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說

第六卷 秦放 第3章

尾魚2018年07月13日Ctrl+D 收藏本站

關燈 直達底部

看得出與沈銀燈的妖力相融是一件頗為不易的事,司藤漸漸疲倦,不再與秦放講話,偶爾會拉一下毯子,似乎極冷,有時又眉頭皺緊,唇色蒼白如紙。

普通人哪怕是輸血呢,都要血型相配,她這貿貿然拿走沈銀燈妖力,果然也不是即取即用這么簡單,秦放幫不上什么忙,只能陪她坐著,見她捱的難受,也問了一次要不要緊,司藤含糊著說了句:“就像高燒吧,捱過就好了。”

夜色轉濃,他扶著椅子,困意漸漸襲上心頭,半醒半睡間,忽然聽見司藤叫他,似乎是讓他回屋去睡,秦放倦極了,只是搖頭,又趴著睡著了,也不知過了多久,聽見樓下門響,一個激靈醒轉,這才發現天已略白,搖椅上是空的,自己的身上卻披著那床毯子,這才省得司藤叫他的場景并不是夢。

他打了個呵欠,揉著眼睛走到欄桿邊,顏福瑞正在院子里收拾手里的提籃,聽見動靜抬頭看他,又怕吵著別人,小聲說了句:“我去給瓦房燒紙。”

哦,對,瓦房,那個小鼻子小眼的娃娃,秦放心里忽然空落落的,說了句:“我跟你一起吧。”

顏福瑞的提籃里,裝了兩刀黃紙,兩個饅頭,簡易包的香,塑料小手槍,玻璃球,還有小孩兒穿的舊衣服,時候還早,寨子里靜悄悄的,兩個人沿著青石板往高處走,走著走著顏福瑞就傷感起來,絮絮叨叨地一直說話。

——我們瓦房啊,年紀還小,又沒上學,成天跟我出攤,都被小混混們帶壞了,張口閉口就罵人,每次都被我扇,早知道他只能活這么久,我說什么都不打他的。

——我撿他的時候,他被人扔在房子后頭,貓崽兒一樣大,你說這做父母的也沒良心,養不起就別生,生了怎么著也好好養啊。

——司藤小姐說瓦房是叫赤傘給吃了,那得多疼啊,那時候我待在潘祈年道長屋里,他的寶葫蘆,忽然搖啊搖的,我看著覺得奇怪,心里還挺樂呵的,我都不知道那時候瓦房正遭罪呢……

說著說著顏福瑞就嗚嗚哭起來,秦放心里難受的很,他幫顏福瑞把籃子拿過來提著,一直勸他:“事情都已經了結了,節哀順變啊顏道長。”

不知道勸到第幾次,前頭遠遠的,石板上響起了滾輪的聲音,不知道是誰趕早行路,走的近了,才發現居然是蒼鴻觀主一群人。

一行人七八個人,提行李的提行李,拖滾輪箱的拖滾輪箱,想想也是,道門的事已經結了,多留也沒大意思,起的這么早,興許是刻意想避開司藤這邊的人?也是巧了,撞個正著。

經過這么多事,秦放對道門也實在談不上什么好印象,他側了側身子讓出條路,待蒼鴻觀主等人都過去了,才示意顏福瑞繼續走。

才走了沒兩步,身后傳來喊聲:“秦先生……秦放!”

回頭一看,是蒼鴻觀主的那個徒孫王乾坤,跑的氣喘吁吁,道士髻歪的跟比薩斜塔似的,到近前拿手撐著腰,緩了好久才說話。

“我太師父請你傳個話給司藤小姐,一是感謝,謝謝司藤小姐高抬貴手,二是……”

?? 落#霞#小#說# w ww # l uo x i a # co m

說到這里,他忽然小心起來,警醒地看前后左右,聲音都降低了八度:“二是沈銀燈的那個老公,叫央波的,司藤小姐要提防一下,那個人怪怪的,昨天我太師父隨口問了一句沈小姐怎么樣了,他說好著呢。今兒早上我們收拾行李,看到那個央波早早就出門了……總之,讓司藤小姐當心些吧……”

說完了又趕著去攆蒼鴻觀主他們,跑的一顛一顛的,秦放到苗寨之后,才知道沈銀燈是嫁了人的,但從沒見過央波,印象也淺,王乾坤這么一提醒,他才想起來,確實應該是有這么一個人。

原先,他和司藤都覺得沈銀燈潛伏在麻姑洞是瞞過所有人的,這個央波應該也在受騙者之列,但是依王乾坤的說法,如果央波行為如此顛倒,那即便不是同黨,也至少是個知情者……

秦放心里一緊:這事兒得趕緊讓司藤知道,還有,司藤身體不舒服,一個人在客棧,如果那個央波跑去找她……

越想越慌,趕緊把籃子塞回給顏福瑞:“你先去吧,我要回去一趟。”

他也顧不上跟顏福瑞解釋,撒腿就往回跑,清晨的霧氣從木屋子上升起來,又落回青石板上,浸的條石濕漉漉的,他記得從這回去要經過好幾個岔口,也不知道拐進第幾個時,腦后忽然響起風聲,有什么東西重重砸在他后腦上……

秦放撲通一聲就摔了,頭痛的像是要裂開,腦后和脖頸里有溫熱的液體在流,他掙扎著睜開眼睛,迷迷糊糊中看見一個當地人打扮的高大男人走過來,拽著他的衣領開始往外拖……

嘩啦一聲,一桶涼水淋在頭上,秦放凍的一哆嗦,頓時就清醒了,環顧四周,也不知道是在哪里的屋子里,窗戶都用紙糊著,屋里亮著梨形鎢絲燈,分不出白天晚上,手和腳都被捆住,身上一定被事先搜過,因為除了穿著的衣物,所有其他物件都被翻出來扔在一邊,包括手機、錢包、鑰匙,還有用手帕包著的司藤的頭發。

面前蹲了個男人,眉目俊朗中透著幾分憨直,但是對視的久了,他的眼神里又會突然掠過一絲憤懣。

秦放知道他是誰了。

他費力的用被捆住的手撐住地面坐起來,又蹭著身子倚住屋子的墻壁:“央波是吧?”

先前一門心思以為央波要去對付司藤,沒想到,目標居然是自己。

秦放吁了一口氣,又覺著事情滑稽可笑,問他:“你抓我做什么?用來威脅司藤嗎?你要是見過她,就會知道,她不受任何人威脅的,你就算當著她的面把我砍死,也沒用。”

央波冷冷打斷他:“你們殺了阿銀。”

事到如今,也顧不上說話委婉了,秦放承認:“是,但是沈銀燈不是人,她是妖怪,妖怪你懂嗎?她甚至害死了七八歲的小孩子!”

央波盯著秦放,眼睛里幾乎要噴出火來,心里只轉著一個念頭:騙子!騙子!

午夜十二點,櫥柜右首最下面的抽屜,沈銀燈給他留了一封信,還有個打造精美的銀首飾盒,首飾盒他認識,是當初兩人熱戀時,他一鑿一釬花了兩個晚上做出來的,說是定情信物也不為過。

信的第一句話就是:“央波,當你讀到這封信的時候,我已經被人殺死了。”

讀到這句話,腦子里像是忽然一個炸雷,轟隆隆,又是一道閃電,蹦嚓嚓,再然后嘩啦啦大雨如注,澆的人透體冰涼。

她動情地回憶兩人初戀時的忐忑、熱戀時的甜蜜,還有婚后的如膠似漆,她說這輩子只有一件事瞞他,那就是,自己是個妖怪。

信紙上淚痕斑斑的,阿銀寫的時候,一定流淚了。

央波的眼圈也紅了,少數民族對妖靈和異像有著天生的崇拜,忌諱不像漢人那么多,妖怪具體是什么,他說不清,族人的傳說里,他們的始祖妹榜妹留(漢譯蝴蝶媽媽)就是楓樹干和楓樹心生出來的,妹榜妹留又生了苗族的遠祖姜央,阿銀這樣的,是深山里的精靈吧,怎么能被叫做妖怪呢,就算是妖怪,又有什么錯呢,阿銀對他那么好,那么溫柔,怎么會去害人呢?

阿銀說的果然沒錯,她死了之后,這群人會千方百計往她身上潑臟水的。

央波憤怒極了:“我不準你侮辱阿銀,她是我的妻子!”

秦放哭笑不得:“央波你醒醒吧,什么妻子,沈銀燈她非男非女,什么生孩子,什么母親難產而死,都是她撒的謊!我沒必要騙你,你不介意的話,我可以帶你去見司藤,你就什么都明白了。”

哦,對,司藤,司藤這個名字,阿銀信里也提到過的,吩咐他說“千萬不要去見那個司藤”。

央波笑起來:“我不要見什么司藤,我只想救阿銀,阿銀說了,找你就行了。”

什么叫找他就行了?他是南極仙翁的仙草靈芝嗎,還能把沈銀燈救活的?

央波的目光忽然變得詭異,聲音也隨之降低:“阿銀提到,你們的司藤小姐,當年是死了的,她是怎么活過來的?”

她是怎么活過來的?秦放的腦子里蒙太奇般閃過在囊謙崖底發生的一切,他強自定了定神:“我又不是妖怪,我怎么會知道司藤小姐是怎么復活的,司藤小姐也有上百歲了,你想如法炮制救活沈銀燈,去問司藤小姐好了。”

這回答像是早在央波意料之中,他說:“阿銀說了,除了司藤之外,就只有你最有可能知道這個秘密了,她也猜到你不會那么容易說的。”

他哈哈大笑,從身后拿出一個造型精巧的銀首飾盒子,緩緩掀開盒蓋。

一股子怪異的味道充盈了整個屋子,央波再抬頭時,眼珠子詭異般發出瑩紅色的光,他捧著那個小盒子走近秦放,將盒的內面傾給他看。

那是一株很小的毒蠅傘,若仔細看,是從中間裂開的,一半一半。

央波拿起半株大嚼,含糊不清的說話:“你當然不會講實話,但是你腦子里的事騙不了人的,阿銀說,一人一半,都吃下去,我就能看到你的秘密了……”

他拿起另一半往秦放嘴里塞,秦放咬緊了牙關不松,一來二去的,央波好生惱火,突然一拳重重砸在他下巴上,趁著他吃痛之際,狠狠把毒蠅傘塞了進去,秦放再想要咬牙,那菌株好像有了生命般忽然里鉆,瞬間化作了腥臭的熱流。

秦放嗆咳著嘔吐,蜷縮著身子想把嘴巴里的異物吐出來,腦子忽然劇痛,緊接著一片空白。

秦放提醒自己:不能想,千萬不能想啊……

沒用的,輕微的翻書聲,瞬間沙沙沙快如風過,再然后,場景忽然暗下來。

秦放看到,深藍色的夜空中,他的車玩具般從懸崖跌落……

——靠近谷底的墳堆上,一根尖椎高高豎起,另外兩根微微露頭……

——那根尖椎瞬間刺透他的胸腔……

——車子被巨大的力量掀開,墳堆裂開處,司藤翻身坐起……

——司藤冷笑著說他:“還不懂嗎,尖樁同時刺透了我和你的心臟,你的血,沿著尖樁,一滴滴滴到我的心臟創口……”

——我可能是唯一一個復活的妖怪……

……

場景漸漸退去,雜音慢慢消失,又回到了身處的小屋,秦放的身子劇烈抽搐著,嘴角泛出黑色的毒汁,央波在旁邊失卻神智一樣哈哈大笑,他再不管秦放如何,砰一聲破門而出,大叫著:“阿銀,我知道了,你等我啊,我這就來救你了!”

山風吹進屋子里,沒有苗寨慣常的人聲,央波這是把他帶到了附近哪座不知名的山上?秦放掙扎著往門口爬,扒住門檻艱難抬頭。

是在半山,這應該是當地人進山打獵歇腳的小屋,山下就是鑿山而建的公路,遠遠的,苗寨的屋角輪廓若隱若現,央波在低處的山道上發了狂一樣奔跑,然后跑上了地面的公路,眼見就要拐過山彎……

斜刺里突然竄出一輛汽車,眼看著就要把央波撞飛,司機興許是情急打向,整輛車轟一聲直直撞在山石上,震的高處的碎石騰著煙土嘩啦啦下落。

巨大的震響回蕩山谷,央波似乎呆了一下,但緊接著,他又發足奔跑起來,大叫著:“阿銀,你等我啊……”

 

發表評論

山东快乐扑克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