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說

第九卷 同歸 第2章

尾魚2018年07月13日Ctrl+D 收藏本站

關燈 直達底部

特護病房確實是沒必要了,反正,再怎么“特護”,秦放的情況也不會好起來,同樣的,也不會更糟。

秦放被接回了家,顏福瑞順理成章地留下來“照顧”他,其實,也談不上照顧,秦放或許是有史以來最輕省的病人了,不用吃也不用喝,唯一的存在感就是若有若無的那一口氣。

司藤小姐說了,妖力只能在妖之間流轉,所以她拿了沈銀燈的妖力之后,只能讓渡給白英,她的妖力不能給秦放,但是白英的妖力卻可以。

道理很簡單,不用解釋顏福瑞也明白:秦放是白英的后代啊。

秦放的骨頭是碎了,臟器也受損嚴重,但是沒關系,一旦妖力入體,逢山開路,遇水搭橋,該黏合的黏合,該填補的填補。

如此一想,妖力也真是個萬用劑,勝過醫學上一切的靈丹妙藥。

客廳的電話響了,是門衛打來的,語氣頗為警惕:“有兩個道士,是你們家的訪客嗎?”

顏福瑞嗯了一聲,揣上門卡出去接,臨出門時,猶豫著要不要跟司藤說一聲:透過書房半開的門,司藤小姐看書看的正入神……算了,接來了再說也是一樣的。

快走到大門口時,終于看見了那兩個熟人,蒼鴻觀主和王乾坤。

蒼鴻觀主似乎更蒼老些了,畢竟年歲擺在哪里,舟車勞頓的頗耗精神,王乾坤則很是憤憤不平,橫豎他跟顏福瑞也熟,說話也不用忌諱:“就知道妖怪說話是不講信用的,說好的以后藤殺都不會發作,現在又拿藤殺來威脅人!”

顏福瑞下意識頂了句:“那我們也不想的啊!”

王乾坤看鬼一樣看他:“我們?顏福瑞,你跟誰是我們?你還有沒有立場了?你可是丘山道長的徒弟!”

顏福瑞悻悻的:所以他這輩子最討厭文化人了,仗著肚里有二兩墨水就來抓他語病,還升格到立場了!

蒼鴻觀主示意王乾坤收斂些,不過到底是不放心,還是想先從顏福瑞這里套些話:“顏道長,司藤小姐忽然叫我們來,是不是又要對道門不利啊?”

顏福瑞悶悶回了句:“見到了就知道了。”

秦放的書房很大,書桌也氣派,主人家往書桌后頭一坐,頗給人以壓迫感,訪客的坐席就頗為局促,縮手縮腳,一不留神還以為是受審的。

蒼鴻觀主和王乾坤就在訪客的坐席坐下,間或不安地抬眼打量司藤,和上次見面相比,這個司藤似乎更陰郁更深不可測……簡言之,更像妖怪就對了。

司藤單刀直入,省略了所有寒暄:“老觀主,想從你這打聽件事,老觀主務必好好的、認真去想。”

話中的威脅意味不言而喻,當真是一開場就烏云壓頂,蒼鴻觀主心里嘆了口氣,來都來了,還能怎么著,姑且聽她說下去吧。

“當年我東逃,自問躲的也算隱秘,路線七拐八拐,就算是追蹤的好手也不難甩掉,但是,丘山永遠找得到我。”

說到這,她微笑,身子傾向桌案,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蒼鴻觀主:“什么原因?”

蒼鴻觀主還沒來得及開口,她又提醒他:“不要騙我,我知道你們道門,一定有追蹤妖怪的獨到手法。”

有嗎?怎么可能有嘛,王乾坤心里直犯嘀咕,無意間瞥到蒼鴻觀主,忽然發現他的臉色不像想像的那般不屑一顧,心里不覺咯噔了一聲,下意識坐直:“太師父,真的有……嗎?”

蒼鴻觀主的眼神有些飄忽,他皺著眉頭,似乎在極力回想著什么,半晌略有些遲疑的開口:“我記得當年和師父、黃家婆還有丘山道長去鎮殺……你的時候,丘山道長的手里,提了一盞燈。”

后來他問師父李正元道長,師父說,那是八卦黃泥燈。

從哪來的,不知道,像是家里的那種老物件,久遠的不知道來歷,一出生,一睜眼,就已經懶洋洋斜在犄角旮旯的角落里了,市面上也再也買不到。

看上去很不起眼,粗糙的黃泥燈坯,靠下的地方有個方便手持的凹槽,頂上鑲著個八卦式樣的銅片,銅片中央是一截燈芯,整個燈沒有燈油,但是奇怪的,火柴梗子劃燃了去點,卻總能點著,焰頭直直向天,紋絲不動,像個身材板正的人。

蒼鴻觀主看司藤:“司藤小姐聽過或者見過這樣的燈嗎?”

司藤反問他:“不是你師父的?”

?? 落 | 霞 | 小 | 說 | w w w | l u ox i a | co M|

蒼鴻觀主搖頭,那之前和之后,他都再沒見過這樣的燈了。

司藤沉吟了一下,她在丘山身邊也有些年頭,確認這東西不屬于丘山,不是丘山,也不是李正元的,難道……是黃家門的?

她不動聲色:“然后呢,怎么說?”

然后?

他記得有幾次,看到丘山道長拿了什么東西往火頭上湊,點燃的瞬間,火頭會突然彎下,遙遙地指個向。

再后來,他被鎮殺而死的司藤嚇的整宿整宿睡不著覺的時候,師父李正元道長會給他講故事,講道門各種各樣的稀奇玩意兒,其間就提到過這八卦黃泥燈。

據說,這世上所有的八卦黃泥燈,都是同一批做出來的,那時候,天下分九州,九州之土,混了五湖四海的水,攪成泥漿,又用五岳之上生長的各種木料作柴火,燒上個三天三夜,燒出了八卦黃泥燈的燈坯來,這燈坯就此有了靈性,那焰頭就是它的鼻子。

蒼鴻觀主記得師父李正元道長當時還逗他說,這焰頭可比狗鼻子靈呢。

說完了,也不知道這答復她是否滿意,正忐忑間,司藤問了句:“九道街居首的黃門,現在在哪?”

“當年黃門的黃玉隨丘山道長入蜀,住在成都老街。兩千年初的時候,黃家后人起了黃玉的骨灰回徽州定居了,黃門技法一向傳女不傳男,第三代沒有女孫,算是將絕了。不過黃玉的女兒還在,叫黃翠蘭,八十出頭,癱瘓得有十年了……”

蒼鴻觀主答的順口,一時也沒多想,直到此時才反應過來,戛然住了口,頗有些警惕地看司藤:好端端的,怎么突然又說起黃門?人家老太太一把年紀了,這司藤小姐可別起意去尋老人家的麻煩才好。

“這八卦黃泥燈,應該是黃家的東西。老觀主,你是武當的觀主,面子大,就勞煩你跑一趟,去向黃老太太借上一借。”

這一出還真在蒼鴻觀主意料之外,他愣了一下,口齒都有些不清楚了:“那……那也不一定是黃家的東西……”

“當年黃玉同行,八卦黃泥燈既不是李正元的,也不是丘山的,最大的可能就是黃家的。再說了,九道街各有法器,潘祈年是寶葫蘆,柳金頂有金錢劍,白金的祖父都有一柄檀木扇骨的收妖扇,黃家有什么,倒一直撲朔迷離。”

“我聽說當年黃家白天不做生意,日暮時出攤,黃家婆婆推著四輪板車,車上吊盞打亮的紙燈籠一路出街,好事者跟著跟著就失了蹤跡,又說每到半夜三更,那深山口、密林東,只要是黃家婆婆賣餅的地方,總能收到妖怪——她有那么靈的鼻子嗎,怎么就那么篤定妖怪在哪呢?莫非是……八卦黃泥燈一路給她指向?”

這……

聽來居然十分有理,蒼鴻觀主被她一席話說的啞口無言,司藤笑起來,身子朝椅背上靠了靠:“既然黃翠蘭受了衣缽,必然會百般珍視黃玉留下的東西,不會像白金一家那么有眼無珠,好好的收妖扇拿來扇涼打蚊子——勞煩老觀主這一趟了。”

伶牙俐齒,句句找不到破綻,蒼鴻觀主被她堵的說不出話來,一時間痰急上涌,捂住胸口大聲咳嗽起來,王乾坤趕緊過去給蒼鴻觀主拍背:“我太師父身體不好,怎么能跑來跑去的?要不我去吧,我去……”

司藤笑的極美,眼波中透著幾分妖媚:“那不行,小道士,我留你有用呢。”

什么意思?王乾坤剎那間就恐慌了,這個時候,即便蒼鴻觀主要被拽去江邊扛麻袋他也無心去管了:這女妖什么意思?那種不懷好意的勾引眼神是什么意思???

顏福瑞送完蒼鴻觀主回來,只見到司藤一人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奇了,王乾坤呢?不是說留他有用嗎?顏福瑞心里奇怪,一雙眼睛滴溜溜四下去看,不留神和司藤的目光撞了個正著。

“有事?”

“沒……沒……有事。”顏福瑞忽然想起了什么,“司藤小姐,你是妖怪,你都找不到白英嗎?一定要那個什么黃泥的燈?”

“白英披了人皮,斂了妖氣,即便她現在從我面前走過去,她不說,我也不可能知道她就是白英。”

顏福瑞情急:“但是我們知道她的樣子啊,實在不行,可以拿那個小姑娘的照片去找啊。”

司藤笑起來,輕聲說了句:“顏福瑞,你蠢嗎?她就不能換一身衣服?”

顏福瑞開始是真沒聽懂她的意思,后來慢慢緩過神來,胳膊上一根根汗毛倒豎,正心驚肉跳時,身后的書房門吱呀一聲響,嚇的他頭皮發炸,一個激靈轉過了身去。

好吧,面前這個人,才是真正換了一身衣裳。

顏福瑞目瞪口呆看穿著束腰風衣和及膝高跟長靴的王乾坤,那么多問題滾在喉嚨口,諸如你有病啊你穿這干什么啊你穿了你也不像啊……

但是話到嘴邊,鬼使神差的,只匯聚成了一句——

他盯著那雙被王乾坤的腳丫子撐的幾乎已經變了形的皮靴,很是實在地問了句:“王道長,你腳是幾碼的?”

 

發表評論

山东快乐扑克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