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說

第一卷 囊謙 第3章

尾魚2018年07月13日Ctrl+D 收藏本站

關燈 直達底部

安蔓腦子再亂,也知道開夜路危險,尤其是盤山道,當地人稱“九十九道盤,鬼走也難”,具體有沒有九十九道沒數過,但是上一道盤陡過一道,整個呈螺旋錐樣繞十幾座山上去,最頂上那道說是萬丈懸崖一點都不過分。

上到第三十來道時,安蔓把所有的車窗都打開,寒風在車里頭嗖呦嗖呦的,凍的人困意全無,有山壁上斜出的稀拉的樹,陡一看都像是隱在暗處不懷好意的人,安蔓好幾次心驚肉跳,后背上一層冷汗疊一層熱汗的。

深夜的山里極其安靜,偶爾有磔啦一聲,不知道是蜷巢在哪處夜驚的鳥,已經是12月下旬,月相開始由滿轉半,疏淡地掛在天上,像是睜開的冷冷的眼睛,不管拐幾個彎,行多少路,抬頭一看,它的視線還在你身上,叫人無所遁形。

這別樣的仿佛置身世界盡頭的安靜,終于讓安蔓的腦子從混沌里一點點抽離出來。

車輪膠皮摩擦著粗糙山道,她開始仔細回憶這個晚上的一切,一幀一格,像是緩緩拉出的古老膠片……

——喝下放了安定的茶水之后,秦放慢慢闔上眼睛……

——猶豫了再猶豫,伸手去敲188號的房門……

——趙江龍拿著卷起的書,一下下抽她的頭臉,說:“你趙哥錯哪了啊,你給解釋解釋,解釋解釋……”

——被趙江龍打的全無還手之力,她蜷縮著護住頭臉任他拳打腳踢,肋骨挨了兩腳,現在還在疼,隱隱地疼……

……

陡然間,安蔓渾身一顫,重重踩下了剎車,車子慣性往前沖了好幾米,車輪和地面發出難聽的摩擦聲,前方再有幾米就是懸崖,黑魆魆的山石外頭,就是大片的無邊無際的稀薄空氣。

自始至終,她根本沒有碰過刀子!

被趙江龍往死里打的時候,她試過用牙咬,用指甲去狠狠挖,窮極的時候甚至抓住茶幾的腿想把茶幾掄起來砸趙江龍,但是真的沒有刀子,真的沒有!

那時她是傻了,屋里只有她和趙江龍兩個人,趙江龍中了刀,又是那樣的表情,她就以為是自己混亂間失了手,接下來方寸大亂,她居然半夜開了車逃跑。

跑到哪去,這是跑的了的事嗎?再說了,這一跑畏罪潛逃,不是更把罪是坐實了嗎?

安蔓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不行,得回去。

她強迫自己冷靜,深深吸一口氣,準備重新發動車子。

就在這個時候,車子的后視鏡里忽然燈光大亮,安蔓還沒反應過來,就聽轟一聲巨響,巨大的撞擊力迫得車子往前進了四五米,車頭前探走空,安蔓怕不是以為下一刻就要墜崖,嚇的尖叫不止,就在這尖叫當口,車門被猛地拽開,一個高大的男人伸手粗暴拽住她頭發將她整個人拖扔在地上,安蔓頭皮火辣辣疼,掙扎著撐地想站起來,那人一腳踩在她后腦勺上,把她的臉重重踩進泥土里,怒吼了句:“臭婊子,貨呢?”

秦放覺得特別冷。

感覺上,像是床頭有人放了好幾臺風扇,開足了馬力對著他猛吹,被子也不知道什么時候掀開了,但是摸索著總也摸不到,風扇的聲音咯噔咯噔又嗖呦嗖呦的,在這聲音的背后,似乎很遠的地方,有安蔓的慘叫聲……

秦放一個激靈,眼睛陡然睜開,身處的環境讓他完全懵了,腦子里一陣陣針刺樣的疼,心跳的特別厲害,有些呼吸不順,像是高反的征兆,他掙扎著從后座上坐起來,頭靠著頭枕緩了一下,然后幾乎是下意識的偏頭朝一邊的窗外看。

不遠處,安蔓蜷縮著身子在地上痙攣,有個男人腳踩在她身上,手撐著膝蓋似乎打累了在休息,另一個戴鴨舌帽的狠狠踢著她肚子,大聲吼著:“不是你是誰,貨呢?”

秦放下意識覺得這是夢,但即便是在夢里,也容不得別人這么欺負安蔓,他怒吼了一聲,叫了句“安蔓”,撐著椅座就要去開車門,剛有動作,車身突然嘎啦響了一下,以一種不祥的幅度緩慢傾斜。

秦放后背一涼,突然就不敢動了,僵了有一兩秒之后,他慢慢地抬頭看向另一側的前方。

那里不是實地,是深藍色大海一樣的空氣,無邊無際的盡頭,甚至漂浮著低一些的星星,車頭明顯的開始下傾,幸運的是,又以一種顫巍巍的態勢保持住了平衡。

那邊的兩個人顯然也注意到這頭的動靜了,先前休息的那個冷笑了兩聲,拔腿就往這邊走,才剛走了兩步,腿上突然一緊,低頭一看,安蔓死死抱住他的腿,虛弱地說了一句:“你別……跟他沒關系的,真沒關系。”

那人居然笑了,插科打諢一樣向對面的鴨舌帽說了句:“呦,你看看這舍生忘死的,當演戲了都。”

老搭檔了,處理這種事不是一次兩次,聽個音都知道要行左行右,鴨舌帽笑了笑,大踏步走到車子前頭,一抬腿,腳蹬在車后大杠上,一副下一秒就要開踹的架勢。

先前那人低頭看安蔓,聲音挺平靜的:“那屋子,二十四小時我們都盯著,除了你就沒別人……再給你個機會,貨呢?”

貨?

什么貨?趙江龍倒騰的貨嗎?安蔓哆嗦著,死死盯著鴨舌帽踩在車后杠上的那只腳,瞳孔都放大了,她如果不說,秦放會死的……

能拖一分是一分,說不定就是這分分秒會有轉機呢?

安蔓顫抖著說了句:“我沒退房,東西……我放在旅館柜子里……”

嘴唇早就被打裂了,這么快被風吹干,說話的時候一絲一絲牽扯的疼,那人的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向著鴨舌帽輕輕點了點下頜,鴨舌帽會意,近乎玩味地清了清嗓子,再然后用力一蹬。

你說,或者不說,結果都是一樣的。

在安蔓撕心裂肺的慘呼聲中,車子轟然傾覆,車尾帶起土道上的灰塵,在黑色轎車車燈映射下像是細小的舞蹈,但只是那么一瞬,之后接連傳來巨大的磕碰,應該是往下墜落時磕到了嶙峋逸出的尖石,再然后就沒有聲音了。

兩個人從地上拖起癱軟的安蔓上車,關上車門時,忽然覺得整座山好像都震了一下,這一下之后,才是真正的安靜。

鴨舌帽嘖了嘖嘴,說了句:“呦,還真挺深的。”

那人也深有感觸:“所以說啊,在這種地方開車,一定要注意行車安全,救都沒法救啊你看。”

事實上,車子墜下懸崖的時候,秦放都還沒完全分辨清楚到底是真實還是夢,一方面是藥物影響,另一方面,他也的確沒法在短時間里理清這一切,他記得,自己明明在睡覺啊。

幾年前秦放和朋友去影院看姜文的《讓子彈飛》,后半段出城剿匪的時候葛優飾演的湯師爺拿著大喇嘛喊話闡述剿匪的必要性,聲淚俱下曰:“麻匪任何時候都要剿!不剿不行!你想想,你帶著老婆,坐著火車,吃著火鍋唱著歌,忽然間,就被麻匪劫啦!”

當時他笑得前仰后合的,拍著朋友的肩膀說:“看看,人生無常啊。”

這事,怎么可能發生在自己身上呢?

臨睡前,他看了綜藝節目,喝了一杯茶,怎么一睜眼就穿戴好了躺在荒郊野嶺的一輛車里,而且下一秒就墜崖了?

天上還有月亮,夜重的很,這么短的時間,到底是發生了什么乾坤逆轉?

沒有任何線索,只有安蔓的慘呼聲和他聽到的唯一的一句話。

——“不是你是誰,貨呢?”

秦放疲憊地閉上了眼睛。

假的,假的,夢魘,噩夢,跟那個戲臺上緩緩走近但總也看不到臉的女人一樣,都是夢。

明天,太陽出來的時候,睜開眼睛,安蔓會安然無恙地躺在身邊的。

明天,會是,新的一天。

轟的一聲巨響,車子重重觸地,像是被瞬間吞吃了一樣扭曲變形,谷底不知道是立著的尖錐還是被劈斷的樁,巨大的沖擊下,尖樁瞬間刺透車身,從他的后心刺入,前胸透出。

他以前聽過一個說法,說是人墜崖時因為太過恐懼,會心臟破裂而死,現在他知道不是了,因為那個造血的動力之泵,一直沒有停止過跳動,直到被尖樁刺透。

巨大的撞擊聲驚得谷底林子里的烏鴉哇啦啦一陣亂飛,鋪天蓋地,像是驟然升起擋住夜色的黑霧。

這是十二月下旬,二十號前后,農歷十一月十八,月亮剛剛由滿月轉虧,據說再過幾天,到了農歷二十三,滿月會虧去一半,是為下弦半月。

 

發表評論

山东快乐扑克3开奖结果