,任由別人掏她的心,挖她的肺?!”

“我會。”溯光冷冷回答,湛碧色的眼里掠過一抹冷光。

清歡悚然一驚,忽然想起了隱約聽過的那些往昔,沉默下去。

“一百二十年前,我殺了紫煙,以確保在那一輪中破軍不會蘇醒。一百二十年后,希望你也能做到。”溯光的語氣低沉而肅殺,頓了一頓,又道,“麒麟,我知道這樣不容易,但我們必須那么做——”

清歡默不作聲地聽著,牙關緊咬,腮邊兩條肌肉鼓凸出來,一張臉顯得有些猙獰。

“閉嘴!那是你!我才不干!”他忽地笑了一笑,冷嘲道,“鮫人的血,是冷的!”

這樣的話宛如刺入心口的刀,溯光臉色微微一白,眼眸里閃過一絲復雜的神色。他還想說什么,然而滔天風浪里已經隱約聽得到舟船上的吆喝聲,是那些岸上的人逐漸搜尋到了這邊,想要打撈落水者。清歡側耳把方位聽得清楚,忽然大喝了一聲,雙手一送,將手里橫抱著的殷夜來憑空拋起數丈,從水墻上方拋了出去!

“麒麟!”溯光急沖而上,想要截住他。

“要動我妹子,先問過老子手里這把劍!”清歡手里的金丸拋起,在浪里割出一道金光,斬斷了龍的去路,不顧一切地大喝,“龍,老子今天和你拼了!”

搜索關注 印象周刊 公眾號,微信看書更方便!

 

發表評論

山东快乐扑克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