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說

第二卷 青城 第3章

尾魚2018年07月13日Ctrl+D 收藏本站

關燈 直達底部

從囊謙到青城,幾日同行,多時相處,秦放和司藤之間,終于達到一種壓下劍拔弩張的平衡。

秦放總結,主要在于自己的努力。

歸納為以下兩點。

一是放平心態,死而復生以及直面妖怪這種事,是對日常認知和個人世界觀的全面顛覆,開始實在是沒經驗,日子久了就想通了,何必跟她作對跟自己過不去呢,打打不過她,罵罵不贏她,道德壓不住她,法律約束不了她,人至賤都無敵,何況是妖?自己一介凡人,又仰仗她妖氣,只要她行事還過得去,盡力配合她直至一拍兩散那一天有何不可?

如果她行徑歹毒使生靈涂炭,不好意思,生而為人,這點正義感還是有的,秦放腦子里勾勒過好幾次自己據理力爭血濺五步的畫面了,自己都挺感動的,一死而已,又不是沒死過——這么一想,還真就無所謂起來。

二是……

第二點真是太重要了,就兩字,但是千古顛不破的真理。

有錢。

秦放挺感謝自己過往的日子沒有貪圖安逸不思進取,以前為了工作累死累活爆粗口的時候,單志剛安慰他:“不經風雨,怎見彩虹,總有一天你會發現這一切都是有意義的!”

是的,這一天終于來了,何止有意義,簡直是有意義!

司藤的任何需求,他都沒有皺過眉頭,上打的精工手作旗袍嗎?可以;各色的昂貴高跟鞋么,可以;最好的貂皮大衣嗎?可以。最好有車子可以代步嗎?可以。

售貨員給他報貂皮大衣價格的時候,自己都有些吞吐,他倒沒所謂,反而問在穿衣鏡前試穿的司藤:“要不要一次性兩件,換著穿?”

售貨員感動的熱淚盈眶,轉身和開票的小姑娘夸他:“真愛啊,這絕壁真愛啊!”

秦放哭笑不得。

陪司藤買東西,想的最多的反而是安蔓,他從來沒陪安蔓買過東西,安蔓說,知道你們男人煩逛商場,強扭的瓜不甜,我自己搞定就是了。

當時覺得安蔓真懂事,知情達理的賢惠,不讓男人操一點心,出事之后才開始反思,如果男女之間的關系,永遠是一方這么隱忍和曲意逢迎,真的能穩固和長久嗎?

且不論被迫與否,自己為了司藤尚且做了這么多,安蔓呢?想到后來余味都是心酸,生要見人死要見尸,安蔓他是一定要找到的。

司藤固然跋扈,但至少識趣,秦放做的事花的錢她領情,態度不像先前那么糟糕,偶爾秦放問她什么她也能回答——秦放挺知足的,保持這樣的關系就挺好了,他是奔著跟她最終散伙的終極目標去的,不用再更進一步。

王乾坤和顏福瑞的身影消失在上山的蜿蜒小道上。

秦放示意了一下那條路:“我問了不少人,有幾個上了年紀的對丘山道人還有印象,說是身下有個徒弟,就住在這上頭,除了他山上沒別的人了,剛剛那兩個,估計有一個是。”

司藤居然挺感慨:“李正元和丘山,都是當年道門叱咤風云的人物,嫡子嫡孫可真是一代不如一代。”

秦放心里咯噔了一聲,試探著問她:“你不會為難他們吧?”

司藤看著上山的那條路,想起剛剛那兩個道士說過的話。

——“我相信如果李正元老道長還在世的話……”

——“是我太師父啊……”

老道長,還在世的話,太師父。

最初復活,七十七年只是個數字,前幾日出行,看到現代人生活百態,也只是覺得確實時過境遷有所不同,直到此時此刻,才突然有些關乎已身的悲涼寡味。

都不在了啊。

果然是報仇得趁早,活到仇人都死光了,只能掘墳鞭尸或是抽打后人三百皮鞭,這手段也忒落了下九流。

她收回目光,說了句:“上去看看吧。”

王乾坤和顏福瑞顯然已經下了地洞了,兩人的對話時不時飄將出來,一個激動一個淡定。

——“王道長,你看啊,就是這個,這個根!根!敲上去這么硬,聽,一敲就響!”

——“顏道長,固體被敲,一般都會響。這種藤一夜之間長這么快的確是很奇怪,但是肯定有跡可循,比如被輻射,比如你這個地底下有一種礦物質,這兩天突然產生了化學反應……”

落 + 霞 + 小 + 說 + lu Ox i a ~ co m-

電鋸的聲音突然起了,耳朵伏近洞口的秦放嚇了一跳,約莫四五秒之后,聲音又停了。

——“看見沒王道長,我前面用刀砍過,刀口都卷了!沒辦法找了個電鋸來,你看到這血,你看到這血沒?”

——“顏道長,不要這么武斷的就下結論,紅色的不一定都是血,也有可能是色素,樹液是紅色也不奇怪啊,古代小姐們拿來染指甲的鳳仙花,揉碎了不就是紅的嗎,難道我們能說花里流出來的是血?當然了,有文人會這么比喻,那是一種浪漫的修辭……”

居然能有這么古板木訥言必稱科學的道長,秦放真是聽的想笑,無意間抬眼看司藤,她就站在圍滿了斷藤的空地上,冷冷環視著周圍樹上倒垂的花簾,臉色簡直可以稱得上是鐵青了。

秦放隱隱覺得有些不妙,他起身走到司藤身邊,問她:“怎么了?”

司藤沒說話,搭載洞口的繩梯有了晃動,底下的人顯然是在往上爬了。

——“顏道長,這件事吧,我建議你趕緊匯報給有關部門,讓政府來解決,不要自己疑神疑鬼,也不要天天妖怪妖怪的,瓦房年紀還小,整天被你這么影響,對他的成長發育是很不好的……”

——“上次你不是說這里要拆嗎?拆了好,你還是搬到正常人住的地方,周圍環境這么偏僻,的確容易疑神疑鬼……”

顏福瑞含糊地應了幾聲,聲音中的落寞非常明顯。

兩人爬出地洞之后都沒注意到不遠處站著的司藤和秦放,忙著拍打身上的灰土,直到司藤突然問開口:“你們誰是丘山的徒弟?”

“我啊。”乍聽到有人提丘山,顏福瑞下意識應聲,待看清楚問話的人,愣了足有兩秒鐘,“你們……找我?”

“丘山可真是出息,我可不是生在青城,連根都挖過來了,這不是起我的祖墳么。”

顏福瑞完全糊涂了,第一時間壓根不能把司藤和眼前的事情聯系起來,腦子打結了一會之后,小心翼翼問司藤:“您是說,我師父挖過您先人的……墳?”

司藤冷笑。

顏福瑞莫名其妙的,又去看王乾坤。

王乾坤冷笑的比司藤還厲害。

“好玩嗎顏道長?我算是明白了,闔著今晚上你們都是串通好的,怪不得剛跑下去就遇到他們兩個,連行頭都置辦了,還旗袍,還在我面前演上了,愚昧!簡直是愚昧!”

又沖司藤和秦放發脾氣:“年紀輕輕,有手有腳,干什么不好!團伙詐騙!”

這個人真是太吵了,司藤眸光一緊,兩根高處的藤條忽然銀蛇般竄將過來,刷的左右勾住王乾坤腳踝,直接倒吊著提到半空,王乾坤腳上頭下,全身的血都往大腦里沖,殺豬般尖叫起來,不叫還好,他這么一叫,顯然讓司藤更加惱火,也不知道她使了什么法子,兩根藤拴著王乾坤開始在半空拋跳繩,那真跟公園里玩的海盜船似的,忽一下蕩到最東,忽一下又蕩到最西,王乾坤的尖叫聲就這么忽遠忽近,定期在秦放他們腦袋頂上晃過。

秦放實在是憋不住笑,覺得王乾坤這么嗷嗚嗷嗚的,真跟人猿泰山似的。

顏福瑞傻眼了,他終于反應過來眼前這人是誰了。

一直以來,是他自己嚷著妖怪妖怪,可妖怪真正站到眼前,他也慌了手腳了:這不可能吧,這是演戲吧?

顏福瑞的腿開始打顫了:“你……你就是那個……司藤?”

司藤走近他:“既然知道是我,你師父還跟你說過什么?”

眼看著司藤越走越近,顏福瑞嚇得頭發都要倒立起來了,他把動力鋸往身前一橫,手已經摁到開關上:“你別過來,你過來的話別怪我不客……”

話沒說完,又是一根長藤刷的打過來,一聲脆響,長長的锃亮鋼鋸直接被打斷,只剩了跟發動機相連的一小部分,開關撳起,那幾厘米長的斷鋸身嗷嗚著開動,居然平添幾分喜感。

秦放嘆氣,真是不忍心再看下去了,橫豎沒自己什么事兒,正尋思著是不是找個凳子坐著慢慢等,身后忽然響起了吱呀的開門聲,還有個孩子睡得迷迷糊糊的聲音:“師父,誰在叫啊?”

完了,顏福瑞緊張的手腳冰涼,大叫:“瓦房,跑啊,快跑啊!”

司藤的反應真是快到令人咋舌,顏福瑞話音未落,又是一根藤條夜色中長龍探海一樣過來,刷刷刷幾下,藤身從腳到脖子,一匝匝把瓦房繞的像個胖線圈,秦放還沒看清楚,就聽噌的一聲,藤身帶著那個線圈已經停到了司藤面前,在離地一米多高的地方一蕩一蕩,跟個燈籠似的。

秦放脫口喝止:“司藤,別,是小孩!”

瓦房原本一直睡的香,被屋頂上頭有節奏的嗷嗚聲給吵醒了,打著呵欠開門出來看究竟,連覺還沒醒,突然被什么東西纏了個結實,這一下全醒了,又想起師父那句“快跑,快跑啊”,怕不是以為有人要殺他,嚇得咧嘴就要哭,嘴剛張開,纏住脖子的藤頭翹起,秦放趕過來的時候,藤頭硬生生就把瓦房的嘴給摁住了。

一時間分外安靜,除了半空中回蕩的背景音——要說這王乾坤,神經的確是夠堅韌,蕩了這么多次了,居然還沒暈過去。

“你師父還跟你說過什么?”

顏福瑞想起自己兜里那本線裝書,心頭交戰的厲害,司藤冷笑著看他,目光落到瓦房身上,舌頭突然伸出,在嘴唇之間舔了一下。

這是妖怪要開吃了嗎?顏福瑞一顆心差點爆了八瓣,尖叫:“別,別,有書,寫到你了,上面寫到你了!”

他顫抖著手去掏內兜,這書是師父留下的,他寶貝的很,還拿油布紙包起來了,抖抖索索一層層揭開,翻到那一頁,雙手捧著送到司藤面前。

司藤不看:“念!”

顏福瑞哆哆嗦嗦,書頁在他手中抖索著響,脆的像是下一刻就會碎掉:“司藤,1910年精變于西南,原身白藤,俗喚鬼索,有毒,善絞,性狠辣,同類相殺,亦名妖殺,風頭一時無兩,逢敵從無敗績,妖門切齒,道門色變,幸甚1946年……”

他停頓了一下,下面的有些不敢念,生怕天師丘山鎮殺司藤這一節念出來會激怒這個妖怪,只是稍微這么一停,司藤的目光已經刀鋒樣掀過來:“1946年怎么樣?”

“幸甚1946年,天師丘山鎮殺司藤于滬……”

“這一句,再念!”

顏福瑞被司藤喝的腿都軟了:“幸甚1946年,天師丘山鎮殺司藤于滬,瀝其……”

“再念!”

“幸甚1946年,天師丘山鎮殺司藤于滬……”

“再念!讓你停你再停!”

……

不知道什么時候,上頭的王乾坤已經不再出聲了,或許是累了,或許是暈了,風吹過,周圍的花簾微微拂動,白色的花瓣挨擠,隱隱暗香流動,這偌大青城,漫漫長夜,林葉簌簌間,只剩了念經一樣不斷重復的一句……

“幸甚1946年,天師丘山鎮殺司藤于滬。幸甚1946年,天師丘山鎮殺司藤于滬……”

秦放察覺出不對勁了,他猶豫了很久,問司藤:“怎么了?”

司藤沒有看他,她的表情很奇怪,開始時,像是木然的哀傷,但只是極短的時間,又轉成了妖異的嫵媚,唇角的笑漸漸牽起,說了句:“殺的好啊。”

 

發表評論

山东快乐扑克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