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說

第二卷 青城 第4章

尾魚2018年07月13日Ctrl+D 收藏本站

關燈 直達底部

王乾坤被放下來的時候,確實已經暈過去了,道士髻散了一半,高空飛蕩的關系,好多頭發都支愣著,很有點“風一樣的男子”的神韻。

司藤讓秦放看著三個人,自己下了地洞,秦放在屋里等了一會,尋思著反正司藤也沒說不許他跟著——不如也下去看看,好過在屋里看守三個被藤條包的像粽子一樣的人。

出乎意料的,地洞特別小,局促地像個大柜子,地面上有個土里埋了一半的藤根,無數的藤條就從這里抽長伸發開去,藤根上有幾道新開的創口,紅色的“血”——用王乾坤的話說,那應該是樹液,濕潤著從創口處蔓延。

這應該就是司藤的原身了,好像也沒什么特別的,秦放陪她等了一會,刻意咳嗽了兩聲:“那三個人還在上頭,要么……再問問看?”

“你看不到嗎?”

?? 落·霞+小·說w ww - l uox i a - c om-

秦放愣了一下,又仔細把地洞打量了一回:不就這么大嗎?該看到的都看到了啊。

“退后。”

秦放依言往后退了兩步,剛一站定,藤根就有了動作,上下左右掙扎撼動,地面下方的藤條在泥土間起伏扭轉,像是地下行進的蛇,又過了一會,居然像是地震,隱隱有鐵鏈的聲音,頂上和四壁開始開裂,無數的土塊無序掉落,秦放護住頭盡量往角落里避縮,突然間轟的一聲,腳下一空,直跌了下去。

幸好跌的不深,只一米多落差,秦放嗆咳著站起,看到司藤就站在面前,示意他:“再看。”

秦放這才發現地洞變大了許多:就好像這里原先是個大房子,有人又在房子里造了一個密封的小房子,而剛剛那場突如其來的震動,把小房子給震塌了,終于讓他得窺地洞的全貌。

整個地洞像是農家存儲蔬菜的地窖,磚紅色的墻面貼滿了褪色的黃色長條符紙,上面的朱砂符咒猙獰錯亂,時代久遠的關系,鮮紅的朱砂色都已經暗紅,四個角有壁掛的油燈,殘油板結發黑,但是居然也已經點起來了,就是火苗忽大忽小的,頗有點鬼影憧憧的感覺。

四根臂粗的鐵鏈從地窖的四個角伸出,末端都是巨大的鐵鉤,好像古代用刑時勾穿人琵琶骨的刑具,在地窖正中心的懸空位置勾起一個桌臺大的藤根,藤根原先埋在土里的下半部分焦黑,而就在藤根的正下方,是個燒過的火堆,灰燼足有幾十厘米厚。

這是當時用鐵鉤吊起來燒過嗎?如果當時鉤子上吊著的不是個藤根而是個人呢?秦放禁不住毛骨悚然,司藤走到墻邊,拈起了一張符紙細看,說了句:“武當。”

又看另一張:“崆峒洞。”

她神色這么平靜,看到后來居然笑起來:“黃家門的狐降,對付阿狗阿貓這種畜生的玩意兒,刀槍斧鉞也就算了,鍋碗瓢盆都用上,不可笑嗎?”

她仰天大笑,油燈的火焰隨著她的笑聲呼啦一下竄至四壁,符紙瞬間焦卷,蓽撥聲中陸續掉落,乍一看真像是無數燒焦跌落的蟲子。

火勢太大,煙氣熏得秦放的眼睛都睜不開,勉強掀開一條縫,看到司藤在藤根前緩緩跪下,額頭輕輕貼了上去。

無數的藤條從四面八方開始,緩緩回收。

天蒙蒙亮,秦放一桶水潑醒了王乾坤,顏福瑞本來也就沒睡,至于瓦房,掛著淚痕鼻涕打瞌睡,秦放拍拍他,把他叫醒了。

王乾坤愣愣的,盯著面前坐著的司藤看了四五秒中,然后猛閉眼,嘴里默念:“幻覺!幻覺!”

顏福瑞嘆氣說:“王道長,真是妖怪。我說了你不信,你要早信我……”

言下之意是,你要早信了我,發動武當山的道門力量,也就沒今天這么多事了——不過當著司藤的面,這話沒敢說。

王乾坤還在給自己下咒:“幻覺,都是幻覺,這世上沒有妖怪,都是騙術!騙術!一切都可以用科學解釋!科學解釋!”

司藤感覺好笑,她往前俯身,氣息輕輕拂在王乾坤臉上:“小道士!”

王乾坤嚇的渾身一激靈,睜大眼睛怒吼:“妖怪!不要過來!”

顏福瑞又嘆氣:“王道長,你這人怎么說話前后不統一呢,你不是說不是妖怪嗎?”

秦放用手遮住臉,拼命憋著笑,覺得這倆道士都有點缺根筋的喜感。

司藤不動,眼波真好像一潭水,越看越是深不見底,王乾坤緊張的要命,一方面堅信這世上的確沒妖怪,另一方面,真是越看她越像妖怪,這眉毛、眼睛、鼻子、嘴唇……

司藤突然問他:“好看嗎?”

不得了!王乾坤想起了小時候聽過的那些美艷妖怪色誘正派道士的傳說,這該死的妖精,一直盯著他看,是想色誘他嗎?簡直癡心妄想!

他在心里一遍遍默念自己喜歡的女明星范冰冰的名字。

司藤伸出手,把大衣的袖子往上拉了一點,露出藕節一樣的白皙手臂來,吩咐他:“你看。”

王乾坤大怒:“有什么好看的!”

話是這么說,眼睛還是看了,以那么挑剔的目光看了很久,還是不得不承認真好看,他不是賞美文人,寫不出什么“纖纖手,拂面垂絲柳,指若削蔥根”之類的句子,就是單純的有點痛心疾首: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妖怪真是太可恨了啊,沒事長這么好看,直擊人類的劣根性……

正這么想著,目光所及,突然臉色驟變。

司藤的手,從手腕至指尖,幾乎是剎那之間,全部藤木化,白皙的皮膚變成了灰褐帶板結的顏色,五根纖長手指變成了五根藤條。

更恐怖的是,她的手就停在那里不動,但是手指的藤條是不斷生長的,每生出新的一段,顏色和藤質都比先前的更嫩更細些,這些藤條扭曲著拂動,很快就長到了王乾坤的臉邊,像是故意耍弄他,擺出的是一副撕碎他的架勢,卻輕柔地只是在臉邊拂動。

王乾坤真是嚇壞了,脖子拼命后仰,眼珠子盯著那些藤條上下轉動,尖叫著的聲音都變了調了:“你干什么?你想干什么!”

司藤哈哈大笑,手腕忽然那么輕輕一抖,又恢復了人類手的模樣,但是長出的多余藤條突然斷開,狠狠扒住王乾坤的臉,像是有了生命長了眼睛,逢孔必鉆,扭動著末梢從他的鼻孔、嘴巴、耳朵里硬擠了進去。

司藤這一招,秦放完全沒想到,自己都驚呆了,好在下意識間,還是第一時間捂住了瓦房的眼睛,顏福瑞是徹底傻了,王乾坤駭極,尖叫著拼命掙扎,身上的藤條解縛之后,他原地拼命駭跳,似乎這樣能把那些藤條抖落一般。

“小道長,你不要緊張,我們慢慢聊啊。”

不緊張?還讓他不緊張?王乾坤氣的指司藤的手指都抖了:“你在我身上放蟲子,五條!五條蟲子!”

“怎么會放五條蟲子?小道長,我們妖怪做事不會這么沒品的。”

她語氣這么平靜,個中親和顯而易見,王乾坤憑空就生出一線希望來:“不是五條蟲子?”

“小道長不是喜歡講科學嗎,我原身白藤,放進去的是五根藤條。小道長有沒有切開過藤條看過里面的結構?再短的藤條,都是無數根木質纖維組成的,如果一根木纖維就是一條蟲子,我放進去的就是千軍萬馬,五條?小道長,你太小看我了。”

王乾坤沒吭聲,他盯著司藤看,又去看顏福瑞,說:“顏道長,我沒得罪過你啊,你不要捉弄人了行嗎?這是魔術吧啊?是那種魔術吧?”

秦放前頭看王乾坤他們,只是覺得好笑,現在見他這么個男人,說到后來聲音都抖了,知道他是真害怕,心里忽然怪不是滋味的,脫口叫了句:“司藤!”

司藤沒理他,只是看著王乾坤微笑:“丘山說我善絞,小道長,絞是藤的本性,說到這絞,也分兩種,一種是從外絞,比如好好一個人,我能把他絞成一根棍子……”

說到這,她看顏福瑞,顏福瑞還沒反應過來,突然覺得身上的藤索開始緊繃,一根根地往肉里陷,很快呼吸急促,脖子和臉紅的如同漲血,瓦房不明白發生了什么,啞著嗓子哭著叫他:“師父,你臉紅了師父,你感冒了嗎?”

王乾坤大叫:“停,停,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還有一種,是從內絞。小道長,你們人造詞,總喜歡夸大,什么百爪撓心,誰真的被爪子撓過心啊。不過,我給你這個機會,你可以。”

她伸出右手,五個手指的指尖微微里碰,王乾坤慘呼一聲,捂著心口撲倒在地,嘶吼著到處亂滾亂撞,額頭上青筋暴起,幾乎只是眨眼間,身下的位置全是汗漬水跡,秦放不忍心看下去,扳著瓦房的頭硬把他臉轉向另一個方向,瓦房一直在哭,哽咽著問他:“叔叔,你們要干什么啊叔叔?我們沒有錢啊,我師父很窮啊。”

小孩子的世界,單純到只以為他們是上門搶劫的,秦放的眼睛有些發澀,想沖瓦房笑笑,怎么都笑不出來。

王乾坤再爬起來的時候,面色像死人一樣灰白,下巴上的肉一時間不受控,隔幾秒就突然痙攣一下,口水止不住,順著嘴角往下滴,襠下濕了一大塊,空氣中一股子熱騷氣,聽說人被電擊的時候會失禁,司藤的這一下撓心,其功量不知道比電擊強了多少倍,估計是完勝古往今來所有的酷刑了。

秦放的心理極其復雜,這兩天和司藤相處不錯,讓他有種盲目樂觀,現在終于知道是徹頭徹尾的錯覺——可一轉念,居然又有些感激她,沒有在他身上施這種非常手段。

司藤的面色還是很平靜,依然是王乾坤會錯意的那種親和:“既然打過招呼了,現在,我問你答啊小道長。四道門七道洞九道街,你知道幾個?”

王乾坤愣愣的如聽天書。

司藤皺了皺眉頭:“怎么,還要再打個招呼?”

打招呼?她把百爪撓心稱作“打招呼”?王乾坤全身都抖了,他囁嚅著嘴唇哆哆嗦嗦:“我想想,我想想……”

“四道門,中國……四大道教名山,如果是這四座山上的道門,那就是……四川青城、湖北武當、江西龍虎、安徽齊云……”

“七道洞和九道街呢?”

王乾坤繼續哆嗦:“七道洞……這個七道洞……”

他偷眼看司藤,見到她面色越來越冷,自己心底也越來越涼,腦中的那根弦越來越繃不住,突然就崩潰了:“我真不懂啊,我不知道什么道洞啊,我只知道花果山有水簾洞啊,什么大街啊,北京有王府井上海有南京路都是大街啊,逛街的大街啊……”

司藤沉吟了一下,說:“哦,那看來是真不知道。”

“這樣吧,天一亮你就出發,回武當山。記得腳程快點,我的藤殺12個時辰……也就是你們說的24小時發作一次,爭分奪秒,你也少受點罪。這位小道長可以一路照顧你,至于這個孩子,我是要留下的,這叫人質。”

“藤殺十天之后攻心,求你的師父,召齊四道門七道洞九道街的能人,集眾人之長救你性命——如果第九天都還沒轍,就讓他們來青城求我——如果不來的話,小道長,那就用你的命祭旗,四道門七道洞九道街,一家家一門門,我都要過去,帶上見面禮,打個招呼。”

“還有,告訴他們,我叫司藤。”

 

發表評論

山东快乐扑克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