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說

第六卷 秦放 第10章

尾魚2018年07月13日Ctrl+D 收藏本站

關燈 直達底部

第二天晚上,秦放正撕開泡面的塑封,臥室里有動靜了。

秦放心頭一喜,三步并作兩步搶進去,司藤躺在床上,臉色很奇怪,吩咐他:“幫我把被子掀起來。”

有不好的預感,這不像是痊愈的節奏。

果然,被子掀開,她的下半身已經有藤化的跡象了。

上次出現類似的情形,是顏福瑞陪在身邊的,秦放沒有經歷過,驚怔到失語,半晌結結巴巴問她:“司……司藤,你是不是要變回去了?”

這情形,倒在司藤意料之中,橫豎她也早有準備:如果休息兩天不能恢復的話,大不了再埋一次。

不過秦放這一句“變回去”,實在叫人啼笑皆非,她斜了他一眼,懶洋洋說了句:“是啊。”

又說:“我們妖怪變回原型,再要修成人身很難的,怎么著也要百十年,我要變回藤了。秦放,你自己珍重,好自為之吧。”

秦放急了:“那你……第五件事呢?”

他還真當真了,司藤有些好笑,臉上卻半點不露:“都要現原型了,還管它什么第五第六件事嗎?”

說完了臉色一沉:“我變成藤身,就管不了你了,你不會心存報復,一把火就把我給燒了吧?”

秦放沉默了很久,輕輕搖頭:“不會。”

頓了頓,語氣懇切,說:“一樓有自帶的院子,司藤,你變回原型之后,我把你就埋在……種在那里行嗎?”

“埋”字聽著好不吉利,“種”字又怪怪的,不管用哪個字,話說出來,都別扭生澀。

司藤嗯了一聲:“行。”

她反應這么平淡,秦放覺得既失落又難受,對妖怪來說,打回原身可能很平常吧,百十年也很短,但他不一樣,百十年后,他早不在了。

心里頭好像堵了什么,說什么都覺得不合適,末了低聲冒出一句:“我會給你澆水的。”

澆水?他給她澆水?司藤忍俊不禁,完全忘了話題根本是被自己帶偏的,躺在床上顯些笑出了眼淚,說他:“人怎么能傻成這樣?”

秦放先是被她笑的莫名奇妙,后來終于明白過來是被她耍了,氣的真想掉頭就走,司藤笑完了問他:“幾點了?”

秦放沒好氣:“十點多。”

“趁著月黑風高,先把我埋了吧。”

秦放一句“為什么”都快到嘴邊了,司藤又斜了他一眼:“如果問我為什么,那你比顏福瑞還笨。”

家里沒有趁手的工具,秦放臨時開車去五金店買了把鐵锨,店主只是隨口問了句“干嘛用啊”,秦放居然像是被做賊拿贓一樣心跳不停,結結巴巴回了句:“種……種花。”

回去的路上,暗自慶幸司藤沒跟著一起出來,若是讓她看到自己的窘狀,又會笑他小家子氣。

回到家里,已經晚上十一點多了,左鄰右舍大多已經休息了,他才在一樓的后院開挖,挖的時候總有些心驚膽戰,忍不住要四下看看,司藤坐在邊上看著,幾次三番之后就有些不耐煩:“秦放,你就當是種花好了,慌什么慌!”

種花!你家種花選夜半十一二點,還得挖一個棺材大小的坑?

抱著司藤放進去的時候,總覺得是要把她活埋,司藤催促他填土,他都不好意思真拿鐵鍬去鏟,自己雙手推著把挖出的土覆到她身上,眼見最后一捧推過去,就要蓋上她臉了,秦放問她:“真不要澆水?”

澆水澆水,這人是多愛澆水?

司藤沒好氣:“不要,化肥也不要。還有,你沒事也不要在這里亂走,擋著我曬太陽。”

兩人互相瞪著,再然后,沒任何提醒的,秦放忽然就把那一捧土推蓋下去了,司藤似乎有被嗆到,還似乎咳了一下。

當然,秦放那點惡作劇式的幸災樂禍很快就被隨之而來的憂慮給打破了:以司藤的斤斤計較,她回來之后,一定會加倍“回報”的。

他用手把挖松的泥土拍實,拍著拍著,目光所及,心頭忽然激靈靈打了個突。

屋子里的燈光從背后打過來,他蹲著的身影旁側,還有一條被無限拉長的,站著的人影。

意識到情況不對的剎那,秦放覺得渾身的血都僵了,身后,傳來一個男人似曾相識的冷笑聲。

“還在苗寨?我cao,老子多年打雁,險些叫個雁兒崽子給騙了。”

周萬東極其惱火。

以自己的江湖手段,老道經歷,居然被個毛頭小子給騙了,奇恥大辱,貽笑大方。

秦放回說“還在苗寨”,他是真的半點都沒懷疑,還對賈桂芝吹噓說,不著急,這里還很落后,旅館沒有身份證掃描登記驗證,他只需要假裝入住,一家家住客登記簿翻過來,總能找到秦放那小子的。

說的沒錯,路數也對,關鍵是,翻到“秦放”這個名字的時候,后頭大剌剌標了兩個字:結清。

問起來,店主翻著白眼說:“走了啊,昨兒一早走的,客人還不就是這樣,來來去去的,難道還扎根啊。”

落`霞`小`說l uo x i a . c o m

風馳電掣往回趕,手臂的傷似乎更疼了,賈桂芝看過來的目光也似乎別有譏誚深意,周萬東惱火極了:秦放啊秦放,你別落在老子手上!

秦放慢慢站起來,回頭看周萬東。

這是個渾身充滿戾氣的高大男人,滿下巴的絡腮胡子更顯表情猙獰,胳膊上塊壘的腱子肉,即便有條手臂纏了紗布,肌肉還是高高鼓起,完全不影響戰斗力。

周萬東絲毫也不掩飾要狠揍他一頓的意圖,一條手臂威懾式地甩了甩,另一只手骨節咔咔響地攥成了拳頭。

秦放居然一點也不覺得害怕,問他:“我們是不是在哪見過?”

周萬東哈哈大笑:“現在來跟我攀親戚了,是不是晚了點?”

語音未落,他狠狠揮出一拳。

打架打慣的人,變招特別快,居然事先就猜出秦放要躲的方向,拳頭打出的角度極其刁鉆,一出手就把秦放打了個猝不及防,硬生生被掀翻在地。

下巴火辣辣地像是在燒,嘴巴里血腥味泛起,秦放手背擦了擦嘴,咽了口混了血的唾沫,抬起頭冷冷看周萬東,重復了一遍:“我們一定見過。”

這個人,一定在哪里見過,最不濟,他也一定聽過他的聲音。

周萬東獰笑著過來,一腳踏在他胸前:“可能吧,老子造的孽多,沒準殺過你全家……”

說到這,忽然住了口,目光在秦放身邊剛填上土的地方打了個轉停,壞事做多,對這個簡直太熟悉了,有那么一瞬間,他對秦放簡直刮目相看:“看不出來啊兄弟,斯斯文文地跟個上等人似的,也做這事啊,埋的誰啊?”

一邊說,一邊騰出腳,一腳把鐵锨踢起來握住,一鏟子就鏟挖了下去。

秦放渾身的血一下子沖到了頭上,怒吼一聲沖過來,兩只手死死掰住鐵锨的邊緣,之前不覺得,原來邊緣處的鐵片這么鋒利,瞬間就深切進肉。

周萬東也火了,抬腳想把人踹翻,誰知道秦放不要命一樣,紅了眼跟他死磕,周萬東起了殺心,硬抬起來膝蓋狠抵他胸口,幾乎磕的他吐血才把人甩開,甩開之后狠狠往地上吐了口痰,一鐵鏟就把土給鏟開了。

他朝坑里看了半晌,轉過頭看秦放,說:“我真就不懂了,你們城里人還挺文藝的,半夜在這挖花種草的。”

說完了手里鐵鍬咣當一扔,自顧自點了枝煙,表情特別閑暇地吸了一口之后,臉色忽然又轉成諷刺和狠戾:“TM的老子不就挖了你棵樹嗎,你搞出一副老子挖了你全家祖墳的架勢,至于嗎你?”

秦放愣了一下,下意識看向周萬東身后挖開的那個坑。

打眼看過去,里頭只是普通的藤根藤條。

秦放暗地里長長吁了口氣,這個時候,他才來得及理清事情的前后關系:“你剛提到苗寨,闖進單志剛家的人就是你對嗎?你一直在找我,為的什么?”

周萬東笑得詭異而又陰蟄,伸手從后腰解下掛著的鐵絲圈,褲兜里又掏出把鉗子來。

這也是他的慣用手法,捆綁從來不用繩子那么麻煩,鐵圈一勒,鉗子一擰,簡單粗暴,但干脆利落。

秦放沒有說話,他看到周萬東的背后,暈黃的燈光映射下,已經伸起了張開的細密藤條。

這情形,其實是有幾分可怕的,燈光昏暗,幽寂無聲,藤條在他身后呈包抄之勢,似乎蓄勢待發,藤梢鋒利,如同磨尖的槍頭,讓人想起異形進攻時的軟體觸須,一聲令下,萬箭穿心。

秦放的眼睛有點發熱,他覺得,司藤在保護他。

就在這個時候,周萬東的手機響了,他不耐煩的接起來,先說了幾句,大意是知道了,很快帶人回來,沒被人發現,發現了也不怕云云,說到后來,聲音忽然提高了八度,明顯的慍怒:“什么囊謙?最初你特么從來沒提過還要去囊謙!”

囊謙!

電光火石間,秦放忽然想起來他為什么覺得眼前這個人似曾相識了。

在囊謙,墜崖的那個晚上,隔著車玻璃,自己模模糊糊看到過他的輪廓,也聽過他的聲音,每一句,至今記得清清楚楚。

——“呦,你看看這舍生忘死的,當演戲了都。”

——“那屋子,二十四小時我們都盯著,除了你就沒別人……再給你個機會,貨呢?”

在那個晚上毆打安蔓,又示意將他連人帶車踹下懸崖的,原來是他!

秦放牙關緊咬,有一瞬間,居然起了同歸于盡的報復念頭,但下一刻,他的沖動和憤怒就壓伏下去,他看到,周萬東背后的那些藤條,幾乎是在周萬東說完那番話的同時,全部無聲無息撤回。

是的,自己怎么會忘了呢,囊謙這個地方,跟司藤,也有著莫大的關系,她曾經問過一個問題。

——“當初,到底是誰,不遠千里,把我埋到了囊謙?”

秦放的心底忽然生出巨大的恐怖來。

囊謙,那個自己當初一時興起,要去給先人磕頭的地方,那個離開之后,暗自慶幸永遠不用再回去的倒霉地方,那個已經被拋在腦后,逐漸模糊的地方,忽然被重新提起、無限放大,一幀一格都無比清晰地逼到眼前。

難道說,自己、司藤,還有這看似天南地北毫無關聯的所有人、所有事,全部都源出囊謙?

冥冥中,秦放有一種預感。

他原本以為,囊謙是現下所有故事的起點。

也許他想錯了,也許囊謙,會是一切的終點。

 

發表評論

山东快乐扑克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