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說

第八章 冰封金座 · 1

滄月2018年08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

關燈 直達底部

趁著那個鮫人忙于處理尸體時,琉璃發現了此地的蹊蹺,忍不住獨自繞到了山后。一路敲擊著山壁,側耳聽著聲音,越走越高,一種強烈的好奇心推動著她,令她將方才九死一生的經歷忘到了腦后。

這座山,似乎是中空的!

敲擊上去時能聽到里面的回聲,暗示著內部有巨大的空腔,絕不止方才看到的那一個密室那么簡單。而且,山上似乎有著人工開鑿過的跡象:厚厚沙層覆蓋之下的山壁光滑如鏡,有時候還能發現巨大的縫隙,似乎兩片石壁被細心而整齊地拼接過。

爬到了山頂,她才發現這座山的形狀是如此奇怪:中間尖聳陡峭,絕壁直下數十丈后,兩側陡然又出現緩坡臺地,延展開來,仿佛一只蟄伏的巨鳥伸開了兩翼。而且,山腹里還旋繞著一道詭異的死亡之光。這一切的描述,居然和她在故鄉神廟的壁畫上看到的那座“死亡之山”一模一樣!

想到了這一點后,她發出了又驚又喜的低低呼聲。

“記住,到了云荒后,有兩個地方你是不能去的:一個是鏡湖底下的無色城,另一個就是海天間的死亡之山。在那兩個地方,連古玉的力量都無法保護到你。”

四年前離開故鄉時,姑姑曾經這樣叮囑。

然而,多年前的警告又怎能阻攔得住她勃發的好奇。

這是一座什么樣的山?

為什么會孤獨地佇立在這一片人跡罕見的荒原里?

為什么在所有空桑人繪制的云荒地圖上,都看不到它存在的標記?

為什么連幾乎無所不能的姑姑,都嚴厲警告她要遠離這個地方?難道此處的力量是如此強大,令云夢之城的城主都有所顧忌嗎?

山頂非常陡峭,只有一條不足三尺寬的脊,幾乎無法立足。琉璃滿懷疑問地爬上去看了一眼,目光一瞥,忽地發現有什么東西在黃沙里閃著金色的光芒。

發現寶物了!琉璃驚喜交加地撲了過去,卻發現那不是什么寶物,而是一小塊藏在沙下的平臺,質地如玉石一般溫潤,上面隱約散發出淡淡的金光,在暗夜里宛如寶石。

這是什么?難道沙子下面有寶藏?

她本能地走過去,將手按上了那個金色的輪盤。那種奇特的金光穿過了她的手背,水一樣地淹沒過來,令伸入其中的手仿佛忽地消失不見。

她沒有收回手,反而閉上眼睛細心摸索著。

“輪子?”琉璃摸索出了石頭上雕刻的形狀,喃喃,下意識地試圖去扭開它。忽然覺得手臂一沉,似乎沙子下有什么東西驀地轉開了。她喜出望外,然而轉了整整一圈,還是什么事都沒有發生。

奇怪……難道錯了嗎?她驚疑不定,想把手從金光里拿出來。然而那水一樣的光芒里似乎有著奇特的潛流,將她探入的雙手吸住。琉璃變了臉色,用盡全力試圖抽出手,然而那股吸力越來越強烈,幾乎把她整個人都拉了過去。

手底下的那個輪盤還在繼續轉動,仿佛活了一般。

“啊?!”她驚呼了一聲,腳下簌簌一動,整個命輪瞬間轉開,不等她站起來,山脊忽然居中裂開,她尖叫著一腳踏空,直接摔了下去!

 

她果然沒有猜錯,這座山,的確是中空的!

當琉璃印證了自己這一猜想的時候,身體已經在半空中。她在下墜時本能地試圖伸手去抓住什么東西,然而觸手處光滑如鏡,根本無法留手。

這一次的失重持續了很長時間,四周什么都抓不到,只能一直在黑暗中下跌,下跌……仿佛永遠沒有盡頭。那一瞬她甚至有個幻覺,覺得自己將永遠處于這樣奇特的失重里。

當她以為自己會摔死時,眼前卻出現了光。

琉璃一喜,還沒想好怎么辦,雙腳卻踏上了實地。奇特的是,從那么高的地方落下,落地的一瞬她居然安然無恙,仿佛有輕柔的氣流瞬間升起,托住了她的身體。

等到眼睛適應了周圍的光線,她才發現自己落到了一個陌生的洞穴里,四周浮動著奇怪的淡淡光芒,晶瑩柔亮,完全不同于方才那個煉爐里的陰森。那些光她看得很清楚,一望便知是寶光,暗示著這里蘊藏著珍寶。

琉璃又驚又喜,一時間竟忘了自身的處境,只想過去看一個究竟。然而剛剛站起,腳下踩到了什么,一滑,她便跌了一個嘴啃泥。

“到底是什么啊?”她嘀咕著,伸手撐住地面,費力地站起。手心硌到了什么東西,一摸卻是一粒滾圓的珠子,腳尖一踢,黑暗里到處都是滾動的聲音,似乎有無數珠子簌簌而動,珠光隨之明滅不定。

落*霞*小*說ww w_l uo x ia_c o m _

“天哪!”等眼睛習慣了稍暗的光線,她忍不住叫了起來。

在這個洞里的地面上,居然滿滿地鋪了一層明珠!

她不可思議地站了起來,小心地不讓自己再度摔倒。散落到地上的明珠密集到令人無處下腳,她只有用腳尖掃開一部分,清理出一塊可以立足的空地來。

無數的圓潤明珠在黑夜里滾動,仿佛璀璨的星辰一樣聚散,發出柔亮的光芒。

珠光還是太暗,琉璃站起身,從懷里拿出一個火折子點上,晃了一晃,抬頭四顧,便不由得看得呆住了——這個洞窟,比方才看到的那個更加空曠龐大。然而這樣大的地方,地上卻密密鋪滿了一層明珠!

她俯下身,小心翼翼地拈起了一顆,在火光下細細查看:珠子上流動著一種奇特的淡藍色光芒,她認得這珠子不是一般海里采來的蚌珠,而是由鮫人之淚凝成的鮫珠,每顆都價值不菲。

“奇怪,這到底是哪里?”她喃喃。卡洛蒙家族雖然富可敵國,可她也從沒有看到過這樣奢華的景象——居然有人用明珠來鋪地!她從靴子里拔出匕首,一步一步上前,嘀咕:“真見鬼,該不會是直通到海國那邊去了吧?”

然而抱怨歸抱怨,無限的好奇還是推著她往前繼續走去。這個空間似乎有無窮大,比下面那個煉爐大出了不知道多少倍。琉璃握著匕首,小心翼翼地走了很長一段路,眼前還是沒有看到盡頭。

四周一片寂靜,珠光浮動,照得一切朦朧綽約宛如虛幻。

在她繼續往前走的時候,忽然不知道從哪里吹來一陣風,手上的火折子無聲無息地熄滅了。那陣風非常陰寒,令下過很多次墓地的盜寶者都不寒而栗。她試圖晃動手腕重新點燃火折子,卻是徒勞無功,無論怎么樣,火光始終無法重新點燃,仿佛有一只無形的手一直在壓滅火苗一樣。

幸虧眼前的珍珠越來越密,光芒也稍微亮了一些。在那些珠光的盡頭,有什么東西在閃爍,一閃即逝,仿佛有人在黑暗里反復地打著火石。

奇詭的是,還是沒有聲音。

琉璃情不自禁地頓住了腳步,看著那一道反復明滅的光。不知道為什么,她心里陡然有一個極其不好的預感,仿佛知道在黑暗盡頭的東西非常不祥。手心的神器魂引也在激烈地跳動,金色的指針直直指向那一道奇特的在明滅的光。

那個光里……到底有什么?

琉璃詫異地站住了腳步,第一次感到心里有猶豫。與此同時,她聽到一聲輕微地抽泣,然后是簌簌的輕響,似乎有什么東西在黑暗里掉落下來。

“誰?”她吃了一驚,脫口,“誰在那里?”

沒有人回答她,琉璃一時僵在那里不敢亂動。黑暗里,忽然聽到一聲清晰的嗒嗒聲,由遠及近,仿佛有人用單腳跳著輕快地走了過來。她毛骨悚然,扔掉了火折子,迅速將手按在了腰間的武器上,全神貫注地警惕著。

黑暗里,有什么東西要過來了嗎?

她目不轉睛地盯著,全身上下都繃緊了。然而,在明滅浮動的珠光里,她只看到一顆珠子不知從何處而來,一跳一跳,最后停在了她的腳邊,滾了一滾,就此不動。

它是如此溫潤聽話,仿佛一個單腳跳躍而來的小小精靈。

這樣的情形實在詭異,琉璃倒抽了一口冷氣,握緊匕首,朝著珠子滾來的方向前進,一路警惕。懷里的魂引在劇烈地跳動,咔嗒咔嗒,指針拼命地指向深處。黑暗里,似乎能隱約聽到一個女子的哭泣聲,若有若無。

落足處,那些珠子四處滾散,仿佛有靈性似的給她讓出一條路!這種景象讓琉璃更加吃驚,一路走,一路暗中彈了彈袖中金鱗的腦袋,提醒這條小蛇打起精神來。上面的那個鮫人只怕不肯多管閑事下來救自己,所以她只能自求多福了。

然而小心翼翼地一路走來,卻什么都沒有發生。

沒有陷阱,沒有機關,沒有僵尸也沒有棺材……只有密密鋪滿一地的明珠。

周圍悲傷的氣息越來越濃,卻沒有邪氣。琉璃甚至開始有點懷疑起自己的判斷來。這里到底是不是傳說中破軍的墓?空桑女劍圣應該是在這里封印了那個冰族的魔吧?可是,又是哪里來的那么多鮫人淚凝成的珠子?這里又不是南海水底!

當她這么想的時候,耳邊忽然傳來了一聲幽幽的嘆息。

那聲嘆息太過于清晰和靠近,幾乎是近在耳畔,嚇得她渾身一個激靈,頓時出了一身冷汗。同時腳尖踢到了什么,身子一傾,幾乎跌倒。

“啊!”她失聲驚呼了,卻發現在黑暗里走了那么久后,前面不知何時出現了臺階。

珠光搖曳,映照著金色的臺階,一級一級。琉璃在臺階下站住身抬頭望去,發現臺階的頂端卻是黑沉沉一片,不知道到底有多少級,也不知道通往何處。然而,那一道道反復明滅的光,卻正是從那里發出的。

到底要不要上去看看?她猶豫了片刻。

就在遲疑之間,寂靜之中,忽然又傳來輕輕的一聲響,嗒的一聲,一顆珠子從臺階上滾落,跳到了她的腳邊,發出柔亮的光澤。黑暗里,又傳來了女子隱約的哭泣聲,忽遠忽近。

“誰怕?”琉璃一跺腳,罵了一聲,“女鬼姑奶奶在古墓里可見得多了——”

再不猶豫,她握著匕首,一路沿著臺階前行。是的,既然費了這么多心血才闖到這里,又怎能止步在咫尺?就算明知前方是死境,她也要闖過去看一看!

憑著一股烈氣,她急闖前行。然而不出三十步,卻重重地撞上了什么東西。

“呀!”黑暗里,有兩個聲音同時叫了一聲。

搜索關注 印象周刊 公眾號,微信看書更方便!

 

發表評論

山东快乐扑克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